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礼》经著成

  没有人担心白鹿深入人族大城会有什么危险。

  这道理很简单,一个人站在一群鸡里面,也不会担心被鸡啄死的。

  封西城中唯一可能伤到白鹿的,就是聂忠平,但是他不会如此愚蠢。

  即便聂忠平真的丧心病狂,白鹿的实力也绝对能支撑到两尊大妖赶到。

  一刻钟后,一顶小轿子从县城中抬出。

  抬轿子的都是被抓的人族,跟在轿子边上伺候的是面色苍白的小女孩。

  最前面,有个机灵的人族。

  这人本是内地的商人,来封西冒险贩卖货物,却被抓到妖族。

  此人熟悉地形,也能说会道。

  他领着一行人,径直往封西城去了。

  ~~~~~~~~~~~~~~~

  封西城,杏坛。

  杏坛前,原始真经《礼》、《四书》如两面霞光灿灿的墙壁伫立着。

  就在前日,殷明已著成《礼》经。

  也正是著成此经的动静,二次惊动了西山的白鹿。

  《礼》经乃是殷明站在两世为人的角度,总结两个世界的礼法,总结出的一本经文。

  此书高屋建瓴,书成即受到天地认可,是为文道巨著,也是开派的第二卷功法。

  继《四书》后,《礼》经也被文宗门人尊为原始真经。

  杏坛前,《四书》与《礼》经之间,还有文道朱笔沉浮。

  如今文宗在封西大兴,文气和文火源源不断的反哺过来。

  不但殷明受益,文道朱笔和两本原始真经也受到民心祭祷,文人念诵的好处。

  殷明更是把两经陈列杏坛前,以文道朱笔引导文运,滋养两经。

  文道朱笔早就承受了大唐文运,自有此神异效用。

  两卷玉书简承受这等滋养,愈发非凡。

  天地对文道的认可提高,系统中清晰的显示为2/10,。

  如此一来,文人修行的文气也愈发强大。

  两成的天地认可,已可算是一门通行的大道。

  殷明召集了门下受他亲传的三十门人,来此誊写最初的《礼》经。

  等此《礼》经传下,文人修为又要上升一个层次。

  当然,受益最大的还是这三十人。

  他们直接面对原始真经,只是看一眼,就觉体内文气有暴涨的趋势。

  众人从早上一直誊写到正午。

  杏坛两侧的十口大鼎的其中一鼎下,柳腾点燃了篝火。

  赵龙把最近斩的一只羊妖丢进去,做了一鼎羊肉汤。

  文宗门下各分到羊汤和面饼,安安静静的用了午饭。

  他们刚刚誊写《礼》经,对礼仪的理解更深,一言一行都愈发合乎规矩。

  午饭后,殷明问他们可有什么不解之处,并一一为他们解答。

  这三十人都及其聪慧,教导他们很轻松,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

  到最后,刘骥忽然忍不住问道:“夫子,看您还在著书,难道还有新的经书吗?”

  殷明点点头,道:“文道何其广博,知识何其渊深。”

  “我已著的两本经书,一本是‘礼’,一本是‘记’,岂能涵盖整个文道。”

  听殷明这般说,三十文人都有些激动,心中之信念不由得更坚定了几分。

  有人好奇的问道:“夫子,那您现在所著的是何书呢?”

  殷明道:“此经名‘易’。”

  “日月为易,阴阳交替也。”

  这说法太玄,一众门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殷明微微一笑,道:“我来给你们举个例子吧。”

  “先天八卦,离坎在纬,是卯酉位。”

  “‘纬’是什么,纬也是一门学问,可称纬学。”

  “又有‘谶’者,合称‘谶纬’,识之可趋吉避凶。”

  在这个世界,谶纬可不是骗人的把戏,而是真的可以预见祸福。

  殷明说着,忽然一招手,文道朱笔凌空飞来。

  殷明却没有伸手去接,反而任由文道朱笔“啪嗒”一声落在纸上。

  纸上,立刻出现了赤色的痕迹。

  殷明看到那痕迹,忽然眉头一皱。

  殷明沉吟道:“怪哉,竟有妖魔临城。”

  杏坛下诸弟子都吃了一惊,不知夫子怎么忽然提到妖魔。

  如今城中泰平,却是不曾见有妖族踪迹。

  殷明道:“这便是‘易’学的一部分,见微知著,预见祸福。”

  “日后此经著成,便也传给你们。”

  “不过,你们得切记了,此学涉及宇宙大道,动辄伤身,不可轻动。”

  殷明的告诫并非无的放矢。

  比如他适才虽然看出有妖魔临城,却没有详细参悟。

  凡事都有个度,知道这一消息已经够了,不能过分依赖谶纬之学。

  文人们看殷明的眼神都有崇敬之色。

  显然,对殷明刚才的预测,他们深信不疑,

  殷明忽然长身而起,道:“你们留在这里,誊写经文。”

  “子铭,柳腾,你们跟我去都督府一趟。”

  “关于刚才的事情,我要与都督商议一下。”

  刘骥忍不住小声道:“夫子,妖族若来,聂忠平那怂包能顶什么用?”

  文道朱笔忽然飞出,在他头顶敲了一记。

  殷明道:“你好好学习经文,莫要分心。”

  刘骥缩了缩脖子,埋头抄写,不做声了。

  殷明带上杨子铭和柳腾,径直往都督府去了。

  他手中还捏着那妖魔临城的谶图。

  适才他有一言没说,此图显示,妖魔临城与都督府有关。

  这才是殷明决定往都督府一观的真正原因。

  都督府。

  正午时分,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也不是旁人,正是白鹿。

  他很低调,因为想看看人族城市,所以没有表露身份,让人族跪迎。

  他们进城时,守城军士自然不肯轻易放行。

  带路的商人发挥口才,言称是都督的亲眷,还拿出信物,让其交给都督。

  正在吃午饭的聂忠平看到那信物,差点没吼出来。

  这哪是他的信物,这分明是一根妖骨。

  八成是西山那边来人,还大摇大摆的要进城。

  聂忠平急忙让聂立带人把白鹿一行人迎进来。

  轿子直接抬进了正厅。

  聂忠平爷俩也不吃饭了,屏退了下人,看着轿子里的来人。

  当看到那雪白的蹄子时,聂忠平登时一阵头大。

  不用问了,是西山的小妖王。

  聂忠平是真的郁闷,这货可是未来的妖王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