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妖族老林

  幸亏,宰杀的都是普通妖兵,若是两只大妖,只怕能撑的他们爆体而亡。

  这群人一个个在城里玩命狂奔,甚至还有跑去乌河扎猛子的。

  这段时间里,城里粮食销量大跌,草纸的销量倒是提上去了。

  不少人出门都在鼻子里塞着纸,免得鼻血滴到地上。

  对封西百姓来说,这简直是梦幻般的半个月。

  这种待遇,足以让任何一座人族大城的百姓羡慕得发疯。

  幸好,万里之外的白鹿妖王,还不知道这一切,否则大概他已经发狂了。

  西方,数万里之外,层山叠嶂之间。

  这里,寂静而诡秘,林木掩映之中,充满了不为人知的秘密。

  就像大唐北方广袤的大荒一样,这深邃的老林,也是绝对的人族禁区。

  不但因为这里距离人族的国家十分遥远,更因为这里充满了凶险和未知。

  这里的森林繁盛而茂密,色泽墨绿,阴冷森然。

  这是最原始的妖族老林,到处都散发出一种幽深而古老的味道。

  每一座妖族老林,都是一方妖族的发源之地,有强大的妖主坐镇。

  每一座妖族老林,都有不止一尊真正的至强灵妖。

  妖主和其他的灵妖共同统御着无数山林,就像是一个阶级井然的国家一般。

  白鹿妖王,此时就在他所属的妖族老林中。

  他的心情并不太愉快,因为听说了一些对他不利的消息。

  不过,他还是打起精神,忘掉这些不愉快,来招待眼前的客人。

  幽静的小山谷中,白鹿王坐在一只石貘身上。

  在他的对面,还有三个存在,也都或坐,或躺在石貘身上。

  在妖族,皇族血脉的黄金貘是及其强大而高贵的。

  但黄金貘数量稀少,因为越是强大的血脉,就越是难繁衍。

  石貘却是一个异数。

  石貘是跟黄金貘八竿子打不着的、超远的旁支血脉。

  这种血脉实力一般,是妖怪一流。

  石貘出名的地方就是繁殖很快,而且身形庞大,行动平稳。

  很多强悍的妖王、甚至妖主都喜好以此兽为坐骑。

  白鹿妖王身前浮起两个木墩子,上面放着三杯清茶。

  白鹿妖王道:“三位,尝尝此物,这是我从人族弄来的饮品。”

  他身前这三个存在,都是与他平起平坐的妖王,与他西山距离不算太远。

  他们分属不同的妖族老林。

  因为妖主寿诞是大事,三尊妖王又距离不远,也都亲自赶来,给妖主送上贺礼。

  靠白鹿王左边的,是一个一身黄袍的妖王。

  他统御着黄山妖族,被尊为黄风王。

  这黄风王的本体十分奇异,是一把诞生自某座祖林的黄沙。

  他是先天准灵妖,可以化生出人形躯体。

  肉眼看上去,很难猜到他的本体。

  另一边,则是两只狮子,趴在同一只石貘背上。

  两只狮子十分奇异,一只毛皮发乌,一只却发白。

  这是昆山妖族的妖王,被尊为阴阳狮王。

  这两尊妖王都没有化出人形,只是缩小了本体,懒洋洋的趴在石貘背上。

  黄风王接过茶去,喝了一口,赞美道:“唔,此物不错,有些味道。”

  白鹿王眼皮抽了抽,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黄风王身下。

  那喝下的茶水,已经顺着黄风王的身子,慢慢渗出来,落在石貘背上。

  他本体是黄沙,自然存不住水分。

  白鹿王好不容易,才强忍住询问的欲望。

  另一边,两只狮子只是看了茶杯一眼,显然兴致缺缺。

  阳狮王道:“白鹿,你也别太沉迷人族的东西。”

  “你看人族何其孱弱,这种种族,就知道玩弄这些没用的东西。”

  他说着,用审视的眼神打量了一下白鹿王的员外服,显然很是鄙夷。

  妖族虽然都把人族当做血食,但是具体态度也有区别。

  有像是白鹿王这样喜好化成人形,享受某些人族发明的。

  也有像是阴阳狮王这样,喜好妖族强大的肉身,对人族的玩意嗤之以鼻的。

  这纯属个人爱好,就像有人喜好运动,有人喜好读书一样。

  白鹿王摇摇头,倒也没生气。

  彼此都是老相识了,言辞间都比较随意而已。

  黄风王忽然道:“对了,白鹿,听说你儿子要出关了?”

  说起儿子,白鹿王鹿嘴一翘,笑了。

  他儿子的天赋甚佳,而且受到一位灵妖的赏识。

  在上次那尊灵妖寿诞时,被留在了老林中,接受其教导。

  白鹿王点点头,道:“听说他修行有成,这次妖主寿诞就要出关了。”

  阴狮王提起精神,道:“你儿子可真是好运气。”

  “如此一来,他也许也有可能成为至强灵妖。”

  黄风王笑道:“我听说,老白鹿真正倾注了全部心血的,却是他孙儿。”

  “我曾搞到一个人族皇室的孩子,十岁就修成武士,十足的先天武圣之姿。”

  “结果,白鹿花了天大的代价,硬是从我这里换走,拿去给他孙儿吞噬其血脉。”

  阳狮王道:“嚯,老白鹿还真是好气魄。”

  “这种天才的人族儿童,我都没曾试过滋味。”

  白鹿王笑得鹿眼都眯起来,道:“那小娃确实不错。”

  “据我孙儿说,血液清香,我都险些想尝一尝!”

  阴狮王歪了歪头,道:“黄风,你夺得的,难道是坤国皇室的孩子?”

  “那坤国也有强者,你抢皇室的孩子,到底是怎么搞到手的?”

  黄风王摆摆手,道:“不是当今坤国,是以前皇室的嫡系。”

  “你也知道,一百年前坤国发生了政变,皇室已经换了一茬。”

  阴狮王又趴下去,道:“我那边,天国皇室也有个小丫头,天赋好的很。”

  “我们俩惦记那女娃也不是一两天了。”

  “可是,天国那个姓霍的,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寸步不离的跟在那丫头身边。”

  白鹿王忍不住道:“姓霍的?难道是临溪剑派那个……”

  阳狮王点点头,道:“是他,那人虽然是个人族,实力却强的紧。”

  阴狮王道:“唉,他这几年愈发的深不可测,惹不起,惹不起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