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妖兵袭来

  聂忠平听到他们的对话,却是汗毛倒竖。

  他大声道:“殷明,你不能听她的。”

  “你这样做,会激发妖族不满,甚至会受到多族的共同仇视!”

  他说的不错,毁人根基,某种程度上讲,比杀人还严重,等于让人生不如死。

  但殷明无视了他的话,手起剑落,斩在白鹿的角上。

  白鹿的眼中划过一抹不屑。

  这种连锋锐都没有钝剑,怎么可能伤到他?

  即便是人族的神兵利器,也很难能伤到他的两根角。

  这是他的性命交修的本命神兵,虽是鹿角,却等于是一件在孕养中的先天武器。

  仙剑已斩下。

  殷明也知白鹿这鹿角必有特异之处,是以在仙剑中灌注文气。

  仙剑受到文气激发,剑身霞光蔼蔼,登时非凡。

  一剑斩下,两角齐断。

  白鹿两根鹿角就像是豆腐一般,随着仙剑落下,立时断落。

  白鹿甚至一时都没反应过来,慢了一拍才发出凄厉的惨叫。

  仙剑很古怪,虽然没有锋利的剑刃,却有一种奇异的容纳吞噬之力。

  白鹿的角与其说是被斩断,不如说是被仙剑的仙光腐蚀了。

  那两根鹿角落在地上,已经没有了那种光润的色泽,就像是两节干枯的朽木。

  白鹿的伤口处甚至都没有血液流出,似乎也被仙剑吸收了。

  他一下子虚弱下去,萎靡的伏在地上,哪里还能动弹分毫。

  而仙剑上,有一道铭文延长了一点点,只是没人注意得到这微小的变化。

  聂忠平又惊又俱,想说什么,却没能说出口。

  他心里不由得叹息,这一下,真的麻烦了。

  这殷明简直是个灾星,他在引发西山的真正怒火。

  仿佛是应和聂忠平的担忧,西方突然有喊杀声冲天而起。

  妖气弥漫十里,向着封西城迅速蔓延过来。

  这等妖气,武师或文师之上,都一时间察觉到了。

  聂忠平刚毅的脸上露出惨然之色,知道是大妖带领妖兵到来。

  聂忠平叹息道:“殷明,你错了啊!”

  殷明却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突然伸出手。

  聂忠平一愣,殷明平静的道:“请借兵符一用。”

  聂忠平愣了愣,下意识的想要拒绝。

  可是,他忽然想到,这也没有什么意义。

  封西已经完了。

  等白鹿妖王回归,必然要发起恐怖的妖兽怒潮。

  这已经不是跟人族算账的问题了,怒极的白鹿妖王必要彻底血洗封西,甚至会进犯内地。

  不,甚至都等不到那时。

  两尊大妖率领两千妖兵,这等大军,如何化解?

  就算他殷明有叫板妖王的底气,可是封西的人民呢?

  在两千妖兵面前,封西百姓就如移动的美味一般。

  今日,必然血流成河。

  聂忠平从怀里取出珍重收藏的兵符,随手丢给了殷明。

  他虽然没有开口,但是眼神中带着愤怒、心痛等诸般情绪,极为复杂。

  殷明转过身,把兵符递给杨子铭,喝道:“子铭,去调集军队。”

  杨子铭答应一声,持兵符迅速去了。

  殷明又吩咐柳腾:“柳腾,带上这白鹿妖,随我去城门楼。”

  柳腾答应一声,拿住白鹿的两根腿,直接举了起来。

  可怜一代小妖王,此时在柳腾手中,宛若玩具一般。

  小女孩忽然上前鞠了一躬,道:“大人,我想请求跟您一起去。”

  殷明摇头道:“太危险了,你留在城中。”

  他说罢,已大步走出。

  小女孩奋力追上,道:“大人,我知道大妖压城,城破在即,今日有死无生。”

  “我虽然没有本领,也愿意与大人守城而死。”

  殷明一怔,想不到这小丫头说出这么浩然慷慨的一席话来,不由得停步,瞧了她两眼。

  这小丫头神色坚决,除了一点对自己的敬畏,更没有半分畏惧之色。

  虽然是个娇弱的小女孩,这份豪气却有壮烈之风。

  殷明叹息一声,若是人族都能如此,便是不敌妖族,也断然不会像如今这般受到妖族轻视。

  他不由得心念一软。

  大袖一挥,小女孩已经如腾云驾雾般的坐在了白鹿的背上。

  殷明道:“柳腾,看好她。”

  小女孩并无惧色,反而颇有些激动。

  被这白鹿取了多半年的血,这番却是翻身做主,骑到了他的脖子上。

  封西城,西城门,此时已是一片混乱。

  守城的卫兵都被面前的景象骇的呆了。

  远远的,黑漆漆一片妖魔,像是无情的潮水,覆盖过来。

  只见妖气腾腾,恶风滚滚,便似是一片移动的人间地狱。

  殷明大步上到城门楼,喝道:“镇静——”

  这一言,他运用了文气催动,直击人心神。

  一个个惊慌失措的卫兵,登时不由得胆气一壮。

  虽然还是紧张的攥着兵器,却已不像刚才那般两股战战。

  殷明喝道:“全城戒备,人在城在,死战不退!”

  虽然省府大人只是文官,但是素有神通威名,又有德治圣名,受到百姓敬仰。

  殷明立在城头,登时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也不知是谁大声道:“特娘的,就算是跑,被追上左右也是个死。”

  “今日跟随省府大人,跟妖族的崽子拼了。”

  他的话,登时得到了许多人的相应。

  “没错,就算是死,也要咬这些妖怪一口。”

  “咱们今日已是必死,可若是杀死一只妖怪,就不知能救多少同族。”

  “誓死追随大人,与封西城共存亡!”

  ……

  如当头棒喝一般,一个个百姓都被惊醒。

  封西城中战意滔天。

  外城驻军的营地中,杨子铭手持兵符,正在与两人争执。

  这是封西城的左右虎将,受聂忠平调遣,管辖着数千军队。

  杨子铭脖子上的青筋绷起,怒道:“妖族压城,你们为何不出兵?”

  左虎将道:“杨府丞,咱们只听都督吩咐,这也是命令规制,无可变更。”

  杨子铭愤怒的拍着桌子,桌子上是都督的虎形兵符。

  “都督兵符已在此,你们到底还有什么疑虑?”

  右虎将冷冷的道:“你是省府官员,你哪里来的兵符。”

  “我没有立刻将你擒下审问,已是看在殷省府的面子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