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消息入京

  殷明终究也来到了火锅前。

  虽然一起举箸,他心中却在思量另一件事。

  城中的粮食虽然储备很足,但是由于把附近的百姓也收容进来,是以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充裕。

  现在还没有问题,可是时日一久,终究是个隐患!

  赵进的声音打断了殷明的思绪。

  他一边吩咐亲兵加肉,一边道:“殷省府,别客气,快捞肉,老了就不中吃了。”

  黑穹中,传出一声压抑的嘶吼。

  城外,一众妖兵闻声皆是瑟瑟发抖。

  时间一日一日的过去,封西城外的积雪,已经有五尺深。

  与此同时,封西城的消息,也终于传到了洪京城。

  不止朝堂上得到了封西急报,权贵们也各有自己的消息渠道。

  深夜,相府。

  宰相的卧房外间,崔泽站在窗边,眼睛一直盯着窗外的月亮。

  忽然,里间的门“嘎吱”一响。

  崔泽的视线立刻望过去,只见宰相披着外衣,正从房里出来。

  崔泽急忙见礼。

  宰相看向崔泽,不禁微微一愣。

  这孩子一身的风尘仆仆,平日里周正的衣冠都已经凌乱肮脏。

  这副模样,像是出了什么大事,是以慌慌张张的赶回来。

  宰相点点头,道:“快起来吧,你怎么从封西回来了?”

  “我近来听说封西不大平静,殷明好像杀了一只大妖,可是出什么问题了?”

  他虽然人在朝堂,一介文人又权势不重,但毕竟是一国宰相,自然有一些消息路径。

  崔泽神色严肃,欠身道:“师傅,此番是瑶师妹命我回来向师傅汇报,封西已有惊天变故。”

  听到这里,宰相的神色也严肃起来。

  女儿虽然不能习武,而且身子弱,但遇事冷静,断事沉稳。

  若非真个发生大事,也绝不会把崔泽逼到这份上,慌慌张张的赶回来。

  不必宰相询问,崔泽已经一股脑的把打听到的消息讲出来。

  “师傅,我们一行人还未曾到封西。”

  “师妹在路上病倒,近半个月,我们都在一座毗邻封西的小县城中。”

  “就在前些日子,封西城方向有妖气冲天,相隔数百里仍然清晰可见。”

  宰相的神色微微一变,相隔数百里还能看到,只怕此妖气已媲美宏伟大山。

  他心中不禁一颤,就算是大妖,不,即便妖王,也未必有这等妖气吧?

  崔泽定了定神,继续道:“见状,师妹命我打探消息。”

  “原来,那殷明省府,先是斩了一只黑蛇大妖,而且做成蛇羹,赏给门下弟子。”

  “此后不久,封西西方的妖族少主,点齐了两千妖兵,由两尊大妖率领,进攻封西。”

  “结果,结果……”崔泽大口喘息了两下。

  宰相听得心急,这消息跟做过山车似的,心脏有点受不了啊。

  崔泽忍着惊骇,勉强道:“两尊大妖,两千妖兵,尽数被殷明省府诛杀。”

  “殷明省府还设下几十口大锅,接连半个月都在城下烹调肉汤,免费供给百姓。”

  平日里斯斯文文的宰相,听到这里也不由得血脉贲张,白净瘦削的脸颊都微微赤红。

  宰相忙道:“这有些不对吧,我听说,那封西以西,有一尊西山妖王。”

  “他的后裔被杀,岂会无动于衷?”

  宰相虽然听得激动,却没有失去理智,迅速找出其中问题。

  崔泽脸上愈发的骇然,道:“师傅,这就是最要命的消息了。”

  “如今,那妖王不知从何处找到了数尊妖王,联手把封西城围了起来!”

  啪!

  宰相手中的茶杯坠落在地。

  这一刻,他这位文道领袖都觉得脑子不够用了。

  他很是费了一番功夫,终于确信,崔泽说的是几尊妖王。

  一尊妖王就能让一省生灵涂炭。

  数尊妖王,那除了一国京城,一国大帅之中军,其余的地方,妖王完全可以横行无忌。

  宰相一阵头大。

  怪不得前段时间封西请援,说妖族有进攻意向。

  感情,是数尊妖王的意向!

  崔泽忙道:“师傅,师妹担心朝中有权贵从中作梗,所以吩咐我回来报信。”

  宰相不由得苦笑起来。

  难道说,真是天不佑我文道?

  这种敌人,如何能施以援手!

  崔泽看宰相有些出神,焦急的道:“师傅,师傅,事不宜迟啊!”

  宰相摇摇头,叹息道:“这件事,难,难,难啊!”

  他一连说了三个“难”,然后发现崔泽还是一脸不解。

  宰相解释道:“泽儿,你想,如今哪路兵马,可以解封西城此般危局?”

  崔泽一下愣住。

  传说中,朝中是有几尊先天武圣的,可大半不在京师,都镇守一方。

  且不说这些人很难调集。

  最关键的是,封西那里有数尊妖王啊!

  可朝廷这边,总不能也抽调好几位先天武圣。

  若如此做,恐怕大唐其余几处边境,立刻要出问题。

  毕竟,有先天武圣坐镇的边境,都是形势十分严峻的地方。

  宰相叹息道:“武道小圣只怕不能解局,除非请动一尊武道圣者。”

  “可是……”

  崔泽神色黯然下去,听懂了宰相的意思。

  小圣尚且不可轻动,圣者更是难动!

  宰相府书房,一时间愁云惨淡。

  京城另一边,洪京大都督府上。

  洪京大都督没有睡下,坐在演武场中,端着酒杯,在静静等待什么。

  不多时,一身白衣的聂忠平被带了进来。

  曾经威风八面的聂忠平,恭恭敬敬的跪下去。

  他叩首道:“座师,学生给您叩首了。”

  别看洪京大都督一副中年面孔,但其实已经年近百岁。

  不过他武道造诣非凡,还算是正值壮年。

  当年聂忠平武举出身,被调到封西任职,正是洪京大都督做的主考。

  事实上,大唐各省的都督,有一多半都是洪京大都督的门生。

  虽然是上下级,但这些人却都称呼大都督为座师。

  一来显得亲切,二来显得自己不忘栽培之恩。

  聂忠平的姿态当然很低,可大都督手里一杯酒,直接倾在了聂忠平头顶。

  聂忠平身子放的更低,恭敬的道:“学生知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