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赴寿宴

  这种至强的灵妖,能媲美人族的武道圣者。

  而弱一筹的准灵妖,也媲美武道准圣者。

  准圣者,已步入先天,可以称圣,是先天第一境,也被称为小圣境。

  大部分先天生灵,都是这一层次。

  老鹿悠悠的看向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正是一尊实力媲美小圣境的准灵妖,被尊为西山妖王。

  忽然,血河中,一道巨大的阴影从河中猛地窜出。

  诡异的是,此物体型虽大,动作却轻巧。

  那赫然是一条巨大的黑鱼,他跃到老鹿近前,身子趴下去,好似在行跪拜礼一般。

  这一条大黑鱼下跪,显得颇为滑稽好笑。

  老鹿幽幽的道:“大黑,你来迟了。”

  这恐怖滔天的黑鱼大妖,居然被称为大黑。

  黑鱼妖垂着头,忙道:“白鹿王,属下这次准备礼物,多花了一些时间,请王恕罪。”

  白鹿王慢慢的问道:“你……准备了什么?”

  黑鱼妖的两条银须竖起,上面各绑着一对童男童女。

  “白鹿王,这两对孩童,乃是我从人族寻到,有武道天赋的孩子。”

  “左边这对本是早就准备好,打算献给妖主的。”

  “今年却又寻得右边这一对,下妖特意拿来,献给王上。”

  白鹿王神色虽然不变,但是紧绷的气氛似有缓和。

  他悠悠的道:“原来如此,小小年纪便已练武,有望在十岁成就武生。”

  “在人族,这也算是武道天才,应该是某些家族的嫡系后裔,难为你能寻来了。”

  黑鱼大妖忙道:“为白鹿王做事,下妖万死不辞。”

  白鹿王道:“小帅,右边那对送给妖主,左边这对,你留着吃吧。”

  白鹿王身侧,一只英挺的白鹿走出,垂首道:“谢爷爷。”

  这只白鹿身形不大,也未能化形。

  但诡异的是,嘴边竟然带着猩红的血痕。

  白鹿王从青石座上起身,道:“老规矩,大黑和大白留下,其余人随我赴妖主寿宴。”

  那斑斓猛虎忽然迟疑道:“白鹿王,蛇君还没到,不等那小子了么?”

  白鹿王看了一眼东方,幽幽的道:“不等了,他回不来了。”

  回不来了?

  众妖都有些不解其意。

  黑鱼大妖忽然道:“蛇君他……我在人族领地中,听闻有人斩杀了一只大蛇妖。”

  “在来的路上,我也的确闻道了蛇君的妖气,只怕他已遭了人族毒手。”

  这一下,山间的妖族登时炸锅了。

  “什么!这不可能,人族孱弱,怎么能对付得了堂堂大妖?”

  “不错,蛇君虽然在我等中,实力不算最强一列,却也绝非寻常人族可以对付的。”

  “嘶……难道说,聂忠平那小子发了疯么?”

  “只有这个可能了,这家伙好大的胆子,竟敢害我妖族大妖!”

  “该不会是有人族先天武圣出手吧?”

  白鹿王道:“都闭嘴,现在,都给我把此事烂到肚子里。”

  “妖主寿诞在即,我不希望有人再谈论这件事。”

  “若是小蛇的死被其他山头知道,岂不在妖主面前大丢脸面?”

  众大妖立刻都不敢再做声,知道白鹿王素来要面子,这件事只能等回来再说了。

  半晌,白鹿王道:“小蛇的死,或许是聂忠平做的。”

  “不过,这个人我知道,是个谨慎的人。”

  “这其中必有缘由,或许是小蛇做了什么越界的事。”

  “我虽然不在,不过晾他也不敢怎样,等我回来……”

  白鹿王的话没有说完,但是众大妖都知道,白鹿王可不是什么慈心善性之辈。

  恐怕白鹿王要血洗封西,把妖族的恐怖,深深刻在人族的土地上。

  众妖这才知道,为何白鹿王几次看向东方,原来是准备发起血洗。

  不过,白鹿王还有没说出的一些心思。

  前段时间,那人族封西城,屡次有异变发生。

  正好这次蛇妖身死,其中或许有所联系。

  那聂忠平,不知在搞什么鬼把戏。

  若不是时机不对,白鹿王只怕就要立刻派人去血洗人族,查个清楚,

  白鹿王又看向身侧的白鹿,道:“小帅,这几个月,你来主持局面。”

  “有什么事情,便吩咐大黑和大白去办,这也不消我教你。”

  白鹿点点头,道:“爷爷,请放心。”

  白鹿王点点头,率领一众大妖,扯起妖风,呼啸而去。

  众多小妖扛着礼物,在后面拼了命的追赶。

  西山中,白鹿抬头目送他们远去。

  白鹿坐在石座上,也不知过了多久,已是暮色沉沉。

  忽然,地上响起轻轻的抽泣声,却是那一对被留下的童男童女。

  白鹿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眼中寒光一闪,似有杀意。

  他终于克制住,吩咐道:“来人,把这两个小娃清洗干净。”

  “这女娃天赋平常,拿下去蒸个半熟,正好做我的晚饭,对了,别忘了多备些人族的调料。”

  “这男娃有些意思,先拿灵草喂上三天,看看值不值得圈养。”

  一旁的树上,两只大猴子跳下来,向白鹿行礼后,扛着两个孩子去了。

  孩子的哭泣声,在老林中久久回荡。

  白鹿浑不在意,只是好奇的沉吟道:“到底是谁杀了那老蛇,难道真是聂忠平?”

  “这个人虽然很强,但是人族都胆小如鼠,他怎么敢伤我妖族?”

  他想了一会,也没想明白。

  他忽然有些口渴,喝道:“血奴。”

  一旁,老藤下蜷缩着两个小女孩。

  她们都蜷缩着身子,互相拥在一起,好像很冷。

  闻言,两个孩子慢慢的站起身。

  她们都面色苍白,毫无血色,娇小的身子走路都在发颤。

  两人来到白鹿近前,一起抬起手腕,解开厚厚的白纱。

  两段洁白如嫩藕的手腕上,却都有着触目惊心的伤痕。

  白鹿的鹿角上寒光一闪,左边那小女孩的手腕上,伤痕猛地被割开,一道鲜血飚出。

  白鹿一张嘴,鲜血便都飘起,进入他口中。

  右边的小女孩再也忍耐不住,道:“小王,您不要再吞小妹妹的血了。”

  “您今天已经取了她三次血,她,他会受不了的。”

  “请您吞我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