第二百章 先天灵根

  殷明依旧神色淡然,道:“钱大人明白,是再好不过。”

  “这里,就祝阁下一路顺风了。”

  钱方嘴唇嗡动,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不过又有些难以启齿。

  毕竟他刚来之时,可是带着京官的傲然,说了不少可笑之言。

  现在他即便想道歉,都有些开不了口。

  最终,钱方轻叹一声,行了一礼,就此告辞。

  封西城下,殷明和刘默阳回转身。

  殷明道:“默阳,你新近上任,军中事务还处理的惯么?”

  刘默阳点点头,道:“还好。”

  他素来沉默寡言,不善言辞。

  如今,他与殷明可算是过命的交情,却仍然话不多。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刘默阳忽然主动开口道:“对了,你最近可有时间?”

  殷明微微有些意外,旋即道:“有的,有什么事吗?”

  刘默阳道:“我想与你去一趟西山。”

  殷明道:“哦,怎么回事,怎么要去西山?”

  殷灯笑嘻嘻的道:“刘大哥脸皮薄,在封西城中想是怕羞,所以要与主人去西山私会哩!”

  刘默阳无奈了看了殷灯一眼,这小丫头乱开什么玩笑。

  殷灯笑道:“嘻嘻,前次妖王之战中。”

  “面对妖王,刘大哥却窝在主人怀里,还不舍得出来呢。”

  饶是以刘默阳的沉稳性子,也有点吃不消了。

  他可没有什么龙阳之好!

  殷明瞟了殷灯一眼,吓得小丫头急忙收敛嬉笑之色。

  殷明道:“灯儿,莫要乱开玩笑。”

  殷灯结结巴巴的道:“是,主,主人。”

  殷明这才又问道:“默阳,西山不是白鹿妖王的祖地么,怎么要去那里?”

  刘默阳停住脚步,侧过身子,在殷明耳边道:“明兄,那西山……”

  他话说了一半,却是说不下去了。

  殷灯背着小手,歪着小脑袋,一脸暧昧的看着刘默阳。

  殷明也是一阵无语。

  刘默阳这么郑重,显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这小丫头,还真能胡闹。

  看到主人在看自己,殷灯又心虚的扭过头,一副无辜的模样。

  这时候,殷明正好看到易瑶迎面走来。

  殷明道:“易小姐。”

  易瑶也早已看到殷明。

  她走近来,笑道:“明兄,不必一口一个‘小姐’吧?”

  殷明也笑了,道:“是我一时疏忽了。”

  易瑶笑着摇摇头,眼底却有失落一闪而逝。

  显然殷明心底与她是有些生分的,否则就不会下意识的称呼为“易小姐”。

  当然,殷明如此客气,也与昔日承了宰相的情分有关。

  刚才看刘默阳还一脸暧昧的殷灯,现在已经换上了一脸傲然的表情。

  看她小鼻子皱皱的,两眼斜睨,显然对易瑶很不友好。

  殷明道:“你这是要去做什么,不知可有空暇?”

  易瑶道:“说来也巧,我正是要去找明兄的。”

  殷明道:“那便是正好,有件事劳烦你。”

  易瑶道:“是什么事?”

  殷明无奈的敲了敲殷灯的小脑瓜,道:“这丫头太顽皮,我想请你先带她去杏坛。”

  “我与默阳谈些事情,随后就到。”

  殷灯的小脸登时垮了,嘟囔道:“主人,我,我不想,跟这个,这个女人走。”

  易瑶已经笑着走上来,牵起殷灯的小手。

  “走吧,灯儿,别打扰你主人谈正事。”

  殷灯面对旁人,口齿立刻伶俐了。

  “讨厌的女人,就知道在主人面前卖好。”

  易瑶面色不变,笑着牵着殷灯就走。

  殷灯也没法再拒绝,不然倒显得自己不知轻重,耽误主人的正事。

  不过,她一张小嘴也不老实,一路碎碎念,颠来覆去变着花样的损易瑶。

  可惜,她这一套偏生对付不了易瑶。

  易瑶始终面带浅笑,仿佛天然免疫垃圾话。

  后面,殷明和刘默阳正在谈西山的事情。

  殷明神色肃然,道:“你是说,山谷中有一株先天灵根?”

  刘默阳点点头。

  殷明轻轻吸了口气,不禁惊异起来。

  先天灵根啊!

  这是何等瑰宝。

  所谓灵根,是指真正的天生通灵的天材地宝。

  像是先前殷明从系统中兑换,交给元九的牵蛇花。

  其品级上相当于“伪灵根”,是接近先天,却又不足的一列。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就类似于人族大宗师。

  在先天以下,是最顶尖的秘宝。

  这种秘宝,已经是十分难得。

  元九出身天国皇室,都求之不得。

  当然,若是说随便什么伪灵根都可以入药的话,那以元九的身份,想必也能寻到。

  牵蛇花的难得,一方面是珍贵,一方面是其特殊的地理位置。

  而伪灵根之上,便是准灵根。

  准灵根从本质上,已经算是先天,不过没有诞生灵智。

  而真正的先天灵根,则拥有朦胧的意识。

  拥有意识的植物!

  只凭这一点,就知道先天灵根何其珍贵了。

  这种宝物,一般的灵妖和圣者都未必守护的住。

  殷明迟疑道:“这就怪了,先天灵根何其珍贵,白鹿妖王怎么能持有?”

  刘默阳解释道:“那白鹿王的祖上,疑似是一尊天妖。”

  这话出口,殷明和刘默阳齐齐沉默。

  这简单的两个字,承载的分量太重!

  灵妖,是一片妖族老林中的至强者。

  虽然大唐四周环绕着许多妖族老林,但是最强者都是灵妖。

  每一位妖主,都是灵妖。

  天妖,是传说中的存在。

  就如人族传说中的武道真圣一般,甚至没人能确定其存在。

  想不到,那白鹿王的祖上竟然这等不凡,怪不得能传承下超凡的宝物。

  殷明道:“可是,这白鹿王虽强,也只是一尊妖王。”

  “他是如何保住这宝物的?”

  刘默阳道:“我在西山为奴多日,才弄清此事。”

  “那株先天灵根有损,便如白鹿王的断剑一般,不过没有那么严重。”

  “而且,白鹿王那位先祖当年并非正常死亡,最终是离奇消失。”

  “很多妖族强者有一丝忌惮,加上灵株有损,所以不曾对白鹿王出手。”

  这才合理,否则白鹿王绝对保不住此宝。

  事实上,很多存在都对那先天灵根和断剑虎视眈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