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妖王殒,妖兵溃

  文道朱笔是殷明这位文宗祖师的武器不假,却并非唯一。

  殷明手中剑一横,挡在胸前,朗声道: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今日把示君,为民不平事。”

  原诗,末句乃是“谁为不平事。”

  后一联,连起来便是“今日取出给您一看,谁有不平的事情?”

  其中含义是:请把不平事直言相告,以此剑,抱不平。

  殷明小小改动,意思陡然不同。

  “今日取出给你看,是为了民众受到的欺压。”

  其中含义便是:今日给你看,是要为民报仇,取你之命!

  文气涌入仙剑,仙剑上华丽的铭文开始流转。

  这工艺品一般的仙剑,绽放出不凡之光彩。

  那圆润的剑刃,居然也有寒光凛凛,像是被打磨出锋刃一般。

  诗成,剑出!

  仙剑与白鹿王断剑相交。

  白鹿王眼里的一丝蔑然迅速变成了愕然。

  这断剑因为受损,品级降低,但是其材质却未变。

  事实上,这本是一柄先天圣兵。

  所谓先天圣兵,就是用先天通灵的宝物打造成的武器。

  如果妖族灵妖或者人族圣者拥有这种兵器,实力能暴增数倍。

  白鹿王的祖上极其强大,是凌驾灵妖之上的存在。

  所以其能持掌此兵,还坐拥先天灵根。

  只是,传到白鹿王手中,此剑已经只是残兵,不过与白鹿王的实力倒也匹配。

  白鹿王想不通,殷明那看起来花里胡哨的破剑,怎么能与此剑平分秋色。

  他妖气迸发,紧逼上去。

  他也是被殷明激怒了,定要一剑破掉殷明的仙剑,取殷明性命。

  殷明一边挡住此剑,一边长声道:“封西文人、军士听令,全军出击!”

  如今,四大妖王只存两尊。

  一尊被原始真经困住,一尊在于殷明厮杀。

  而妖族的数十尊大妖,在先前缺粮的时候,已被殷明斩掉了十多只。

  适才三大妖王命令妖族进攻殷明,又被殷明斩掉数只。

  加上前后死掉的大妖,西山妖族近五十尊大妖,也就剩下十只左右。

  这当然是很可怕的实力,但如今封西城的实力也弱不了几分。

  封西城城门大开,柳腾抡着大锤,一马当先的冲了出来。

  紧接着,被殷明送进城的刘默阳也反身杀出。

  杨子铭、龚沁中……一众文宗门人纷纷出城。

  军队也不示弱,在中卫将军的带领下,杀出城来。

  这股力量,固然还是比妖族弱,但是因为殷明连诛妖王,气势上反而要高涨得多。

  尤其是柳腾和刘默阳,两人杀在最前面,雷霆出手,也不知斩杀了多少妖兵。

  后面的人看得血脉贲张,气势如虹,杀入妖族大军中。

  城头,易瑶呆呆的出神。

  她的眼中,有崇敬,也有费解。

  她身旁,施菲华摩拳擦掌的嘟囔道:“好热血,我也想下去大杀一番!”

  易瑶的丫鬟吓了一跳,看施菲华的眼神更古怪了。

  这时候,高空上,忽然传出白鹿王的惊呼声。

  落在妖兵们耳中,更是气势低迷。

  显然,白鹿王又吃了那人族的亏。

  连老妖王也敌不过那人族,他们心中不由得绝望起来。

  高空上,白鹿王惊悚的发现,仙剑与断剑的每一次碰撞,并非是看起来的平分秋色。

  每一次,断剑的寒光都会暗淡一丝。

  剑身上的妖气在减少,剑的材质似乎也在退化。

  终于,仙剑一剑破开了断剑。

  这柄曾经威风八面的妖族宝物,彻底损毁在了殷明手中。

  碎裂的断剑,像是干枯的朽木。

  其中的金英精华,已经都被仙剑吸收。

  此时,殷明也能看出这断剑的不凡了。

  以前,仙剑无论吸收什么武器,都瞧不出什么变化。

  但这一次,能明显的发现,仙剑变得轻薄了一些,剑身的铭文也多了一些。

  不过,现在不是研究这些时候。

  殷明展起《轶》经,阻拦想要遁走的白鹿王。

  与此同时,仙剑也毫不留情的刺向白鹿王。

  事已至此,大局已定。

  一刻钟后,白鹿王的妖王尸身从高空上坠落下来。

  他现出了真身,胸口有一道恐怖的创口,周围的血肉都被吸干。

  紧接着,高空上响起琴声和雷声,是《乐》经与舌绽春雷发出的攻击。

  不多时,赤喉王的妖王尸身也砸落下来。

  妖王的死亡,彻底宣告战争的结束。

  不,这并不算战争。

  无论在妖族,还是人族眼中,这都本应是妖族对人族的一场屠杀。

  只是,如今屠杀的角色,似乎倒转了。

  刘默阳、杨子铭、赵进率领文宗门人和封西士兵,追杀妖族数十里。

  妖族中所有的强者都伏诛。

  剩下的散兵游勇,只怕这辈子都不敢靠近人族领地了。

  至少,他们绝不会回西山,也不敢再踏足封西。

  封西城的百姓,时隔一个多月,终于再次踏足城外。

  当踏上城外土地的刹那,每个人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妖王围城,他们竟活了下来。

  几乎小半天的时间,百姓们都处在做梦般的状态里。

  直到下午,文宗门人和士兵们凯旋归来。

  百姓们如梦初醒,欢呼声响彻封西城。

  封西城东方,黑水县。

  黑水县令站在县衙大堂前。

  房梁上,垂下两根白绫。

  一根上面悬挂他的官印,另一根尾端打成圆圈状。

  县令搬了张凳子,坐在白绫下面。

  自从昨日,附近村庄被妖王袭击,而封西城的妖气黑穹消散,他就知道完蛋了。

  新省府终究没有抗住。

  现在,一定是妖王已经破城,所以才散去了围城的妖云。

  这时候,县衙外一阵喧嚣。

  县令叹了口气,大概是噩耗已经传来。

  他站起身,站到凳子上。

  很快,一个差役冲进来。

  眼前的一幕差点把差役吓死,自己家县令的头已经伸进了白绫中。

  县令闭着眼,艰难的问道:“妖族,已杀过来了吗?”

  只等差役说一声是,他就要踢翻凳子,自缢于县衙中。

  差役这才反应过来,大声道:“大人,封西城没破,妖族也没有杀过来。”

  黑水县令睁开眼,怒道:“胡说八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