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宗师之血

  柳腾大声道:“师傅,怎么回事?”

  他最近叫腻了夫子,又改口叫起了师傅。

  因他性格质朴,殷明也不以为意,由他去了。

  其他房间里,杨子铭和几个留宿的文人都被惊醒,披着外衣来到房门外。

  他们不约而同的抽了抽鼻子,流露出疑惑之色。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殷明摆摆手,道:“柳腾,莫要大声。”

  他说着,往前走了一步,不动声色的挡住了地上的一滩痕迹。

  随着他的这个动作,空气中本就清淡的异香更加的似有似无。

  随着一阵夜风轻抚,淡淡的异香已经消散。

  殷明道:“适才有客人到来,与我聊了几句,不必惊慌。”

  杨子铭问道:“明兄,这大半夜的,是什么客人?”

  殷明淡淡的道:“是聂都督,他好像对西民东迁的事情有些异议,与我谈了几句。”

  他说的轻描淡写,好似只是不同部门之间的正常交流。

  可谁都想得到,如今的情形,都督府必然对省府内蕴杀机!

  柳腾眨眨眼,似乎还没想清其中关键。

  杨子铭等人却都是一个激灵,登时睡意全无,清醒过来。

  那可是一位武道大宗师啊!

  适才等于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

  殷明看到门人面有心有余悸之色,刚要开口,却见杨子铭愕然片刻之后,忽然哑然失笑。

  众人都看向杨子铭。

  杨子铭道:“适才我被吓了一跳,但是忽然又觉得不对。”

  “咱们过去都觉得武者高不可攀、贵不可言。”

  “可如今我等修行文道,论实力甚至还超出武者一筹。”

  “仔细想想,我们又何须如此忌惮他聂忠平呢?”

  殷明赞许的点点头,知道杨子铭思想上已经转过弯来。

  他开口道:“就是这样,你们不必想太多。”

  “客人已走,都各自回房吧。”

  柳腾闻言挠了挠头,见是师傅吩咐,便回到自己房中。

  其余人都是聪明人,没人多嘴,也各回房中。

  月光清辉中,只剩了殷明一人。

  他移开步子,脚下的泥土中,又散发出清淡的香气。

  若是有武宗在此,必能知道,这异香的来源。

  武宗是先天之下的最高境界,身体几乎已排净了杂质,血液的腥味极淡。

  而大宗师的血液,更是有轻微的异香。

  殷明用脚拨了些泥土,轻轻覆盖在那血迹上,而后转身回房。

  希望聂忠平,莫要做蠢事。

  这一夜杏坛边发生的事情,就像是石沉大海,完全没有激起一点波澜。

  接下来的日子,西部各郡县百姓东迁的事宜,逐一落实下来。

  广袤的西部,渐渐空缺出来。

  如果在平时,这种大规模的迁移,一定会引起大妖的注意。

  只不过此时大妖都不在,给了百姓们迁移的绝佳良机。

  封西城以西百里外,将近三郡的土地,彻底清空出来。

  贯穿其中两郡的乌河,沿河一座座的郡城、县城,都空了出来。

  乌河自西向东,贯穿半个封西,关系着十万人的饮水。

  不过,这条河自古就不太平,因为其源头在妖族之地。

  经常有妖族沿河而下,袭击人族的城市和村庄。

  其中,最恐怖的,自然就是占据此河,自称乌河河神的那只黑鱼大妖。

  幸好,黑鱼大妖虽然也好血食,却不嗜杀。

  只要提供足够的祭品,或者说血食,他就不会无谓的展开杀戮。

  按照惯例,暮春三月三,就是黑鱼大妖沿河收取祭品的日子。

  乌河中,水浪涛涛,河底似有活物在前行。

  在一片村庄附近,河中忽然跃出两物。

  左边的一身滑溜的青皮,顶着个硕大的肚子。

  最可怖的是一张巨口,居然比斗还大。

  右边那个两腮高高鼓起,嘴往前突,一口细密的尖牙。

  这妖物虽然是个鱼形,腹鳍上却探出两只爪子,也能抓地而行。

  这赫然是两只妖怪。

  妖怪虽然不像大妖那么强悍,但是比之人族也强大太多。

  妖怪的实力,能媲美人族的武士,乃至武师。

  河中跃出的这两只妖怪,落地就踩碎了一片岩石。

  显然,他们实力很强,恐怕能媲美人族武师。

  右边那个抱怨道:“大嘴,若不然你自己去便了。”

  “这地方风干物燥,叫我好生不自在。”

  大嘴的巨口一张,道:“老鼓,你想得倒是美,我又何尝不想躺在泥塘里打滚儿?”

  老鼓只得道:“没奈何,毕竟是大人吩咐,只得走一遭吧。”

  大嘴道:“你也别卖乖,若不是黑大人要守护小王,还用不到咱们哩。”

  老鼓点了点大脑袋,道:“那倒也是。”

  “不过,这番必要饱餐一顿,才对得起自己。”

  两只妖怪说着,便沿着河岸往村里走。

  沿途上,见到一座河神庙。

  庙里供奉的正是黑鱼大妖,神像虽是人身,却生着一个鱼头,显得极为古怪。

  妖族之中,等级观念极重,两只妖怪都像神像拜了拜。

  临走时,大嘴伸出爪子,在神案上摸了一把。

  大嘴那鼓溜溜的大眼愈发凸出,道:“这些人族,好生怠惰。”

  “大人的神庙居然都没人打理,你瞧是积了多少的灰。”

  老鼓两只眼转了转,道:“唔,本来你我各吃一人也就够了。”

  “看此情形,说不得要多吃几个,方能消此心头之恨。”

  大嘴嗤笑道:“你若要吃,一会直接抓来吃就是了。”

  “人族本就是我等的肉食,你还用找什么理由?”

  他忽然贼笑起来:“你是头遭来河边吃人,我倒是要教你个乖。”

  “这人族中,最好吃的不是那细皮嫩肉的小丫头,而是上了年纪的渔夫。”

  “那些人一身水锈,那滋味非同凡响……”

  两只妖怪一路絮叨着,一路往村里走去。

  他们从村西头走到东头,都傻了眼。

  大嘴道:“这真真是怪了,那些人呢?”

  老鼓叫苦不迭道:“真是要了命,这顿午饭不翼而飞,我是受不住了。”

  大嘴皱了皱眉,沉吟道:“前番大人来收了秋收的祭品后,是不是又有谁来这里寻找吃食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