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小妖王被废

  殷明这番真个催动文气,立时压制住了白鹿。

  白鹿一身妖气,都被文气压回体内,施展不出。

  下一瞬,白鹿被一股无形的巨力扯住,风驰电掣般的冲回都督府,重重的砸在废墟里。

  这时候,殷明终于动了。

  他一闪身,来到白鹿的一众奴隶身前。

  文气涌出,挡在小女孩等人身前。

  白鹿砸下来的力量很大,激起了无数碎石。

  殷明若不出手,这几人都非死即伤。

  白鹿自己更是摔的头昏脑涨。

  饶是他实力强悍,但是这一下摔的太厉害,他也经受不住。

  他使劲摇了摇头,似乎要把眼前的金星摇出去。

  殷明仓啷一声拔出了腰间的仙剑,已经压在了白鹿的脖子上。

  他笑的很安然:“我有很多事情想问你,希望阁下能配合一些。”

  白鹿看着金星里的殷明,想要反抗,但是稍微一挪动身子,便是一阵剧痛。

  这种感觉,像是毫无防备的被一个武道大宗师全力砸了一拳。

  他再天赋异禀,也经受不住。

  殷明回转身,看向聂忠平。

  殷明摇摇头道:“聂都督,你倒是叫我有些难做了。”

  “我本想留着你,等封西局面平定,再往朝中参你。”

  “看来,你并不愿意安安静静的等下去啊。”

  聂忠平汗毛倒竖。

  有了白鹿这个前车之鉴,他早已没了半点与殷明动手的心思。

  是,他是武道大宗师,实力强悍,比寻常武宗强悍数倍,那白鹿也远比不上他。

  可这有什么用?

  殷明拿下白鹿,只喝了一个“来”字。

  那殷明要是喝十声,是不是他聂忠平也就是瓮中之鳖了?

  妈的,这是什么怪胎?

  喝一字,就能擒下大妖?

  写一字,就能挡住武道大宗师的一拳?

  可恨!!!

  这一刻,聂忠平不由得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常识

  这小子真的没有进入先天吗?

  还是说,他修的那什么文道,没有先天境界的划分?

  聂忠平的面上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实在是难为了他这个铁面都督。

  聂忠平道:“殷省府,你这是说哪里话。”

  “倒是你擒下小妖王,真是叫人惊叹。”

  “白鹿妖王极为重视此子,如能以他为人质,封西妖族日后必然有所收敛。”

  殷明表情有些古怪,因为他正想着如何发落这白鹿。

  白鹿这会有点缓过劲来,怒道:“卑贱之人,也想以我为人质,你们妄想。”

  他说罢,陡然运气所有的力量,猛地向着殷明撞击过来。

  那两根鹿角虽然看来形似白玉,但是动辄有开山断江之威能。

  别说殷明是个文人,就算是聂忠平这样的武道大宗师硬挨这一记,也绝对挨不住。

  殷明心念一闪,文道朱笔从他袖内激射而出,点在白鹿的额头上。

  此笔本就不凡,还曾经受大唐文运滋养。

  如今随着殷明著书立经,此笔愈发非凡。

  当日在金殿上,系统曾说明:文道朱笔可名魁星朱笔。

  传闻中,魁星点斗,可定一国之文运。

  这朱笔点在白鹿头顶,便如点斗一般,“啪嗒”一声,留下一个赤色的朱印。

  这一点,白鹿没成状元,反而惨叫一声,一头栽倒下去。

  文道朱笔若点化文人,可以使之贯通文脉,修为大增。

  可点在妖魔头顶,其中蕴含的文运和文气却恰好死死的克制住妖魔。

  白鹿一身的妖气不受控制的沸腾起来,这是走火入魔,根基被废的前兆。

  聂忠平心中惊悚,忙道:“不好,此子要出大问题!”

  他说着,就忍不住想要上前查看。

  文道朱笔猛然横起,挡在聂忠平面前。

  殷明淡淡的问道:“聂都督,你这是要做什么?”

  聂忠平忙道:“殷明,这白鹿可是妖王的嫡孙,备受重视!”

  “若不赶紧救他,一旦他有个三长两短,事情将不可收拾。”

  殷明此时的反应却很冷漠,淡淡的道:“自古人妖不两立。”

  “聂忠平,注意你的身份。”

  聂忠平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大了,怒道:“殷明,你别发疯。”

  “我承认你的实力比我想象的更强,已经超越了大宗师,足以叫板武道小圣。”

  “可你终究不是先天,而西山的白鹿妖王是一位准灵妖,是与小圣同等的存在!”

  他顿了顿,又道:“更何况,你以为西山就能代表整个妖族了吗?”

  “殷明,你理智些,这妖族不是我等可以招惹的!”

  殷明皱起眉,慢慢的道:“这些,与此事都没关系。”

  他看向白鹿,沉吟道:“虽然想问他话,只是我若不在,恐无人能治他……”

  白鹿是西山的小妖王,自然知道很多妖族秘闻。

  殷明有心问话,但是现在显然不是合适的时机。

  可殷明也不放心让人把这小妖王拿下。

  毕竟,这是西山妖王的嫡孙,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特殊手段。

  若是自己刚一离开,就被这白鹿动用秘法,伤人逃走,那反而不如直接杀了。

  聂忠平似乎感受到了殷明的杀机,一时间心惊胆战,连寒毛都要立了起来。

  他万万想不到,殷明还真有杀意。

  他难道真个敢杀妖王的亲孙?

  这时候,那供给白鹿鲜血的小女孩走上来。

  她的神色间有些畏惧,但更多的还是仇恨。

  小女孩敬畏的看向殷明,道:“这位大人,我知道这只白鹿妖的一身修为,都在两只玉角上。”

  “你只要斩下他的两只角,他应该就会变成废物。”

  小女孩供白鹿取血已经很久,对白鹿颇为了解。

  她说的大抵不错,如果斩了白鹿的角,他必然元气大伤,根基尽毁。

  那么即便精心调护,再生出新角,也只能沦为普通的妖怪。

  殷明仔细打量了一下小女孩,让小丫头更为紧张,小手不由得抓住了衣角。

  殷明赞许的点点头,道:“你这孩子不错,颇有胆量。”

  “虽受妖族欺压,却不曾忘记本根,亦不曾忘记仇恨。”

  “我人族若是人人都如你这般,终有一日,必能齐心除去妖族。”

  小女孩苍白的面上露出一丝喜色,低下头道:“谢谢大人夸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