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钦使逃命

  两只妖怪一起打了个哆嗦。

  这种东西,是那些文宗门人才会持掌的啊!

  两只妖怪膝盖一软,居然吓得跪了下去。

  跪了一会,见钱方没有动静,那“大哥”大着胆子抬起头,发现钱方还躺在地上闭着眼。

  他眼珠子一转,小声道:“那人,好像睡着了……”

  另一只妖怪面露喜色。

  下一瞬,两只妖怪一起跃入河中。

  从始至终,他们都没起过趁着“文宗门人”熟睡,去偷袭对方的念头。

  听到“噗通”一声,钱方的眉头微微动了动,但是不明就里,哪里敢动弹分毫。

  过了许久,传来同伴的呼唤声。

  “钱大人——”

  “钱大人,你在哪啊——”

  钱方大着胆子睁开眼,发现妖怪已经不知所踪。

  他一骨碌爬起来,迅速迎着声音冲过去。

  他用沾满尿泥的手捂住一个人的嘴,低声道:“都别声张,有妖怪!”

  当下,他迅速把刚才见到妖怪的事情一说。

  几人都吓傻了。

  他们飞奔回营地,不由分说,吆喝启程。

  当下,一行人把东西乱七八糟的往车上一堆。

  篝火和食物都丢在地上,没人理会。

  生死存亡的关头,谁还有心思管肚子!

  一行人一改一路的悠哉,风驰电掣,直奔封西城而去。

  封西城门口,在卫兵愕然的眼神中,一行人的马车疯狂的冲进城去。

  他们这才惊魂稍定,又与卫兵啰嗦半天,终于被带去见殷明。

  杏坛门口,一行人都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钱方这时候有点回过劲来了,他皱着眉道:“这就是封西的省府衙门?”

  他心里有点鄙视。

  还以为封西省府是个多了不起的人,感情连衙门都这么破旧。

  卫兵不悦的道:“这是省府大人讲学之所。”

  钱方摇摇头,道:“殷省府虽然立下不世功勋,但是也不能因此目中无人。”

  “他是朝廷官员,怎么能私设学堂,赚取钱财。”

  “若是传出去,岂不叫人笑话我吏部管理无方么?”

  他身后的同伴都假做听不懂。

  开玩笑,钱方这小子放完厥词,拍拍屁股就回京城了,他们却还要在这里为官。

  这次能来的官员,多半都是走动关系,才拿到的名额。

   他们可不想一来就惹事。

  钱方可以带着京官的优越感装一装。

  其余的官员,却早已在考虑如何拍殷明的马屁。

  这时候,殷明的书童走出来,道:“几位便是朝廷派来的钦使和官吏么,请随我来。”

  钱方皱了皱眉,更是不悦。

  这省府也太目中无人了,居然派个小孩子来接自己!

  不过,他也没有说出来,这点涵养还是有的。

  杏坛前,殷明让弟子们自己探讨,他带着杨子铭和殷灯来到前面的院子里。

  看到殷明等在阶前,钱方皱了皱眉。

  他向殷明点点头,道:“你也是殷省府的弟子?”

  “你师傅呢,带我去见他。”

  殷明微微一笑,道:“我便是殷明。”

  钱方吃了一惊,仔细瞧了殷明两眼,似乎在确认他是不是在说笑。

  这一番,他才看出,此人委实气度不凡。

  虽然知道这位省府年纪不大,却也没想到这么年轻。

  钱方收敛起惊异,肃然道:“原来是殷省府,失敬了。”

  “本官是朝廷钦使,来传皇上对殷省府的封赏。”

  殷明点点头,侧身道:“后面有学生在学习,钱大人这边请吧。”

  他说着,带一行人来到偏房里。

  钱方的眉头又微不可查的皱了皱。

  这也太拿钦使不当干粮了,难道自己还不配进正厅吗?

  当然,他也没说出不满。

  按部就班的宣读完圣旨,杨子铭接过圣旨收起来。

  杨子铭忽然皱了皱鼻子。

  这圣旨,怎么有股尿骚味?

  钱方看出杨子铭神情有异,一时有些尴尬。

  他佯作无事,开口了。

  他憋了半天了,早就想提妖怪的事。

  “殷省府,有一件事,我需得给你提个醒。”

  “你虽然赶走了妖族大军,但是你这封西省里,到处都是妖怪啊!”

  “按理说,我本该回京据实禀报,不过又怕有损你在皇上心里的形象。”

  “唉,殷省府,这件事,你做的委实有些不周全啊!”

  殷明皱了皱眉,道:“到处都是妖怪?”

  “到底是怎么回事,请钱大人明言。”

  钱方露出心有余悸的神色,道:“殷省府,你难道还不知道?”

  “我在来的路上,被两只恐怖的妖族袭击,险些命丧黄泉。”

  “那两只妖怪身高顶丈,阔口獠牙,好生狰狞恐怖。”

  “亏得我机灵,躺在地上装死,这才避过一劫啊!”

  殷明皱了皱眉,看钱方的神色不像是说谎。

  难道真有此事?

  他不动声色的缩手入袖,默默推算起来。

  虽然易经不在手边,但是殷明徒手也可推算一二。

  他发现,这钱方说的有些问题。

  殷明道:“钱大人,这件事,只怕其中有些误会。”

  钱方急了,他今日差点丢了性命,还有什么误会?

  钱方道:“殷省府,话可不能这么说啊!”

  “我知道你怕担责任,可这妖族滞留在封西,不是儿戏之言。”

  殷明微微一笑,并不在意。

  殷灯心直口快的道:“这圣旨沾了这么些泥土,看来钱大人倒是装的一手好死。”

  实际上,这件事若殷明计较,那钱方也是一宗大罪。

  钱方的脸腾的涨红,大声道:“殷省府,你这是什么意思,叫下人羞辱我吗?”

  “实话说,我也不想为难你,但你如果这点担当都没有,那说不得我回京只能据实复命。”

  殷明淡淡的道:“灯儿,莫要揭人短处。”

  他说着,站起身道:“这件事,确是误会。”

  “当然,钱大人也不需有什么顾虑,回京据实复命便是。”

  殷明看向一旁,对杨子铭道:“子铭,安排一下钦使的住处。”

  “钱大人,各位同僚,我先失陪了。”

  他说着,迈步便已向外走去。

  其余官吏都起身行礼道:“殷省府请自便,不必管我等。”

  钱方急了,追出门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