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各方闻讯

  县令眼底露出悲怆之色,惨声道:“妖族将至,你骗我一时不死,又有什么用?”

  “到底如何,给我说实话!”

  差役忙道:“大人,封西城大捷啊!”

  “省府大人诛杀四尊妖王,其余大妖、妖兵被诛杀者无数。”

  黑水县令哪里会信。

  这么低级的谎话,也就是哄哄孩子。

  这时候,外面又有人闯进来。

  是昨日被妖王捉走,又被殷明救下的一个村民。

  他也是村里的里正,大捷后赶回来报喜。

  他已听到县令的话,进门大声道:“大人,是真的,你看,我这不是活着回来了!”

  县令傻了,半晌才颤声道:“真,是真的……”

  他话未说完,因为太激动,脚下一滑,弄倒了凳子。

  县衙中,顿时一阵鸡飞狗跳。

  类似的场面,在封西省全境发生着。

  无数陷于绝望心情的郡城、县城、村庄,都经历了难以置信、将信将疑、惊喜欲狂的过程。

  数日时间,封西城大捷的消息,也很快传递到封西以外的地方。

  西山妖族所属的妖族老林中,山谷在夕阳下投下巨大的阴影。

  忽然,那巨大的阴影居然动了动。

  山谷的入口处,不知何时却也多了一个黑影。

  这黑银不过一人多高,在妖族老林中算是十分渺小的存在。

  他看向巨大的阴影,缓缓道:“妖主,你的猜想被验证了。”

  那恐怖的巨大阴影,赫然就是这片老林的主人,被许多妖族共尊的妖主。

  低沉的声音响起:“黑风,你在不满吗?”

  黑影冷冷的道:“那是自然,你知道小黑是我选定的徒弟,于我有大用。”

  良久,妖主道:“那只白鹿么?”

  “罢了,此事是我失算,我会对你做出补偿的。”

  黑影道:“不必了,其实我也不曾料到,那人族的什么长官,竟能连斩四尊妖王。”

  妖主道:“这就证实了我的猜测。”

  “我们先前感受到的创道气息,很可能就来自封西。”

  “黑风,其实,这个消息的价值,远比一只白鹿有价值的多。”

  黑影沉默片刻,道:“不错,一尊创道者,的确值得用四尊妖王的性命来试探。”

  原来,四臂猴王和赤喉王之所以到封西,居然还有妖主的算计。

  当初他感受到有人创道,本来毫无头绪。

  却是墨角白鹿与他的师傅,那尊灵妖说起了从父亲那里听说的一些封西的事。

  灵妖敏锐察觉到,其中似乎有些古怪。

  黑风灵妖与妖主密议后,觉得有一丝可能,创道者与封西有关。

  虽然可能性很低,但他们当时也毫无头绪,就随便促成了两大妖王去封西的事。

  此举,为的就是挑起对人族的征伐,借以试探。

  如果真是封西有人族创道,一定会被逼出手。

  只是,他们也未曾料到,白鹿王的孙子被杀,直接促成了西山妖族围攻封西城的情况。

  山谷中,妖主道:“这消息,一定不要露出去。”

  “如果传到祖林的话,恐怕会惹出更加恐怖的存在。”

  他顿了一下,才道:“老八那边,我看也不必知会他了。”

  黑影动了动,似乎是点了点头,而后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入口处。

  万里之外,洪京城。

  刑部大牢。

  聂忠平的牢房门口,忽然来了都督府的一名武师。

  那武师来到聂忠平的牢房前,道:“聂忠平,我奉大都督之命,来向你传达一件事。”

  聂忠平忙道:“这位兄弟,大都督有何吩咐,请示下。”

  那武师冷冷的道:“封西城传来消息,殷明省府大破妖军,斩杀四尊妖王。”

  聂忠平一下愣住,良久回不过神。

  他喃喃道:“不,这不可能……”

  武师道:“你应该明白,该怎么做。”

  “还有,若你愿意,你孙子可以交给我带走,大都督会收他为徒。”

  聂忠平的面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良久,他艰难的道:“是,谢谢,谢谢……”

  那武师左右看了一眼,然后从袖子里甩出一粒药丸,丢在牢房的土地上。

  他做完这一切,头也不回的离去。

  他身后,聂忠平颓然坐在地上,颤抖着捡起药丸。

  殷明没有死,所以他就不能活!

  因为,他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会经由殷明曝光出来。

  所以,他只能死。

  大都督带走他的孙子,是为他留后。

  同样,为了孙子着想,他立刻自尽,才是最好的选择。

  聂忠平颤抖着举起手,把药丸塞进嘴里。

  皇宫。

  皇帝看着面前的奏报,陷入了沉思。

  他轻轻敲着桌子,沉吟道:“想不到,想不到……”

  这时,忽然有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皇上,这番您试探那小子,也得到了想要的消息。”

  “老朽,还请皇上以万民生计为要。”

  皇帝的面色微微一变,抬起头,肃然道:“刘老请放心,我也只是好奇。”

  “他是我大唐功臣,又是殷卿之子,我岂会亏待他。”

  苍老的声音幽幽叹息一声,似乎欲言又止,却终究没有再开口。

  翌日,早朝。

  这一日,朝臣们的脸色,可是精彩的紧,显然很多人都得到了封西的消息。

  青林侯脸上带笑,却有点神情恍惚。

  显然听到的消息太刺激,这位模范父亲还有点缓不过劲。

  宰相的神情倒是与平时一般严肃,只是眼角眉梢有着藏不住的喜色。

  不过,最藏不住笑的还是禁军大帅。

  冯祥一脸笑呵呵,见到谁都想跟人打招呼。

  他张嘴就是:“封西省府知道不?就是杀了四尊妖王的那个。”

  “嘿,他是我儿子的好兄弟,还去我府上吃过饭!”

  冯祥正扯住一个大臣显摆,身后忽然响起一道冷冷的声音。

  大都督道:“冯大帅,注意你的身份。”

  “只是杀了四尊妖王而已,也值得你如此大惊小怪?”

  冯祥抬起头,笑眯眯的道:“只是四尊妖王?”

  大都督冷冷的道:“难道不是?”

  冯祥道:“我怎么听说,刑部大牢里的聂忠平,也被活活吓死了?”

  大都督面色微微一变,冷哼一声道:“聂忠平死了么,哼,我竟不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