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客人莫去

  不多时,聂鹏带着殷明来到正厅。

  殷明带着杨子铭和柳腾迈步入内。

  聂鹏关了门,没有跟进去。

  看到白鹿的瞬间,杨子铭不禁愣了愣。

  这都督有什么怪嗜好,怎么还弄只白鹿,坐在椅子上?

  旋即,他感受到白鹿那恐怖的妖气,登时汗毛倒竖,如临大敌。

  殷明倒是很淡定,他在来的路上,已经感受到了白鹿的妖气。

  虽然白鹿已经很收敛,但是接近到一定距离,还是被殷明发觉了。

  殷明拱拱手,道:“原来都督府上有客人在,真是多有打扰。”

  白鹿笑容有些发冷,问道:“你不怕我?”

  这个人族很奇怪,明明不是武者,却有些不凡,而且居然不怕自己。

  殷明奇道:“怕?”

  “这‘怕’之一字,说得应是面对危险时的心里状态。”

  “阁下的意思是,我应该认为阁下危险吗?”

  白鹿听得一脑门雾水,勉强明白似有轻视之意。

  白鹿冷冷的道:“够了,我也不想听你们人族耍嘴。”

  “我听说聂忠平说,现在封西城你主事,可是么?”

  殷明淡淡的道:“说不上主事,只是负责省府职责内的事情罢了。”

  白鹿怒了:“你给我把话说明白,到底是不是你说了算?”

  殷明道:“不是,我此来,便是与都督商量除妖之事的。”

  在一旁看戏的聂忠平登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殷明好大的胆子,当着小妖王的面提除妖。

  聂忠平道:“殷省府,我还未给你介绍。”

  “这位就是西山妖王的亲孙,西山妖族的小妖王。”

  殷明点点头,道:“原来如此,那想必就是小妖王带大队人马,要兵临城下了。”

  白鹿虽然被殷明气的不轻,闻言却还是一惊。

  妖兵都在县城中,这殷明是如何得到的消息?

  白鹿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意欲何为?”

  他觉得不对劲,这个殷明非常不对劲。

  这人淡定的过分,而且周身气势很诡异,给他一种不好的感觉。

  殷明淡淡的道:“我是封西省府,欲除妖。”

  白鹿怒道:“你好大的胆子,当着我的面大放厥词。”

  殷明冷冷的道:“比不得阁下,一介妖族,居然敢来我人族城中。”

  白鹿喝道:“人族只是我妖族血食,我要来便来,孱弱人族又能怎样!”

  殷明淡淡的道:“我欲请阁下留下两根鹿角,鼓舞我封西民心。”

  白鹿一双鹿角如玉,多半的修为都在这两对鹿角上。

  若是去了他这两根角,他立时就要毙命。

  白鹿冷笑连连,道:“好,好啊,你连武者都不是,亏你敢说这等狂言。”

  白鹿说罢,猛地一蹄子踩下。

  房梁咔嚓一声断裂开来,一股无形的巨力从半空中直击殷明。

  这是白鹿的天赋神通。

  虽然并非独有,很多妖族都会,但是威力却甚是不凡。

  等闲妖怪、武师挨上,立刻就是一滩肉泥。

  殷明神色不变,身形也未挪动分毫。

  白鹿眼中有疑惑之色,难道这人并无特殊本领,只是一介狂夫?

  这时,那恐怖的大力终于砸将下来。

  半空中,突然发出一声闷响。

  那恐怖的巨力竟然就消散无形,根本没有触及到殷明。

  虽然白鹿的攻击很强,但是对于文气如海的殷明来说,实在不算什么

  殷明都没有动用什么诗词经文,只是微微催动文气,就卸去了白鹿的攻击力道。

  聂忠平在旁看得心里一阵发毛。

  这一刻,他忽然发现,他对殷明的评价还是低了!

  殷明能接下这攻击,他不意外。

  但是殷明根本连动都没动,就化解了攻击,这太恐怖!

  这连轻描淡写都算不上,是根本无动于衷!

  白鹿也是悚然一惊。

  能这般无视他这一击的,只有一种存在。

  先天!

  怪不得他丝毫看不透这人,原来是一位先天强者。

  他甚至都分辨不出对方是小圣还是圣者。

  不过,这没有分别。

  事实就是,对方是他根本招惹不起的存在。

  他心中暗恨,这该死的聂忠平。

  怪不得聂忠平言语不尽不实,原来封西城中来了一位先天武圣。

  白鹿的修为比聂忠平还差些,并未看出殷明还不是先天。

  不过,这不影响最终的判断,他的确与殷明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

  白鹿猛地腾空而起,就要踏空而去。

  武宗和大妖虽然不能飞行,但是凭借巨大的力量和对身体的精妙控制,是可以凌空滑翔的。

  白鹿血脉高贵,这一跃而起,便如一道白虹直奔西方而去。

  都督府的废墟中,殷明慢慢的道:“客人莫去,请留步。”

  白鹿心里一阵发毛,更是没命的向西而去。

  殷明摇摇头,以文气道:“归来,归来——”

  这时候,白鹿已在百丈开外。

  殷明口中简单的字词,却忽然化作无形的大网,相隔百丈阻拦住了白鹿。

  白鹿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力量推搡着自己,在向都督府的方向退去。

  这种感觉,就好像渔夫在收网一般。

  白鹿惊惶起来,头顶鹿角一晃。

  两根鹿角上爆发出惊人的寒光,便似两把长剑,要割开无形的阻力。

  这是他压箱底的本事,尽显王族血脉的非凡。

  漫说他是王族血脉,就是次一等的氏族血脉剑鹿,那两根鹿角也是无物不摧。

  白鹿两根鹿角寒光迸射,终于于无形之力中划开一道口子,逃出生天。

  原地,殷明轻轻“哦”了一声。

  此白鹿虽然是大妖,却也就是比寻常的人族武宗强一线,远不如武道大宗师。

  这种实力,居然破开了他的两字。

  殷明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一旁,聂忠平手微微一动,。

  如果此时出手救下白鹿,不知道殷明会是什么反应?

  殷明似笑非笑的眼神看过来,聂忠平登时僵住。

  他忽然意识到,即便他出手,难道真的能阻止殷明吗?

  殷明再次喝道:“来!”

  适才他是随口一言,这一次却是真的催动文气。

  高空上,白鹿前冲的身形陡然僵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