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朝堂争议

  因此,在世俗层面上,大宗师就是最顶尖的强者。

  一位这样的强者,居然被废了!

  这对于大唐,乃至对于人族,都是一个重大损失。

  事实上,若非聂忠平勾结妖族,殷明也绝不会废掉他。

  一个大宗师,对人族来说价值太大。

  若是小有罪恶,根本不会受到惩处。

  如果有可能,殷明也会选择教化,而非如此激烈的手段。

  可聂忠平勾结妖族,还暗通曲款,这触犯了红线。

  皇上当然不知道此事。

  皇上道:“宣聂忠平。”

  内侍领命,匆匆出宫。

  朝堂上,一片寂静,弥漫着一股危险的味道。

  皇上慢慢的道:“省府……我记得,封西省府,是殷卿的儿子吧?”

  没有人吭声。

  此事显然内情复杂,扯上了大唐的两尊绝顶强者。

  大都督和殷大帅,这两位,谁也招惹不起。

  别人惹不起大都督,冯祥却不怕。

  冯祥不咸不淡的道:“殷大帅满门忠烈,我素来佩服的紧。”

  “看来,那聂忠平问题很大啊,要不然怎么会被殷家的人废掉?”

  其实,他对殷大帅意见很大,但是为了恶心大都督,这种谎话他也是张口就来。

  他还故意看向刑部官员,眼神里一副“你们也这么想”的样子。

  刑部官员都扭过头,假装看不到冯祥的眼神。

  这倒霉的禁军大帅,越乱他越掺和。

  大都督道:“冯帅,注意你的言辞。”

  “聂忠平是封西都督,抗妖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须不可污蔑功臣。”

  宰相出列,沉声道:“皇上,臣闻听说,封西省府上任一年,诛杀大妖四尊,妖兵数千。”

  “这其中,还包括西山妖王的嫡孙。”

  “此等彪炳之功绩,绝非不顾大局,诛杀功臣之人。”

  御座上,皇帝又沉默了,显然这消息连他也有些震动。

  虽然以他的武道修为,也能轻易做到,但是一介文官能做到这个地步,显然很不容易。

  皇上道:“他是去年的新科状元,朕记得说他修炼什么文道,乃是旁门左道。”

  “难道说,这旁门左道,竟也能成气候?”

  宰相正色道:“皇上,武道练武,文道修文,并非是旁门左道啊。”

  皇上颔首道:“有些意思,去年他答治国策时,就颇有新意。”

  “当时有人说他有降妖除魔之能,朕还似信非信,想不到竟是真的。”

  这时候,聂忠平被带上来。

  听说了殷明诛杀妖族的事情,皇上的一丝不满已经平息下去。

  不说别的,诛杀四尊大妖,还包括妖王之孙。

  这份功绩,足以平掉废掉聂忠平的事情。

  大唐不但是以武定国,更是以实力论人才。

  显然,殷明的分量,已经远远超过了聂忠平。

  聂忠平叩首道:“罪臣聂忠平,叩见吾皇。”

  皇帝问道:“聂忠平,你因何获罪,说来朕听。”

  聂忠平忙把早就思量好的言辞讲出来。

  大抵就是妖族入城,他主张求稳,而殷明主张杀妖,产生冲突。

  最终,殷明斩杀大妖。

  而后,妖族复仇,大军压城。

  他聂忠平主张弃城而走,退守后方,而殷明主战,再次破敌。

  他这一番缘由说下来,活生生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胆小如鼠,空有一身本事的形象。

  可是,他虽然如此丑化自己,却也把自己的所有罪过都摘掉了。

  说到最后,他的罪左右不过是些无所作为、打击士气之类的。

  朝臣看他的眼神,都已带着毫不掩饰的鄙夷。

  这种窝囊废,也活该被废掉,便是留着也没有甚么用处。

  这一刻,没人为聂忠平鸣不平,反而都觉得殷明做得好。

  聂忠平的头深深伏在地上,承受着无穷的屈辱。

  皇上却一直没有开口,也不知在思量什么。

  大都督终于开口道:“如此废物,要你何用?”

  他看向御座:“皇上,臣看,该把这聂忠平发配三千里,着他去南方矿山劳作。”

  这种安排,对于一代都督来说,可说是无比屈辱。

  不过,终究保全了一条性命。

  事实上,大都督的儿子戴俊坤也是被殷明废掉,现在就在南方。

  皇上道:“且收监吧,日后再发落。”

  大都督眼中精光一闪,但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以他的实力和权势,若是坚持,皇上也会考虑他的意见。

  可是,一个已经被废的聂忠平,不值得他如此做。

  聂忠平被带下去,朝堂上一时寂静。

  青林侯站在朝臣中,踌躇着想要上奏。

  他儿子柳腾也在封西城中,让这位模范老爹实在是寝食难安。

  可是,他毕竟是朝廷的礼部尚书,委实是管不到这件事。

  最终,还是宰相道:“皇上,对封西的援兵一事,只怕要立刻重新考虑了。”

  大都督忽然道:“殷明省府连斩大妖,实力深不可测。”

  “一尊妖王而已,想必他自能应付得了吧?”

  宰相道:“戴都督,你不曾听说么,那地方恐怕至少有三尊妖王?”

  大都督轻描淡写的道:“易相,你不知武事。”

  “封西毗邻西山妖族,而西山妖族之王,世代单传,自来只有一尊白鹿妖王。”

  易和图一时语塞,论对边境形势的了解,那他是真的不如大都督。

  皇上忽然淡淡的道:“封西城,如今有四尊妖王。”

  大都督一愣,旋即道:“皇上,不知这是何人的消息?”

  皇上道:“戴卿不需多心,此消息来自底蕴,真实性无需怀疑。”

  底蕴!

  普通大臣听了没什么感受,但是大都督、宰相等人却都是心头一震。

  底蕴是一国最大的底牌和秘密。

  甚至就连大都督、宰相这等身份,都不清楚底蕴的事情。

  谁都知道大唐必定有镇国的底蕴,可这底蕴到底有多强,谁也不知道。

  可是,底蕴应该是坐镇洪京城,半步不离的。

  这消息,又是从何而来呢?

  虽然心中疑惑,但是大都督也没有再开口,这是对底蕴的敬重。

  宰相道:“若是如此,那封西危局恐怖啊,必须立刻驰兵救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