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文道大兴

  易瑶从桌上捻起两张纸条。

  一张是殷明当日在雪丘园所题的七言诗。

  另一张,却也是一首七言诗。

  当日,殷明题诗,本有四联。

  可是,他沉吟之后,却把后面两联抹去了。

  不过,他毕竟是当众题诗,目睹者众多,这件事并非秘密。

  易瑶极为推崇殷明的诗文,知道这件事后,多方打听,终于找到冯行道的头上。

  冯行道多大嘴巴啊!

  他人还在荒北追一只魔怪,却挤出时间写了七页的长信,详细回答易瑶的提问。

  那两联诗文,一共不过二十八个字,他却生生写了数千字的废话。

  字里行间,充满了一种“殷明看上你了”的味道。

  别说易瑶心思细腻,就是傻子都看出他的这种暗示了。

  易瑶房里的贴身丫鬟,也是个大嘴巴,颇有女流冯行道的风采。

  这丫头各种花式八卦、蛊惑,还给易瑶出主意,去封西之地再续良缘。

  这才有了易瑶跟宰相提及去封西的事。

  而今日,宰相也终于答允。

  易瑶翻来覆去的看着那两联诗,总有些心神不宁。

  那被擦去的两联,写的是:

  “酡颜玉碗捧纤纤,乱点余光唾碧衫。”

  “融烟水云凝静院,梦惊松雪落空岩。”

  这两联诗,大抵意思就是佳人捧着玉碗,穿着绿衫。景色静谧,大梦惊醒。

  此诗意境是极美的,只是这两联,放在当日雪丘园之会上,就有些不恰当。

  所以当日殷明删减了这两联。

  谁想到,这两联被冯行道记住,还告诉了易瑶。

  于是,这两联充分激发了易瑶和丫鬟的想象力,不知从这毫无关系的几句诗中,脑补出了多少细节。

  丫鬟安安静静的收拾行囊,易瑶却又憋不住了。

  易瑶忍不住问道:“你说,他写的这女孩,到底是不是……”

  丫鬟翻了个白眼,道:“小姐,你今日已问我第三遍了。”

  易瑶脸色更红了三分,道:“我只是觉得……”

  丫鬟脆生生的道:“小姐啊,你当日穿的就是绿衫,他不是写的你,又是写的谁?”

  易瑶道:“当日,吏部尚书的女儿,也是穿的绿衫。”

  丫鬟嗤笑道:“快算了吧,那位大小姐,膀大腰圆,看着都叫人害怕。”

  她忽然脸色一变,换上一脸的幽怨。

  “小姐,我给你讲,这些臭男人,嘴上说什么尊崇武道。”

  “可到了讨老婆的时候,一个个都喜欢弱不禁风、小鸟依人的。”

  “对了,就像小姐你这样,瘦瘦弱弱,还长得有点稚气未脱。”

  她明明也是个黄花大闺女,甚至还没成年,说话却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

  易瑶噗嗤一声乐了,道:“你这丫头,专一就会耍嘴。”

  “好了好了,你快收拾东西,咱们赶早出发。”

  丫鬟一边收拾,一边嘴巴又闲不住的嘟囔着什么。

  西方,近万里之外的封西城。

  殷明自然不知道易瑶将至。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殷明日夜著经,一本《礼》经,将要著成。

  这期间,他还著有一本《尔雅》。

  《尔雅》虽然不是经书,却是训诂之作。

  说的简单点,就是一本文道大词典。

  有了此书,即便是自学,只要肯下苦功,也能通晓经文真义了。

  这等于是一本辅助修行的功法。

  辅助功法虽然是锦上添花,但是作用却是极大的。

  殷明门下的文人,直接比照玉简,誊写《四书》。

  《四书》玉简,被门人尊为原始真经,只消看一眼,就能得到莫大好处。

  这玉简如今神妙非凡,变化自如,当然也可大可小。

  殷明将玉简变化的足有丈高,展开了每日让门下弟子誊写。

  门人直接比照原始真经抄写,所得的经文也颇为不凡。

  虽然与原始真经不能相比,但是比之寻常抄写的经文,多有妙用。

  五百余人,带着誊写的《四书》,奔赴封西各地,宣传教化。

  若是往日,省府宣传文道,必然毫无作用。

  现在却是截然不同。

  一来,封西城中受益的民众是活生生的例子。

  二来,省府亲斩大妖,这是活生生的功绩。

  聂忠平在位多年,广受敬畏。

  可他杀过大妖吗?

  没有,一只也没有。

  当然,这很正常,大妖何其强大,岂是能轻动的。

  就算聂忠平能杀一只大妖,但若是激起西山妖族愤怒,十个聂忠平也抵挡不住。

  这种事,谁都能理解。

  可是,省府却杀了一只大妖。

  这一对比,就有伤害了。

  省府一介文官,如此生猛,显得都督极是无能。

  尤其是年后已经两个月,妖族是半点动静也无。

  百姓们都在纷纷猜测,想必是省府大人文道神通不可揣测,所以连妖族都不敢来报仇。

  一时间,百姓们踊跃学习文道。

  封西的文人数量大增,而且就算是没有正式修行文道的人,也都知道几句经文。

  又适逢大妖神秘消失,剩余的妖族都奉命暂时收缩。

  封西罕见的出现了太平景象,人族仿佛有兴盛之兆。

  这自然被视为是殷明的功德,封西民众都在称颂殷明的圣名。

  殷明坐镇封西城,文气积淀愈发的如渊似海,比初入文宗时,强了百倍不止。

  他虽然还不是先天文圣,但是人道绝巅的大宗师在他面前也毫无还手之力。

  与此同时,他的神魂也愈发的壮大起来。

  神魂,便是一个人的念头。

  修文最重念头通达,直接影响一个人的修为和实力。

  比如说殷明,他的文气数量恐怖无比,但是要调动这庞大的文气,却需要相应强大的神魂。

  事实上,殷明能调动的文气数量,连总量的一半都没有。

  这还是他作为文道开创者,受人称颂、祭拜,神魂无时无刻不受到滋养。

  都督府上,聂忠平听说民众的言论,差点被气死。

  那小儿省府,再强,也不是先天。

  先天是一个大门槛,不分种族,都有此境。

  聂忠平确信,那殷明修什么文道,也绝对要度过先天这道大坎。

  他既然不是先天文圣,定多也就是个文道大宗师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