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连诛妖王

  那人族乃是白鹿王的奴隶,因为精明强壮,被选拔为妖王抬轿。

  此时,他也被驱赶来送死。

  看到此人的一瞬间,殷明的攻击动作陡然停滞。

  三大妖王心头一喜。

  这傻子,在如此激烈的战斗途中,居然还有闲心顾忌同族。

  不约而同的,三大妖王向着殷明发动了猛攻。

  这时候,殷明手中的文道朱笔才划出,打出了一个“破”字。

  只是,这一字软弱无力,就是连一只妖兵都未必杀的死。

  那冲向殷明的人族,挨到这一字,身形登时僵住。

  但是,没有妖族去关注他的死活。

  妖王们只关心能否把握好这个机会,彻底诛杀殷明!

  事到如今,他们已没心思纠结是否生擒殷明的问题。

  忽然,一股浓郁的危机感从墨角白鹿心头升起。

  可是,殷明只是在防御。

  第一时间,他没有反应过来,这危机来自何处。

  下一瞬,他便明白了。

  那冲向殷明的人族奴隶,身上猛地爆发出极其强悍的气势。

  人族武道大宗师!

  这小小青年赫然是一尊武道大宗师!

  这青年大宗师的身子从一个诡异的角度折过,反身冲向了墨角白鹿。

  虽然心中大吃一惊,但是墨角白鹿毕竟是一尊强悍的妖王,一足落下,便要把那大宗师踩死。

  这时候,白鹿王惊怒中带着焦虑的吼声响彻当场:“小心!”

  与此同时,白鹿王一道凌厉的剑气迅速脱手而出,打向那名大宗师。

  但是,已经迟了。

  墨角白鹿仍然没有立刻反应过来。

  旋即,在他难以置信的眼神中,这青年大宗师的怀中,迸发出无穷文气。

  一卷玉书简飞射而出,其中钻出殷明化生的白鬼。

  白鬼持掌原始真经,直接向着墨角白鹿发动了最猛烈的一击。

  这赫然正是被殷明遗失的《乐》经!

  《乐》经结结实实的打在墨角白鹿身侧,凌厉的琴声同时响起。

  墨角白鹿的身形陡然僵住。

  而与此同时,殷明手中文道朱笔不知何时已经脱手而出。

  魁星点斗!

  啪!

  文道朱笔打在墨角白鹿头顶,画出一个赤色的小圆圈。

  墨角白鹿的两眼迅速失去神采,随后妖王真身重重的砸落尘埃之中。

  杀妖于无形!

  他体内生机,已经被文道琴声重创,又挨了殷明一记“魁星点斗”,哪里还有活命。

  殷明却已接住了那青年大宗师,《轶》经护持在两人身侧,阻挡住白鹿王的攻击。

  殷明温和的道:“默阳,没事吧?”

  这赫然是失踪的刘默阳。

  当初他说是来了封西,但是朝堂派遣的人员中并无他的名姓。

  殷明一度没有他的音讯。

  现在,他居然出现在妖族中,而且还是白鹿王的抬轿奴隶!

  刘默阳苍白瘦削的脸微微一红,急忙从殷明臂弯中跃了出去。

  即使场合不对,但被个大男人抱在怀里,还是让刘默阳觉得很羞耻。

  这巨大的反转,让所有人都呆住了。

  慑于妖族淫威的人族奴隶,忽然就变成了英勇的人族天才。

  刚才那绝对是舍命一击。

  若非殷明救援及时,刘默阳已经死在妖王的攻击之下。

  白鹿王的身形缓缓降落下来。

  他的眼神中,有悲伤,有愤怒,更有惊惧。

  他这一脉,人丁不旺,三代单传。

  想不到,继孙子之后,儿子也折在此子手中。

  他一字一顿的颤声道:“你,这是,这是你早就计划好的……到底是什么时候……”

  事情到此,他还有什么不明白。

  他这个奴隶绝对有问题。

  首先,这奴隶的来历就很可怕。

  他身上有封印。

  刚才殷明打出的那个“破”字,并非攻击,而是解开了他身上的封印。

  可是,要什么层次强者的封印,才能瞒过妖王的眼睛。

  至少是人族的武道圣者!

  白鹿王心中发颤。

  他身边居然有一个人族圣者派来的奴隶,不,是卧底!

  现在想想,当日殷明第一次引动天地异象。

  其目的,只怕根本不是攻击四臂猴王,而是为了毁掉妖气黑穹。

  他还故意没有封镇四方。

   否则,当日他就可以击伤四臂猴王,只是这样一来,也会让另外三尊妖王有所警惕。

   毁掉妖气黑穹之后,殷明被四大妖王围攻,不得不舍弃先天宝物,自己金蝉脱壳。

   现在看来,他根本也是有意为之,而非被逼无奈。

  他故意遗失此宝,就是为了让这大宗师得到,在关键时刻发动致命一击。

  可笑,自己等人又是派奴隶搜寻宝物,又是命奴隶攻击殷明,却全都等于帮助殷明达成此计划。

  白鹿王遍体生寒,这人族好恐怖的算计!

  他哪里知道,这不是殷明城府深、算计足,而是殷明身怀《易》经,无数次推算得到的这般结果。

  这时候,殷明突然看向高穹上。

  他微笑道:“妖王阁下,何必如此心急?”

  随着他的声音,高空上《乐》经中飘荡出琴声。

  一朵妖气幻化成的青白色云层被消解,露出赤喉王的身形。

  他倒是很谨慎,见事不好,居然起了偷溜的打算。

  事实上,他们剩下两尊妖王,实力上倒也不逊色于殷明。

  只是,他心中,生出一种一切都在殷明掌控之中的感觉。

  到了这一刻,四大妖王浑然就似棋局中的棋子一般。

  殷明,却是对面的对局之人。

  想到这里,赤喉王哪里还敢在此多做停留。

  可是,他想走,殷明却不会轻易放过他。

  不但《乐》经向他镇压而去,就连守护封西城的四卷原始真经也腾空而起,冲向赤喉王。

  妖王只剩下两尊,而殷明足以阻拦白鹿王。

  事情至此,已经不需要原始真经守城。

  这时候,白鹿王手中断剑一翻,直取殷明。

  他一声不吭,眼神冷冽。

  现在的形势,已经倒向了殷明。

  白鹿王唯一的生机,就是趁现在的机会,与殷明决一死战。

  此时,大部分原始真经都在围攻赤喉王,而文道朱笔打在墨角白鹿头顶,也没有被回收。

  形势虽然倒向殷明,却也是殷明最弱的一刻!

  白鹿王不愧是西山妖王,一代雄主,对形势把握的很准。

  儿孙的死令他愤怒,却没有破坏他的求生欲。

  他愤而出手,这是死中求活的生死一剑。

  殷明眼神一凛。

  当先打出一道文气,把刘默阳送走。

  同时,他一掀长袍,从腰间拔出了仙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