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宰相心思

  殷明轻轻摇摇头,收起心思,看向面前的那部玉书。

  四部经书合为一本玉书,漂浮在殷明面前。

  殷明伸出手,抓住那玉书简。

  刹那间,雷光收敛,青云远行,天地间又是一片清明。

  杏坛前,文人弟子们看到夫子安然无事,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下一瞬,却又有异变陡生。

  文宗许多门人,但凡看到那玉书简的,都猛地瞪大了双眼。

  他们的视线似乎透过玉简《四书》,看到了文道的道德。

  仁、义、礼、智、信、忠、孝、悌、节、恕、勇、让。

  刹那间,每个人头顶,百会穴暴涨出三尺的文气。

  一道白烟凝聚成人形,盘坐在诸人头顶。

  要知道,这白鬼乃是魄之精华所在。

  非修到文士境界,不能凝聚白烟。

  非文道奇才,根基稳固,此烟不能凝聚为人形。

  可是,五百门人,看到《四书》的一瞬间,都自行凝聚白鬼。

  这等于是强行提升修为,巩固根基。

  殷明能清晰的察觉到,手中《四书》似乎蕴含着某种本源秘力。

  这是天地间第一本文道巨著,自然代表了文道之起源。

  在《四书》的护持下,五百门人,文气暴增,修为大涨。

  虽然天地认可度不过达成了1/10,但是天地认可,便是一分,也是不得了的伟力。

  如此,也代表着文道,成为了天地认可的正道。

  现在,无论何地何方,只要有文人阅读殷明所著经书,便能自行修炼出文气。

  先前,殷明认为旁人修不出文气,是因为功法级别不够,这看法有些片面了。

  现在看来,是因为经文未被天地认可,文道不是正道,所以不能修行。

  随着文道被认可,天下各地,所有文人都觉得身子一轻,陡然间仿佛年轻了十岁。

  越是年迈者、饱学者,得到的好处越大。

  虽然他们没有殷明的经文,不能修行文道,但是修文也能得到莫大好处。

  就像是没有功法的话,锻炼身体虽然不能修出内力,却也能强身健体。

  大唐国中,感受最深的便是宰相,这位大唐的文坛领袖。

  洪京城中,几乎与巨著成书同一时刻,宰相豁然站起身。

  他迅速来到院子里,只见文曲星宫大放光明。

  他是大唐文道领袖,虽然不修文道,却对文道相关之事甚为敏感。

  他感受的到,某种玄妙的气机,正在天地间滋生、壮大!

  不仅如此,自己体内,似乎也有这种气机的种子埋藏,在等待破土而出的机会。

  宰相蓦然回首,看向西方。

  他的神色复杂至极,有钦佩、有欣慰,更有许许多多复杂的感情在其中。

  他悠悠的长叹一声,忽然禁不住轻笑起来。

  那一道从他口鼻中吐出的气流,化成一道白气,缓缓的撞到墙上,然后溃散。

  宰相愣了愣,喃喃道:“看来,新的时代真的到了。”

  “这是文人的新篇章,不知,会不会是人族的新篇章呢?”

  半晌,宰相看向一旁。

  他的两个弟子侍立在旁,也感受到了几分天地的变化。

  这都是济上学宫的教授,学问渊深,在文人中威名昭重。

  其中一人忍不住道:“恩师,您看这……”

  宰相道:“这天地,大概要不同了。”

  两个弟子茫然的对视两眼,不解其意。

  宰相忽然道:“对了,小瑶前段时间,似乎有想去封西的意思。”

  “你们代我吩咐下去,让下人置办生活所需,送她过去吧。”

  一个弟子道:“恩师,这不可吧?”

  “那封西山穷水恶,遍地妖魔。”

  “小姐是千金之躯,岂能去那等险恶之地?”

  宰相神色复杂,他原本也是这样担心的。

  可是,现在的情形,却又不同。

  宰相摆摆手,道:“不必多说了,顺便,叫崔泽和菲华也一起去吧。”

  那两个弟子面上更是流露出不解之色。

  崔泽是宰相的小弟子,而施菲华是宰相最小的女弟子。

  恩师怎么舍得把亲生女儿和两个老徒弟都送去封西?

  恩师,到底感受到了什么?

  带着怀疑,两人把宰相的话传了下去。

  消息传到相府内宅,送到小姐的闺房里。

  易瑶表现的很淡定,摆摆手,叫丫鬟赏了下人几钱银子,给打发走了。

  那下人都愣住了。

  虽然小姐不是小气的人,但是自己送个信,还是在自己家里,咋还有赏钱呢?

  下人一脸懵逼的走后,易瑶的面上,渐渐浮现上两抹红云。

  丫鬟喜滋滋的撵走下人,回房的时候还顺手关上了房门。

  丫鬟笑眯眯的道:“小姐,这真是万千之喜,小婢给您贺喜了。”

  易瑶嗔道:“你这丫头,专一不安好心,还敢取笑我。”

  “你再敢瞎说八道,我便把你送到母亲房里,不许你跟我去封西。”

  丫鬟夸张的道:“我的小姐,你真是大大的好人。”

  “我早就听说,封西那鬼地方,遍地都是大妖怪。”

  “你把我送到主母房里,可当真是疼惜小婢性命。”

  易瑶道:“好啊,你这个二心的丫头,我这就去与母亲说。”

  “也省得你到了封西乱嚼舌头,反倒叫殷公子看轻了。”

  丫鬟笑起来,连忙告饶:“哎呦,我的好小姐,你快饶了我吧。”

  “我不敢说了,真真不敢说了。”

  易瑶这才坐回去,喃喃道:“不过,也是怪了。”

  “我先前透露过去封西的意思,爹总是装傻,显然是不想我去。”

  “今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爹的态度都变了?”

  丫鬟小声道:“我猜必是主母想抱外孙,相爷便要物色女婿了。”

  易瑶轻轻拍了丫鬟一记,轻笑道:“好哇,你不但说我,还敢打趣爹。”

  “你这丫头,真是死性不改,看我不告诉爹。”

  宰相怕老婆,这件事相府上下都知道,只不过很少有人敢说罢了。

  丫鬟轻轻抽了自己一记,道:“看我这张嘴,怎么就管它不住?”

  “好小姐,我这番真个不敢乱说话,不,我便不开口了,免得又碎嘴。”

  这一次,她真个不开口了,安安静静的在一旁收拾东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