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文道剑字

  第一百二十九章文道剑字

  “破”字赤芒通明,迎风见长,便如一堵巨墙一般,砸向大蛇。

  这次,大蛇鳞片倒竖,有浓郁的危险感袭来。

  他猛地一扭身子,击穿围墙,避开巨字。

  殷明的视线追寻着大蛇的身子,颇有些冷冽。

  他手中这一杆文道朱笔,受到大唐文运滋养,其非凡之处,不言而喻。

  这大蛇若是这般轻易避开,也有负此笔来历了。

  殷明手中文道朱笔凌空虚划,那巨字便追着大蛇扑下去。

  大蛇心中大为光火。

  妖族多半性子暴虐,这大蛇何曾被人追杀过,登时就受不了了。

  他凶性大发,浑身妖气腾腾,猛地一拧身,直扑向那巨大的“破”字。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巨大的“破”字,便如泥牛入海一般,直接进入了大蛇的身体。

  紧接着,大蛇身体的九处地方,发出一连串的破碎声响。

  殷明的文气比杨子铭强盛何止十倍,直接压制住了大蛇的妖气,在他体内造成了破坏。

  慢说殷明实力比聂忠平了解到的更强,就算殷明弱上三分,凭文气对妖魔的克制,也必能诛杀此獠。

  大蛇发出痛苦的一声嚎叫,省府之外,聂忠平处在军马大队之中,面色微微一变。

  这跟他预想的有些不对,那大蛇乃是大妖,经过了一次脱遗之后,实力更胜一筹。

  大蛇的实力,比之聂忠平这位大宗师,也只差上一筹罢了。

  聂忠平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说,他看错了那殷明的实力?

  这时候,殷明又以文道朱笔写下一个“诛”字,直击大蛇。

  这一字直击七寸,却是要大蛇性命。

  大蛇惨叫一声,但是皮鳞坚实,竟是一时要不得他性命。

  他咆哮道:“该死的人类,你激怒我了。”

  “本尊得天独厚,蜕去一层老皮,这新生之身,坚不可摧,岂是你能伤的?”

  他说着,挣扎着挺起身来,想要扑向殷明。

  殷明忽然一掀衣袍,“仓啷”一声抽出了佩剑。

  这是得自殷大帅陈兵塔的怪剑。

  当初,殷大帅为了此剑,还曾罕见出手,毙掉了数位追随多年的老管事。

  可见此剑绝非凡俗。

  前些日子,殷明从箱子里找出来,便带在身边。

  这里不是洪京城,他随身佩戴也没人认得。

  从刚刚开始,此剑就一直发出清越的声音,与平日里的模样截然不同。

  殷明执剑在手,心里一动,鬼使神差的往剑中打入一道文气。

  文气进入剑身,剑体更是光芒灿灿,绽放出惊人的仙光。

  剑身上,也多出了一个古文大字——“仙”!

  剑身铭文,光华湛湛,几乎像是在流动一般。

  好一柄仙剑!

  殷明对此剑陡然就生出一种亲近之感。

  他手上一翻,执剑写下一个大大的斩字。

  文道字体:斩!

  这一个“斩”字,文气蒸腾,仙光弥漫,直觑那大蛇而去。

  大蛇似乎被什么慑服一般,竟然一时不能动弹,被“斩”字击中。

  在一众人愕然的眼神中,大蛇颈部开始溢出血丝。

  他甚至还难以置信的垂头看了一眼。

  也就是这个动作,那巨大的蛇头一下子坠落下来,“砰”的一声砸落当场。

  这仙剑释放出的文气,更加的锋锐,直接破开了大蛇的鳞甲。

  浓郁的妖气从大蛇的妖身上,不受控制的散发出来,迅速弥漫出去。

  省府之外,聂忠平的神色登时变了。

  妖气漫天,这是大妖非自然死去的景象。

  这种景象多少年难得一见,因为大妖太强,罕有大妖死于非命。

  这一来,事情可就麻烦了。

  聂忠平可没考虑过,大蛇会失手被杀这种可能。

  不是他不谨慎,而是即便殷明是一位武宗,也敌不过大蛇。

  聂忠平忽然回身对聂立喝道:“快,带粮车回府!”

  粮车?

  他只是从东城来到西城,怎么会带着粮草辎重。

  可是,他的身后,还真有首尾相连的七八辆粮车。

  粮车上都盖着黑布,每一辆车都满满当当的。

  “聂都督,请慢。”

  还未等聂立反应过来,一道温和的声音已然响起。

  省府府邸的侧门缓缓推开,殷明慢慢的走出来。

  殷明身后,柳腾拖着一个巨大的蛇头,亦步亦趋的跟出来。

  聂忠平的面色登时变了,果然是那大蛇。

  这一下,真的麻烦了。

  人族居然杀了一只大妖!

  这一来,只怕封西的诸多大妖,都要发狂了!

  当然,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他必然先应付过面前这一关。

  聂忠平一张黑铁似的面上,挤出一丝笑容。

  “原来是殷省府,你可没事么?”

  他的态度与先前已是天壤之别。

  不论那大蛇是因何而死,这殷明动用了什么手段,都说明一件事——

  这殷明的底牌,不逊色于一位武道大宗师。

  这意味着,此子虽然年幼,已有跟他平起平坐的资格。

  如此实力,饶是他聂忠平,也丝毫怠慢不得。

  况且,今日这事,本是他理亏。

  殷明死了还好说,脏水都可泼给殷明。

  可现在,殷明未死,如何善后,就显得颇为棘手了。

  殷明点点头,道:“还好。”

  说完这一句,他就不说话了。

  场面一时冷寂下来,显得十分尴尬。

  聂忠平现在对殷明十分忌惮,心中踌躇,既无法开口,又不好就此离去。

  殷明身后,杨子铭几次想要开口。

  他觉得今日之事,太令人气愤。

  先前这聂忠平还喊话说,省府勾结妖族。

  显然是此人勾结妖族,却要给省府泼脏水。

  过了半晌,却是聂立先忍耐不住。

  聂立道:“殷省府,你到底有什么事?”

  “有事赶紧说,若是没事,便不要浪费时间……”

  他话未说完,突然眼前一花,一个耳光已重重的抽在他脸上。

  聂忠平冷冷的道:“闭嘴,我跟省府说话,什么时候轮到旁人插嘴了。”

  聂立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

  这一巴掌没有多大力,但是其中代表的意思太吓人。

  显然,都督现在认为那少年省府,有资格与他平起平坐。

  而都督之子,堂堂武师,连平等对话的资格都没有。

  殷明笑了,道:“都督来此,敢是发现妖魔踪迹,前来除妖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