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传唤都督

  封西城中,狂欢之声,响彻内外。

  对于封西城的人民来说,这绝对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天。

  凶恶残暴的妖兵被诛。

  连曾经高不可攀,被当做神灵供奉的大妖都跌落尘埃。

  封西人民,激动到身体颤栗。

  看到西城外散落的妖身,一个个都激动的不能自已。

  杨子铭作为省府府丞,被留在西城,指导战后的善后工作。

  善后工作,最主要的,就是涤除妖族残余的妖气。

  有了诛杀大蛇的经验,殷明这次早有防备。

  在诛杀两尊大妖时,他就留意用文气磨灭、镇压他们的妖气。

  他如今的文气,比诛杀大蛇时,何止强盛十倍。

  再加上文气中正浩然,恰好克制妖邪。

  殷明一轮文气箭雨,轻易就磨灭了两尊大妖外泄的妖气。

  不过,这一地的妖尸中,也残留有妖气。

  处理这些妖气,就交给门下弟子了。

  这也算是强化一下,他们以文气制妖气的本领。

  等文宗门人涤除妖气之后,杨子铭又指挥人把妖族的尸体都收集起来。

  别说封西物产贫瘠,就是在洪京城里,这妖族血肉也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当初,殷烈的跟班杨凤然搞了一瓶大妖精血,还在洪泰楼上嘚瑟半天,唬住了一群官二代。

  这一地妖族,还有两只大妖,足以让人疯狂。

  省府。

  官员们在匆匆忙忙的进进出出,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处理。

  现在,整个封西城都疯了。

  省府调动了全部人手,来维持秩序。

  只不过,效果并不怎好。

  因为省府的官吏、差役,也都心情澎湃,恨不得加入狂欢的人群中。

  省府门口,经承曹达带着两个小吏,正匆匆往里走。

  小吏怀中,各抱着一叠文书。

  曹达正快速的向他们说着什么。

  他心里也是百味陈杂,既有对殷明的佩服,也充满了难以置信。

  忽然,曹达的视线定住。

  他猛地转过身子,恭敬行礼道:“省府大人。”

  那两个小吏这才注意到,省府大人带着两个人,正从街头慢慢走来

  两人也慌忙行礼。

  动作过于剧烈,手中的文书散落一地。

  他们一时呆住,不知道是该继续行礼,还是收拾好文书,给省府大人清理出道路。

  两个人慌慌张张的垂着头,一时都呆住了。

  殷明走过来,温和的道:“好了,都不必多礼,快收拾一下吧。”

  “哦,对了,曹经承,你跟我来一下。”

  曹达连忙答应一声,起身跟着殷明进去。

  殷明身后,两个小吏都哭丧着脸。

  好不容易见到一次省府大人,结果却如此失态,真是丢脸!

  府衙内,殷明已在座。

  不多时,一个手执水火棍的身影大步进来,正是捕头孙明功。

  孙明功身后,还跟着他父亲孙兴。

  老头脸上洋溢着笑容,怎么藏都藏不住。

  孙兴拱手道:“老夫特来恭喜省府大人,不请自来,还请省府大人见谅。”

  “大人神威盖世,斩杀大妖,拦击妖兵,真是不世之功。”

  以前孙兴敬殷明是省府,称一声其官职。

  现在孙兴这一声“省府大人”,却是充满了发自肺腑的佩服和尊敬。

  孙明功也是恭敬行礼,寒暄后问道:“大人,传下官来此,不知有何吩咐。”

  殷明从桌上抽出一根签子,是“执”签!

  “孙捕头,你去为我,拿一个犯人。”

  孙明功微微躬身,等待犯人的名字。

  殷明慢慢的道:“聂忠平。”

  这三个字出口,公堂上氛围登时有些凝滞。

  下一瞬,孙兴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他喜笑颜开的道:“妙妙妙,那聂忠平素来无法无天,作威作福。”

  “这番有省府大人在,可算是有人能治一治这老东西了。”

  曹达一脸震惊的模样,好像世界观被颠覆了一般。

  可是,他也没说出劝阻的话来。

  省府刚刚诛杀了两尊大妖,每一尊都不逊于聂都督。

  用屁股想也知道,聂都督这位曾经的封西大佬,在省府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

  这种情况,还劝个屁!

  曹达虽然多事,但立场上毕竟是省府一头的。

  此时,他心中反倒有点小激动。

  孙明功手心里,一个“义”字,仍然留有墨痕,正在微微发热。

  他没有迟疑,起身接过签子,沉声道:“是,下官领命。”

  殷明点点头,又吩咐他几句,才叫他去了。

  不多时,脸色铁青的聂忠平带着聂立一起到来。

  孙明功身后,还跟着十多个人,都是被抓去西山的人族,曾沦为白鹿妖王的奴隶。

  聂忠平面色如铁,看殷明的眼神几乎喷出火来。

  聂立更是一副受到天大侮辱的模样,只是不敢发作罢了。

  去年的时候,殷明曾下令,把聂立按在这公堂上打板子。

  这位都督府的大爷,也对殷明有心理阴影了。

  而这父子俩之所以面对殷明如此愤懑,自然是因为殷明下的那“执”签。

  “执”签是什么?

  那等于是逮捕令或者拘留证一类的东西。

  是对嫌犯使用的!

  聂忠平何等身份,是封西都督,封西行政体系上的一把手。

  省府也比都督矮半级,算是半个下属。

  省府下令传唤都督,这等于是下级要审问上级。

  自古以来,天下诸国,就没出过这种事。

  都督就算有天大的罪,省府也没法子,甚至往朝中参一本,都算是出格的大胆行为。

  毕竟,无论行政级别和武力,都完全比不上。

  聂忠平看到殷明下的签子,当场就想发作。

  但他还是忍住脾气,来到省府。

  黑鱼大妖和白猿大妖的实力,聂忠平都是心知肚明的。

  他虽然脾气大,却不想步两妖的后尘。

  他不但来了,还向殷明抱拳见了个礼。

  “殷省府,你传召本人,不知有何贵干。”

  殷明起身还了一礼,吩咐人给聂忠平赐座。

  聂忠平坐下,殷明这才道:“聂都督,我这番叫你前来,是有个罪名要定在你头上。”

  公堂上,气氛登时冷了下来。

  虽然刚才殷明一直表现的很客气,但是他显然是要对聂忠平不客气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