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眠之夜

  夜色渐渐深了,杏坛前却一片文人奋笔疾书的身影。

  殷明看了一会,也俯下头,继续著经。

  忽然,他又抬起头,看向一旁。

  一个小丫头正从殷明的房间里,蹑手蹑脚的走出来。

  这就是那个被白鹿取血的小女孩。

  她虽然身子还是很单薄,但是已经差不多恢复了健康。

  毕竟封西城最近的伙食好的过分,顿顿都是妖族血肉。

  她现在是殷明的掌灯童女,自己取名叫殷灯。

  只不过,这孩子总爱做些份外的事情。

  她怀里抱着个大箩筐,一边走还一边还小心的瞅着殷明的动静。

  看到殷明看过来,殷灯顿时慌了手脚。

  她慌慌张张的想要把大箩筐藏起来,可是她那瘦小的身子哪里藏得住。

  殷明招了招手,道:“灯儿,你过来。”

  殷灯聋拉着小脑袋,把大箩筐拖在身后,慢慢走过来。

  殷明不用看也知道,那里面必然是自己的衣物。

  他耐着性子道:“灯儿,我不是说过,衣服我自己可以洗,你莫要动么?”

  殷灯很紧张,结结巴巴的道:“可,可我看主人很忙,所以,所以我……”

  殷明一阵头大,著经都没这么头疼。

  那里面还有自己贴身的衣服。

  虽然封西百姓几乎把殷明尊为文道圣人,可他终究是个大男人。

  让一个小女孩给自己洗衣服,他觉得有些不自在。

  看到殷灯紧张的样子,殷明却也不好说什么重话。

  他只得退步道:“下次,你只洗我的外袍便是了,内里的衣物,你莫要动。”

  殷灯仰起小脸,轻快的道:“是,主人。”

  殷明禁不住挑了挑眉,看这丫头的模样,恐怕根本没把自己的话往心里去吧。

  他心里轻叹一声,虽然屠得了大妖,却治不了这小丫头。

  他摆摆手,道:“衣服先放下吧,你且过来。”

  殷灯点点头,紧张的道:“是,我,我给主人掌灯。”

  殷明笑道:“那也不用,灯在架上放着便好了。”

  “你修行文道颇有天赋,过来跟着师兄师姐们好好学习吧。”

  殷灯本是武道之天才,只是遭遇坎坷,天赋被妖族毁掉。

  最近这段日子里,殷明却惊讶的发现,这小丫头居然于修文一道上也很有天赋。

  这不得不说是个奇迹,这小女孩还真是得天独厚。

  平日里,殷明也会有意的让小丫头跟着门人一起抄经、听讲。

  小丫头学的很快,再加上是跟在殷明身边,学的都是原始真经,目前修为已经达到文士。

  只可惜这孩子相比较学文,更喜欢做事。

  虽然殷明已经说过不用,但是他的衣物盥洗、房间清洁等工作,都被殷灯给包了。

  当下,殷灯搬了张小凳子,与其他文人一起跪坐在下面,趴在凳子上开始誊写经文。

  殷明待要让她在自己桌边学习,但是看她一下就投入进去,便没有出声打断她。

  夜色愈发的深了,封西城中渐渐安静下来。

  除了杏坛这边灯火通明,只有城东的都督府上,还点着两盏孤灯。

  万里之外,妖族老林中,白鹿王和三大妖王已经话别。

  这一夜,杏坛不眠,都督府不眠,而妖族老林中,亦是个不眠之夜。

  翌日,便是妖主的寿辰。

  齐聚在妖族老林中的妖王和大妖们,都紧张起来,再三推敲着明日的言行。

  虽然,大部分大妖都根本没有开口的资格,而妖王也多半只能道一声贺礼。

  白鹿王命属下再次检查礼物。

  他思量着:明日,一定不能出任何纰漏。

  等回到封西,便血腥镇压人族,重振西山威名。

  当天色刚刚放明,白鹿王便已起身。

  他住的山谷外,西山的几十尊大妖都恭敬侍立,在等候他出来。

  白鹿王脱下了日常穿的员外服,现出了妖族的真身。

  只见其通体洁白,一尘不染,两根如血玉一般的猩红鹿角,有着别样的美感。

  一群大妖更是面色肃穆,甚至有些紧张。

  白鹿王一挥手,聚起一阵妖风,带领群妖呼啸而去。

  在距离妖主山谷很远的地方,白鹿王便降下妖风,带领手下徒步赶去。

  这是对妖主的敬畏。

  此时,山谷的四面八方,妖气冲天,腥风卷地,到处都是妖王和大妖的身影。

  如此景象,简直就像是一方人间炼狱一般。

  在有些压抑的氛围中,妖王们各自献上贺礼,说出推敲了千百遍的贺词。

  寿宴一连持续了七日七夜,妖主和两尊灵妖都不曾露面。

  虽然决议了一些关系到数十座山头和老林发展的大事,却都是由属下传达的。

  妖主和灵妖不需要跟妖王们商量,他们的决定就是最终决议。

  妖王们唯有服从。

  七日后,寿宴结束,妖王各自告退,架起妖风,纷纷归去。

  ~~~~~~~~~~

  翌日,封西城,西城门。

  殷明站在路边,神情平和,看着面前的一行人。

  三辆马车停在路边,都督聂忠平一家人正在登车。

  聂忠平的八个妻妾,只有原配跟来了,其余人都自己跑掉了。

  没人愿意跟着已经是废人的聂忠平,去京城认罪。

  原配夫人登上车去,也没有再看聂忠平一眼。

  她的娘家是京中官宦,这一遭回京,便要跟聂忠平一刀两断。

  她之所以没有离去,只不过要搭个顺风车罢了。

  聂立看着父母,神色尴尬。

  他却只能垂着头,把愤怒的视线狠狠的扎在殷明的靴子上。

  城门后,一群偷瞧热闹的百姓,心里都大呼过瘾。

  现在看来,以前的苟且偷生,分明就是忍辱负重。

  终于熬倒了聂忠平,大家都心里美美的。

  新省府虽然不会说什么漂亮话,但无论是减免赋税,还是面对妖族的强势,都被百姓们看在眼里。

  此时,家人都已登车,只剩下了聂忠平。

  他一手扶住车架,回首看向殷明。

  那一头乌黑的发丝已变得灰白,脸上也多了几道褶皱。

  他已不年轻了,明年就是他的七十大寿。

  本还想在封西风光大办,如今却是要启程回京了。

  当然,说是启程,其实是由省府那边的捕快押解回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