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门人出战

  封西城前,妖族咆哮而至。

  当先两只青狼大妖,皆是张开血盆大口,露出一口的狰狞獠牙,形貌甚为可怖。

  两尊大妖足底妖气蒸腾,踏着飞扬的尘埃,直奔城头而来。

  数百妖兵,紧随其后,带着滚滚妖气奔向封西城。

  妖兵们踩着一地的野兽尸体,利爪勾住城墙,攀城而上。

  两只大妖已逼近城头,咆哮道:“无知的人族,都去死吧。”

  文道朱笔已在殷明手中,但他却没有急着出手。

  殷明轻声道:“柳腾,子铭。”

  柳腾登时神色振奋,两臂一振,一对大锤出现在手中。

  杨子铭神色肃然,掌中已多了一杆妖毫毛笔。

  此笔样式是仿照的殷明文道朱笔,而取材则是前次被杀的白猿大妖。

  虽然不如殷明的朱笔,但是此笔也堪称一件文道利器。

  柳腾大喝一声,如三春惊雷,足尖在城头一踩,已经合身扑了上去。

  他嘴里大声喝道:“万物皆备于我矣,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反身而锤,妖莫幸焉。”

  身后,文宗的门人都一脸愕然。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虽然说经文中有些章句可以催动文气,作为攻击的法门,但是这一句显然不在此列。

  夫子在教这一句的时候,说的也明明是“此句可养人浩然之气,滋生文气,于文道修行大有裨益。”

  而且,柳腾嘴里后半句,还说什么“反身而锤,妖莫幸焉”?

  这又是从哪里弄出来的歪经?

  正当文宗门人咧嘴的时候,却见柳腾与一只青背狼妖交错而过。

  错过的瞬间,柳腾反身抡锤,重重的砸了下去。

  这一锤夹带着雄浑的文气,直接砸在那青狼大妖的背上。

  居然还真是“反身而锤”!

  饶是这青狼大妖战斗经验丰富,及时想扭转身子,也只来得及避过要害。

  青狼大妖从半空中被砸落在地,反身咆哮,就要一跃而起。

  他并不在乎这一锤,因为妖族的身体得天独厚,这么等闲一锤,伤不到根本。

  正当此时,忽然一股钻心的剧痛传来。

  青狼大妖骇然失色。

  这是什么招式?

  一般来说,人族武宗一锤砸在他身上,根本破不了他的肉身防护。

  他身上的每一寸血肉中,都有浓郁的妖气充塞,等于是一具盔甲一般。

  不,这不是内力。

  这种力量仿佛天生克制自己的妖气。

  先是极大的削弱了自己的妖气,而后才挟带巨力,冲入自己体内。

  这一锤,竟然就让青狼大妖半天缓不过劲来。

  半空中,另一只青狼大妖也是陡然变色,怒吼道:“该死的人族,你做了什么?”

  这时候,杨子铭的声音从一旁响起。

  “妖孽,你的对手是我,你怎敢分神?”

  说着,杨子铭手中白猿毫笔已迅速在半空中写下大字。

  正是殷明前次斩妖用的《金光箭》。

  “一身能擘两雕弧,妖兵千重只似无。”

  “偏坐金鞍调白羽,纷纷射杀两妖族。”

  此诗出自异世,殷明改编之后,并未命名。

  文宗门人皆称此诗为“金光箭”诗。

  杨子铭这是第一番上阵杀敌,不敢轻敌。

  此诗他曾见殷明用于诛杀大妖,因此回忆当时殷明笔下的韵味,迅速书写出来。

  诗文一成,杨子铭身边登时浮现出数十尊金光虚影。

  他如今修为已无限逼近文道大宗师,论实力,与那种靠宝物提升上去的武道大宗师相仿。

  换言之,他此时的实力,可以匹敌曾经的封西都督聂忠平。

  他全力催动文气,竟同时化生出了七八十尊金光虚影。

  每一尊虚影都拉开双弓,朝着两只大妖倾泻箭雨。

  尤其是杨子铭身前的大妖,受到重点照顾。

  这只青狼大妖何曾见过文宗手段,猝不及防之下,登时吃了大亏。

  浩荡的文气从杨子铭身上狂涌而出,无数的金光箭影直刺青狼大妖。

  妖气的防护登时被文气消融,无数的文气箭影刺入青狼的身体。

  杨子铭的文气凝实程度还比不上殷明,但是箭影如雨,几波之后,青狼大妖还是承受不住了。

  地面上那只青狼大妖,此时也不好受。

  虽然杨子铭没有终点照顾他,但是柳腾却已经扑了下来。

  柳腾嘴里念叨着:“莫非命也,顺受其正。”

  随着他的话,大锤把青狼笼罩在文气之下。

  青狼竟然有一种想认命的感觉,仿佛自己生来就是为了这一刻被锤死的。

  他心中悚然一惊,连滚带爬,姿态狼狈的躲过这一击。

  柳腾念叨着就又抡锤而上:“尽其道而死吾锤下者,正命也。”

  这又是一句他从殷明处学来,又自己加工的歪经。

  他的大锤上,文气愈发炽盛,一锤接一锤的砸向青狼大妖。

  城头上,众多士卒都是精神大振。

  前一次大妖临城,是省府大人凭一己之力,独斩两只大妖。

  而如今,省府大人还没出手,他的属下和弟子就已经完全压制住了两尊大妖。

  远处,妖族大军之中,众多大妖都冷眼旁观。

  更深处的黑穹上,四尊妖王也都是无动于衷。

  此时,他们都没有考虑青狼大妖的死活。

  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杨子铭和柳腾的手段上。

  白鹿王心中那个猜测再次浮现出来。

  这绝非是人族武道。

  难道说,人族真的开创出了一种新的道,而且已经颇有成效?

  白鹿王心头禁不住有一丝火热。

  在这一刻,哪怕是爱孙身死的悲痛,都遏制不住他心头的一丝兴奋。

  他的眼神看向城头的殷明。

  显然,这就是这群人族的带头之人,也很可能就是那个创道者!

  自己面前居然有一个创道者。

  而且,这还是一个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的创道者。

  他的视线不动声色的划过四臂猴子和赤喉。

  这件事绝不能声张。

  一个创道者,其价值是绝对无法估量的。

  如果他顺利的成长下去,也许能成为一尊祖神级别的存在。

  在这一刻,白鹿王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生擒殷明,从他嘴中拷问出其所开创的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