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十鼎蛇羹

  大多数大妖都凶残恐怖,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这种大妖,基本见到就有死无活。

  活人之中,没见过妖的人很多。

  因为见过大妖的,多半都死了。

  看到这身子足有四五尺粗的大蛇身,人皆骇然。

  接下来的一幕,更让他们震惊。

  赵龙和孙虎一抬手,直接把那蛇身丢进了大鼎中。

  在百姓愕然的眼神中,十段大的吓人的蛇身,都被丢进大鼎中。

  下面,钱文已经点了火,李武拎着个大木桶,在往鼎中注水。

  这太豪迈了!

  半晌,才有人期期艾艾的问道:“大,大人,这,这大蛇,难道,难道……”

  这人虽然胆大,却还是吓得回不过劲,话都说不利索。

  殷明温和的道:“这便是那大妖的肉身。”

  “此妖敢入我封西,便叫他死无葬身之地,也叫你们压压惊。”

  百姓们都吓傻了。

  这哪是压惊啊,这是来吓人呢么!

  殷明继续道:“昨夜我门下弟子虽然为你们涤除了妖毒,但是蛇毒入体,必已伤身。”

  他说的不错,在场很多百姓都面色发白,显然是伤了元气。

  “这蛇妖之躯,乃是大补之物,你们一人分上一点,必能彻底祛除蛇毒。”

  百姓们都有些胆战心惊。

  若是搁在从前,他们可不敢吃这什么大妖怪。

  现在,这些人没有被直接吓跑,已经是因为信任殷明了。

  赵龙等人都神色愈发古怪,他们过去一直从军,很了解妖族的事情。

  这大妖肉身,对普通人来说,等于剧毒。

  但是,殷明昨夜面对这妖身诵读文道经文。

  经过文气冲刷,此妖身已没有了半分妖尸气。

  没有毒的大妖之躯意味着什么?

  天材地宝!

  若是给人族武宗吞食,只怕能造就一两位大宗师。

  要知道,寻常来说,一省都督,也就是武宗,其中强悍者,才是大宗师。

  虽然最珍贵的蛇胆等早已取出,没有下锅,但是只这肉身也足够惊人。

  也亏得这是封西城,地处偏远。

  若是在内地,说不定这大妖蛇身,会引发一场激烈争夺。

  殷明却不在意,一来这些都是自己的子民,二来这大妖之身对文道修行没什么裨益。

  毕竟,文道修行不像武道修行,不需要吞噬天材地宝来强壮己身。

  殷明招了招手,道:“诸位都请安心静等。”

  “今日是新春佳节,便以此妖为祝祭。”

  “在等他肉熟之前,我今日公开讲道,传播文道所学。”

  诸门人和百姓都轰然叫好。

  经历了昨夜的事情,文道在众人心中的地位更上了一个台阶,而今谁人不想多学两篇经文。

  不说能斩妖除魔,起码也能在下次遭遇妖气时做到自保。

  殷明吩咐众人都就地坐下,开始了讲道。

  门人、百姓都用心聆听,心中专心记忆。

  殷明能明显的察觉到,百姓心态的变化。

  往日里,自他传承而下的文气,都是犹如河流汇海一般,反哺到他的体内。

  可今日,随着他讲道,那些分支河流,仿佛变成了滔滔大江一般。

  显然,百姓们在诵经时,心态变得更为真挚。

  殷明在坛上讲经,下面的百姓一直都在跟随默诵。

  与此同时,殷明隐隐觉得,自己的神魂也发生了某种变化。

  这种变化很细微,但是的确与过去不同。

  似乎随着民心汇聚,神魂也得到了一定的滋养,在渐渐壮大着。

  不过,神魂变化究竟如何,还需要细细体察才能确定。

  彼时,都督府上,聂忠平目眦欲裂,周身气势爆棚,直接震碎了书房。

  聂立灰头土脸的从瓦砾中爬出来,低声道:“爹,你且息怒。”

  “这殷明居然当众烹调那蛇妖,只怕会惊动某些存在啊!”

  聂忠平自然知道,他正是因此而发怒的。

  他这些年小心经营,一力修武,才有如今局面,想不到要被这小儿省府毁于一旦。

  封西此地,遍地妖魔。

  若是妖族真的群起而攻之,别说他聂忠平一人,就是十个他也守不住封西。

  像是大唐北方,因为魔族肆虐,早就没有了城镇。

  为了护卫北方边境,朝廷每年都要派军协防。

  如今,更是殷大帅亲自坐镇北方,才稳定了北方局势。

  可封西却一直没出过什么大问题。

  其中原因很复杂,却绝对离不开聂忠平的经营。

  他并非表面上这般粗狂,也有着细腻心思。

  至少,他从不做激怒妖族的事情。

  可现在,一切都完了。

  殷明诛杀大妖,还大张旗鼓的做成蛇羹,这事决不能善了。

  聂忠平面色如铁,心中沉吟:亏得妖主寿辰在即,否则只怕不出十日,封西就是一片血海。

  可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妖族终究会做出反应。

  聂忠平心中暗恨,这么一来,却把自己也拖下水了。

  不行!

  聂忠平暗自咬牙:这殷明自己找死,自己决不能陪他。

  可是,该如何做,才能与这小子撇清关系?

  如何才能守住封西基业?

  暴怒的聂忠平冷静下来,渐渐陷入了沉思。

  一旁,聂立看父亲在思索,也不敢插嘴,只是静静看着。

  是日正午,杏坛前,殷明指挥着赵龙等人,往大鼎中加入各种香料。

  这个世界的人忙于练武,物质生活水平有点落后。

  尤其是封西这地方,妖族肆虐。

  寻常人能活着便是幸运,哪里会想怎么吃饭。

  殷明虽然不是什么大厨,基本的菜式香料还是知道的。

  这大妖蛇身虽好,却也有一点蛇腥,需得用香料调一下味。

  刘骥行礼问道:“夫子,学生有一问,想请夫子解答。”

  殷明点点头,回身道:“你说说看。”

  刘骥道:“适才,夫子讲经,曾说君子者,‘食无求饱’。”

  “其中含义,难道不是说我辈文人,应该只满足基本生存需求,而不思饮食么?”

  “为何夫子却又叫人如此精心烹调这只妖蛇?”

  这是殷明门下倡导的一个风气,鼓励门人多提出疑问,哪怕是质疑也可以。

  因为只有不断推疑,才能使得文道发展更进一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