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自废武功

  公堂外,已有三三两两的百姓注意到动静,凑在外面偷偷瞧着

  聂忠平不动声色,漠然道:“那不知省府要问我什么罪?”

  殷明淡淡的道:“背国从妖,财物应入官私,应行职而渎,此三宗大罪。”

  “其余诸如私占民田等罪,会记入卷宗,就不必当堂一一说明了。”

  小罪且不说,这三宗大罪,让公堂上的人都暗暗咂舌。

  背国从妖者,即是谋图背叛国家、人族,却勾结妖族,为妖族做事。

  财物应入官私,是说把官家的财物中饱私囊,按律应坐赃论。

  应行职而渎,简单来说,也就是渎职。

  后面两条听起来不算什么,但也得分情况。

  显然,殷明说的是聂忠平截留国家税收和放任妖族肆虐的事情。

  这样一来,这两点也是不赦之大罪!

  聂忠平漆黑的脸膛似乎更黑了几分,就像是个锅底似的。

  他身下结实的榆木椅子“咔嚓”一声,碎裂成了几段。

  但他依然保持着坐姿,似乎身下有无形的椅子托着他的身体。

  若只看他上半身,完全是一幅不为所动的样子。

  他慢慢的道:“殷省府,说起来,你的品级比我还低,又不是军中一系。”

  “你似乎,没资格对我问罪吧?”

  殷明不疾不徐的道:“都督说的倒也不错。”

  “只不过,你所犯的罪行,却都是在我封西犯下的。”

  “按照律令,罪行所发之地,省府有权缉拿审问罪人。”

  “你犯的虽是大罪,我也只需发文刑部,记录在案即可。”

  聂忠平话语一滞,殷明说的这算是个空子。

  毕竟,谁也没考虑过,省府会对都督问罪。

  一旁的主簿压根就没敢动笔。

  “聂忠平”三个字,仿佛有什么恐怖的魔力,叫他根本不敢写下。

  沉默良久,聂忠平终于道:“既然如此,我愿意配合省府调查。”

  “不过,我对殷省府说的罪行有些不同意见,希望能到刑部说明情况。”

  聂忠平当然不是被殷明说服了。

  殷明的实力已经到了他无法揣度的地步,他哪里敢跟殷明拗着来。

  他心里思量,别看那小子现在客客气气,还跟他讲道理,论律令。

  可若是他坚持不肯配合,谁知道那小子会不会忽然翻脸。

  与其到时候被制服,还不如配合些来得好。

  曹达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公堂外的百姓已聚集了不少,一个个也都惊得呆了。

  都督的威势太大了。

  都督落马,对封西人的冲击,绝不亚于目睹一位大妖被人族击杀。

  聂立恨恨的垂下头去,攥紧了拳头。

  他却不敢冲殷明露出怒容,因为知道招惹不起。

  殷明吩咐道:“曹经承,由承发房拟公文上书,挂号后交给驿馆,快马送往京师。”

  曹达忍不住看了一眼聂忠平,硬着头皮道:“是。”

  这一来,聂忠平就等于被殷明变相的赶出了封西城。

  即便他打通刑部、吏部的关系,不至于获罪,也没法回来重掌权柄了。

  聂忠平站起身,道:“殷省府,既然事情已经定下,本人就先告辞了。”

  即便他知道殷明实力恐怖,也不想继续应付了。

  自己都被这小子赶出去了,想必他也该心满意足了。

  他最后道:“我最后,有一句良言相劝。”

  “你这番已把西山妖族得罪透顶,妖王必要携众杀来。”

  “如果你不想看到封西生灵涂炭,唯一的办法,就是向你父亲求援。”

  “如是他肯出手,封西还有生机。”

  聂忠平也说不上什么好心,只是不忍心看到自己在封西的基业,因为殷明而彻底毁掉。

  他说着,拱拱手就大步走出。

  公堂外,一群百姓都纷纷避让。

  他们回避着聂忠平的视线,却又不由得把同情和窃喜的眼神,投向聂忠平。

  若是往日,别说百姓根本没机会见到都督。

  就算见到了,敢这么瞧都督,也必然会被活活打死。

  殷明却忽然道:“聂都督,请留步,还有一件事相商。”

  聂忠平已走到门口。

  他背对殷明,闭着双眼,咬了咬牙关,最终,一切心思都化作一声长叹。

  聂忠平慢慢的回过身,问道:“殷省府,还有何事?”

  殷明平和的道:“聂都督武功高强,我担心你在赴京的路上出问题。”

  “我看,保险起见,还是请都督自废武功,以为万全之策。”

  聂忠平的眼睛一下子瞪的溜圆。

  这小儿,好气魄!好歹毒!

  殷明神色依旧平静温和,却没有半分改变主意的意思,只是静静的看着聂忠平。

  在什么国家,就要遵守什么国家的法令,这也是一种礼。

  殷明守礼,不会直接诛杀聂忠平,却也不会放过聂忠平这种人。

  他所作所为,愧对他的地位权势,也愧对他的一身本领。

  聂忠平嚯的回转身,怒道:“殷明,你太过分了!”

  殷明不疾不徐的道:“都督言过了,只是稳妥起见罢了。”

  “押解出行前,要废掉犯人的武道修为,这也是惯例。”

  聂忠平更是恼火。

  这惯例都是用在那些武生小毛贼的身上。

  便是武士,也会特殊照顾,毕竟是难得之人才。

  他堂堂武道大宗师,国家柱臣,竟然沦落至此!

  殷明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支笔。

  笔头朱红,浩然文气从其上弥漫出来。

  笔尖虽然指向桌案,却隐隐已经锁定了聂忠平。

  显然,如果聂忠平反抗或者逃走,殷明必然要雷霆出手。

  场面僵持起来。

  聂忠平不动,殷明便不逼他。

  甚至,殷明还慢慢闭上了眼睛,似乎在等待聂忠平的决定。

  聂忠平眼神数次变换,却始终难以下定决心。

  公堂外,百姓们从墙边探出头,都好奇的盯着聂忠平。

  良久,聂忠平终于开口,硬邦邦的道:“我自废武功,你便放我回京?”

  事情到了这般地步,他也不要什么虚伪的面子了,直接把话说开。

  殷明淡淡的道:“许你去刑部交代。”

  聂忠平点点头。

  一旁聂立再也忍耐不住,扑上来喊道:“爹,不可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