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妖毒侵蚀

  随着殷明的声音响彻封西城,四散的文人都听到了夫子的召唤。

  一刻钟后,二百余文人已站在了杏坛之前。

  虽然有数十人不知所踪,不过这二百人能经受住考验,也是难能可贵。

  殷明站在杏坛之上,沉声道:“诸位,现在封西城中情形,大家想必已经有所了解。”

  “如有什么疑问,现在可以提问。”

  刘骥立刻大声道:“夫子,敢问您真的斩了一只大妖吗?”

  殷明点点头。

  就是这一个简单的动作,杏坛之下一众文人登时精神一震。

  适才还有些人身子轻轻颤抖,此时却觉得血液回暖,有了生气。

  斩杀大妖,就是一件如此振奋人心的事情。

  殷明看向杏坛下,心中颇觉欣慰。

  这些文人修行文经,蓄养浩气,已然是初见成效。

  虽然他们面对妖气也会害怕,但是却比一般人要好太多。

  每一个人,都强打精神,看向殷明,眼中虽有惊恐,却也不失坚定。

  殷明道:“此大妖被诛之后,一身妖气不受控制,弥漫出去,现在全城都受其祸。”

  虽然,殷明诛杀大蛇妖不难,对这妖气、蛇毒也浑不在意。

  可是,此等妖毒对于普通人来说,却如梦魇一般。

  是以,杀妖虽易,善后却务需谨慎。

  殷明继续道:“我辈修文,当存济世救民之意。”

  “值此妖气祸城之际,望诸君各振精神,往城中各处,救助民众。”

  门人中,黄亚夫问道:“夫子,听闻妖气乃是大妖本来生有,顽固难除。”

  “除非先天武圣出手,以武道内息洗涤,才能除净。”

  “我辈文人,却有何般手段,可以除治妖气?”

  殷明道:“亚夫问到点子上了,我正待与你们说明。”

  “入我文道,修行文气,文气乃天地浩然正气化生,最克制妖魔鬼气。”

  “你们当入城中各处,传教经文,教人们时时诵读,此劫可免之。”

  一众文人皆是大喜过望,想不到文气还有此等妙用。

  若是这般说,文道对妖族的克制,比之武道还要更大。

  当下,各文人领命,携带誊写的经书,奔赴封西城各处。

  荒园中,殷明端坐杏坛之上,命柳腾把大蛇妖的蛇身带到此地。

  此时,蛇妖的妖气基本都已散发出去,残留的妖气与尸身交杂,可称为妖尸气。

  柳腾挠了挠头,问道:“夫子,你要这蛇身何用?”

  殷明道:“柳腾,你过来,随我一起诵经,涤除妖气。”

  见是殷明吩咐,柳腾便不多问,乖乖走上台来,跪坐在殷明身边。

  柳腾又问道:“夫子,《孟子》、《礼记》、《孝经》,要诵哪一本?”

  殷明摇摇头,道:“今日我传你新经书,名之《论语》,你随我念诵。”

  当下,殷明回忆《论语》,教导柳腾,一起念诵。

  自然,殷明所诵的《论语》,适当删减了孔子及其弟子的称呼。

  从他口中道出,便直似是一本文道的圣人名言集锦。

  他门下弟子,则理所当然的认为,经书都是夫子所言,假托先人之名而成书。

  而另外三本文道经书《孟子》、《礼记》、《孝经》,也大抵相仿。

  都是只取其中思想而成书,尽量不着其时代背景。

  此时,殷明的门人,便是各以这三本经书,奔走城中。

  封西城,西南方。

  一道低矮的围墙之下,有一老妇蜷缩着身子,藏身在阴影下瑟瑟发抖。

  她的怀里,还有一个轻轻抽泣的小孩子。

  小孩还穿着开裆裤,嗅着空气中浓郁的妖气,吓得眼泪直流。

  他也不知哭了多久,早就累了,连大哭的力气都已没了。

  而且,这妖气中掺杂着稀薄的蛇毒。

  小孩子哪里受的住这种侵袭,两片红嘟嘟的嘴唇都变成了妖异的紫红色。

  他的祖母也已顾不上孩子,因为老妇自己在这妖气中,也早就没了力气。

  祖孙二人,除了颤抖和抽泣,什么都做不到。

  到得此时,他们甚至连求生的欲望都没有了。

  街道另一旁,有个青壮男子还有几分力气。

  他按住一个女子,不顾对方的挣扎,正在上下其手。

  那女子在妖气中也早是浑身绵软,哪里抵抗得住。

  男子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显然他也受到了妖气的影响,只是手脚还有气力罢了。

  远处,那老妇人看到这一幕,眼中更流露出绝望之色。

  男子两言通红,恶狠狠的道:“你这不识相的女人,还挣扎什么!”

  “全城都是妖气,都督府和省府的狗官都吓得不敢出来,咱们已是必死无疑。”

  “到了这时候,便叫老子爽一爽……”

  他话未说完,忽然有人稳稳的抓住他正在放肆的手。

  俞游微笑着,慢吞吞的道:“这位兄台,还请住手。”

  那男子怒极,喘着粗气吼道:“你,你又是谁,来,叫你也来一起爽……”

  俞游摇摇头,道:“此乃违背律令之行,快快住手,莫要自甘堕落。”

  他淡定的模样,其实看起来颇有信服力。

  不过,现在乃是生死存亡的关头,也就显得无足轻重。

  何况那男子受到妖气影响,神智早已不甚清明。

  他挣扎着探起身子,猛地一拳砸在俞游脸上。

  亏得他此时也极为虚弱,不然俞游怕是要受伤。

  俞游的鼻子里,留下一道血痕。

  他仍然抓着男子的一只手,慢慢的道:“兄弟,你若已出气,便快些住手。”

  那男子哪里肯听他话,挣扎着又要动手。

  这时候,俞游身后,突然有人上前,一脚重重的把男子踩在地上。

  这一下力道极大,直接把男子摔的气闷。

  殷明门下的人,都是两人一组,以互相照应。

  与俞游一起的,是中卫将军的儿子赵峥。

  赵峥与俞游恰好相反,他性子便如烈火一般,一点就着。

  俞游大皱眉头,道:“赵峥,我们被夫子派来救人,你怎生打人?”

  赵峥道:“呸,什么夫子,那小子省府唠唠叨叨的,我早就不耐烦他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还又给了那青年一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