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还有三卷

  还没等恐惧的情绪蔓延,殷明已经慢慢的从袖子里取出一物。

  封西城前,刚要离去的四臂猴王和赤喉王的身形登时僵住。

  这一刻,他们很想学人族骂人。

  看着殷明慢吞吞的动作,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个煎熬。

  在妖王们难以置信的眼神中,殷明慢慢的取出了《易》经。

  难道说,这又是一卷……

  赤喉王踌躇了一下,道:“不打紧,即便又是一件先天宝物,却也只能再护住一面……”

  他话未说完,殷明又从另一只袖子里摸出了《四书》。

  赤喉王说不出话来了。

  尼玛的,打了半天,这人族小子居然还藏了几手!

  四臂猴王挠了挠头,他眼中不但有贪婪之色,更有浓浓的迷茫。

  这个人族……有点难搞啊!

  远方的黑穹中,白鹿王在迟疑。

  三卷玉书简,可以防备三方。

  如果对方运用的好,那封西城前的三尊妖王很可能难以破城。

  可如果白鹿王自己也出手,四面夹攻……

  正这么想着,白鹿王忽然一屁股坐了回去。

  眼看着,城头那见鬼的人族,居然又寻摸出一卷玉书。

  这一下,也没什么好迟疑了。

  封西城前,三尊妖王都不想说话了。

  这个该死的人族,他当先天宝物是大白菜吗?

  他个王八蛋还有完没完了!

  一卷又一卷,你卖卷心菜呢?

  在三大妖王绝望的眼神中,殷明一扬手,三卷玉书简飞出。

  砰!

  砰!

  砰!

  封西城四周响起三声巨响。

  三卷原始真经落在东南北三面。

  至此,四卷原始真经,把封西城围城了铁桶一般。

  最后的侥幸也没了。

  这人族不是虚张声势,他真的还有三件先天宝物。

  此时,妖族的心情都像是哔了狗,而且不是妖狗,是人族养的野狗。

  这该死的人族,你有这种手段,就不能一开始拿出来用吗?

  自己一群妖族,跟这打了半天。

  每次胜利在望,就见这人族亮一招后手。

  最后,干脆把个破城围的严严实实。

  妖族们一起站立,无语的望向封西城头的殷明。

  城头上,殷明转过身,面对的是一群有些呆滞的门人和卫兵。

  他们心里都有点古怪。

  平时看省府大人挺正常一人啊,想不到也有这么恶趣味的一面。

  他戏耍妖族不打紧,自己这些人都快要被吓死了。

  殷明有点疑惑,这妖族和人族看自己的眼神,怎么都有点怪怪的?

  他还真不是故意戏耍妖族。

  毕竟,一开始他也不确定,玉书简能不能防御住妖王的攻击。

  而另一方面,他也想在可控的范围内,先尽可能的击杀妖族。

  他的计划显然成功了。

  封西城前血肉遍地,都是妖兵和野兽的尸身。

  甚至,殷明还设想过,有没有可能击杀一尊妖王。

  只是妖王太强,这个想法终究不能实现。

  殷明不知道众人在想什么,轻咳一声,道:“众位,今日都辛苦了。”

  “中卫,你来安排人手……”

  当下,当着妖族无语的视线,殷明开始安排城防事务。

  人族这边现在都很轻松。

  看省府大人戏耍妖族的模样,显然是游刃有余。

  城头众人都莫名心安,捎带着对妖族都有点鄙视了。

  注意到人族的视线,三大妖王都觉得很受伤。

  那一身沸腾的妖气,都不知不觉的萎靡了。

  人族显然不会在乎他们的感受。

  那倒霉的人族,安排好了一应事务,直接带着一堆人扬长而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虎赤小心翼翼的来到墨角白鹿身边。

  “大人,咱们该如何是好?”

  墨角白鹿冷冽的视线扫过来,吓得虎赤一个哆嗦,差点趴在地上。

  半晌,墨角白鹿咬着牙,一字一顿的道:“围城。”

  “我倒要看看,他们固守在这孤立无援的孤城中,能坚持多久。”

  另外两边,四臂猴王和赤喉王都已经缩小了身形,收敛妖气。

  两个家伙飞上高空,静悄悄的飞回黑穹之中。

  随着妖兵包围封西城,四大妖王分守四方。

  漆黑的黑穹,彻底笼罩封西城。

  幸好,四卷原始真经的光芒直刺苍穹。

  人族封西城内,还能见到阳光,而四周,却已是终日如夜。

  明明是初夏,温度却在持续下降着。

  到了后来,甚至降下了灰扑扑的大雪,覆盖了封西城外方圆十余里。

  封西城彻底变成了一座孤城。

  殷明的心情并不轻松。

  虽然看起来三尊妖王在他手上吃了一个大亏,但形势依然对人族不利。

  他能保住封西城一时,却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封西城外,四尊妖王隐身在黑穹中,对着封西城虎视眈眈。

  一旦殷明有丝毫的懈怠,原始真经露出破绽,必然要面对妖王的雷霆手段。

  ~~~~~~~~~~~~~~~~~~

  封西城外围,黑穹笼罩,妖气冲天。

  这等声势,千里外都可隐约看到。

  封西城东五十里外,左右虎将带着几个心腹,正在玩命的赶路。

  他们没有想到,妖族来的如此之快。

  现在妖族包围封西城,妖气冲霄,像是一座妖气大山一般。

  他们在五十里外,一点安全感也没有。

  只不过,他们虽然在仓皇逃窜,却充满了欢声笑语。

  “哈哈,那傻子省府,前番还对我们神气的不行,这番他可该老实了吧?”

  “别笑,别笑,说起来,多亏他傻,才放走了我们啊!”

  “嘿嘿,我还真想看看,他被妖王杀死的模样。”

  “得了吧,咱们也得赶紧跑,一旦封西城失守,妖族很可能继续往东的。”

  ……

  一行人一路嬉笑着,一路往东赶路。

  封西行省东部的边界线上,一座小县城。

  很多人都被惊动,出来家门,远远的看向西方。

  那里,有一道冲天黑幕。

  聂忠平站在人群中,神色平静,笑容很安然。

  但他的眼中,有着显而易见的仇恨和释然。

  那殷明,看来终究要自食恶果了。

  聂忠平身侧,他的儿孙聂立和聂鹏一脸解气的模样。

  聂鹏攥了攥拳,心里只遗憾不是自己亲手宰掉那小子。

  不过,他也明白,以他的实力,对上殷明也是白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