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门人练手

  第一百二十八章门人练手

  大蛇的视线落在柳腾等人身上,忽然露出喜色。

  他狂笑道:“妙啊,这小子也颇为古怪,精血品质或许能媲美人族武宗。”

  “哈哈,居然还有两个武师,还有武士……今日该当我大补啊!”

  殷明眼中精光一闪,若无其事的道:“素闻妖族重血脉,想不到也要我人族叛徒!”

  大蛇显然没听出殷明试探的意思,嘶嘶的道:“你这小子,真是无知。”

  “我妖族何其高贵,那聂忠平实力虽然不错,却终究是个卑贱人族。”

  “他便是真个要投入我妖族,妖主又岂会收留一个低贱人族。”

  殷明心中暗自点头,从大蛇的话中了解到不少信息。

  聂忠平应该没有完全倒向妖族,或许这次是为了对付自己,才找来了这大蛇妖。

  封西的妖族必然是极端的血统主义,这种妖极为残暴,完全不把人族性命当回事。

  大蛇狂笑道:“好了,到此为止,时间也该差不多了。”

  他话音刚落,外面忽然响起聂立的声音。

  “都督,这省府做贼心虚,不敢出来相见。”

  “他窝藏妖孽,已是人赃聚在,末将请为缉拿此獠。”

  片刻的沉默,随后半空中,响起轻轻的一道答应的声音

  声音冷漠,听不出情绪。

  省府院内,大蛇的蛇头猛地昂起来,直冲向龚沁中。

  显然,妖族在饮食上也有些偏好习惯。

  大蛇要先吃龚沁中,大概是认为龚沁中年老体衰,又无武艺在身,是在场人中最难吃的。

  至于他最感兴趣的殷明和柳腾,自然是要留到最后来吃。

  殷明眼中精光一闪,忽然一摆手,拦住了将要赶上去救援龚沁中的赵龙等人。

  殷明喝道:“龚老,《题竹石》!”

  大蛇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这小子淡定的有些过分。

  聂忠平说此子只是那种水货武宗的境界,他该不会是骗自己吧?

  这种念头只是一闪而逝,他半点速度未减,瞬息间便已到达龚沁中身前。

  龚沁中本有些惊慌,不过听到殷明一声喝喊,立时觉得心神安定下来。

  龚沁中忙用殷明教的法子,催动文气奔涌,一面口中吟诵诗文。

  《题竹石》,乃是殷明在一次讲学中,随口吟诵的。

  此诗短小精悍,言简意赅,还曾被龚沁中拿去教导初入门的文生。

  因此,龚沁中对此诗的领悟是颇深的。

  诵曰: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随着龚沁中的吟诵,他身下的青石咔嚓一声碎裂,整个人沉下去三寸深。

  龚沁中身上,则有隐隐约约的青光盈盈闪烁,整个人像是变成了一方翠玉一般。

  这时候大蛇已经一口咬将下来。

  殷明喝道:“意收文宫,文气护体!”

  也不消他提醒,龚沁中自是竭尽全力,释放文气,守护己身。

  只听得咔嚓嚓的一阵刺耳的声音,大蛇缩回蛇首,有些惊疑不定的看向龚沁中。

  适才他那一口,虽然只是随口一咬,但是等闲一块大石也要粉碎,一个武士也吞下腹去了。

  这老儿看上去垂垂老矣,怎么倒像是扎根在泥土中,岿然不动?

  而且,大蛇口中隐隐有种火辣辣的感觉。

  文气天生克制妖族,是以虽然龚沁中修为远不如大蛇,却也给大蛇带来了轻微的伤害。

  殷明喝道:“子铭,你也去试试手!”

  杨子铭领命,上前一步,咬破中指,迅速写下一个“斩”字。

  大蛇大怒,他总算是看出来了。

  这小子,居然在拿他练兵。

  这大概就是聂忠平说的那种奇怪的修行功法。

  对方显然有门人,此时在用它练手。

  大蛇勃然大怒,自来都是妖族祸乱人族,何曾被人如此轻视。

  他在封西四处掠夺血食,便是封西都督这样的大宗师,也没把他怎么样。

  今日在几个小辈、老头面前,居然受到轻视!

  这时候,杨子铭一个大大的“斩”字已到了他头顶。

  大蛇冷笑一声,便一动不动的挨了这一击。

  大蛇额头上,发出轰隆一声炸响。

  然而大蛇一点伤也没有。

  他一身蛇皮,细鳞密布。

  大妖细鳞,比千锤百炼的精铁还要坚硬。

  杨子铭大吃一惊,想不到连日修炼,居然根本连妖族的一根毫毛都伤不到。

  他却是并不知道,大蛇这鳞甲之下,却也有轻微的刺痛之感。

  殷明喝道:“莫要气馁,此乃大妖,实力超越寻常武宗。”

  他又提点道:“我文道诛敌,不在以硬接硬。”

  “要尝试破其体魄,诛其心神。”

  其实,文道诛妖,有一个天然的优势。

  那就是文道有很多手段,直接针对敌人的内里。

  妖族所以强悍,一者是血脉强大,二者是肉身强壮,远胜人族武者。

  但是文道手段,却可以规避他们最强的肉体,伤其体格、精力,则自然有损其肉身。

  杨子铭一咬牙,中指迅速划空,连写九个“破”字。

  这九个“破”字叠在一起,声势更胜,瞬息便到了大蛇身前。

  大蛇身上细鳞翻起一阵涟漪,便似是人类发毛一般。

  这小小人族,连武者都不是,居然让他产生了一点受到威胁的感觉。

  旋即,“破”字印在大蛇身上。

  当然,这是大蛇没有闪避的结果。

  他虽然感受到些许威胁,却并不害怕,打算看看这小子的手段。

  下一瞬,大蛇只觉得精神微有萎靡之感。

  文道题字,博大精深。

  这“破”之一字,可以破实物,也可以破心神。

  杨子铭此字,是破其心神,削其体魄。

  关键是那进入他体内的一道文气,中正慷慨,竟然一时没有被妖气磨灭。

  这文气,就像是他体内妖气的天地一般,

  大蛇心头一凛,下一瞬周身妖气暴涨,凌空浮起,杀气腾腾。

  他的境界毕竟比杨子铭更高,这般全力催发妖气,登时化解了杨子铭的攻击。

  大蛇狞笑道:“好好好,果然有意思。”

  “不过,也仅此而已了,现在,受死吧!”

  随着他的狞笑声,杨子铭面色一白,跌坐在地上。

  看他胸口上下起伏,几乎难过的要吐出血来。

  殷明终于上前一步,手执文道朱笔,喝道:“妖孽,该是你纳命来!”

  殷明说罢,以文道朱笔,也是连写九个“破”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