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都督府大妖

  信一打开,当头就是两个醒目的大字——老殷。

  显然,这必是出自冯行道的手笔。

  殷明往下看去,原来,冯行道和王锡元都去了荒北。

  两人还曾率领军队,合力杀过一只受伤的大魔。

  虽然那大魔一身实力十成中剩不下二三成,但这战果也足够惊人。

  看来,冯行道应该是摸到了武宗境界。

  看到第一页的最后,殷明忽然一愣。

  “对了,老殷,听说宰相家那小丫头,老是念叨你啊。”

  “你自己的终身大事有了着落,可得帮老刘想想法子。”

  “你看看封西有没有啥美女妖,说不定就跟老刘摩擦出火来了。”

  殷明没有在意冯行道开玩笑的话,心中反而忽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他急忙翻过这一页,下一页上,却是另一封信。

  这一封信,开头的大字却是“老刘”。

  老刘?

  刘默阳?

  殷明满脑子都是疑惑,径直看下去。

  此时,却不是在意信的主人是谁的时候。

  他匆匆往下看去,然后坐在原地,陷入了沉思。

  看冯行道信中的意思,似乎刘默阳应该是朝廷特派,现在跟自己在一起才对。

  可是,当初殷明赴任时,只有杨子铭和柳腾,还有几个军士。

  刘默阳到底在哪里呢?

  为什么冯行道会认为刘默阳跟自己在一起?

  难道刘默阳后来跟来了封西?

  可殷明是封西省府,若有朝廷来人,他必然会得到消息。

  整个下半年,朝廷只派出过一行十余人,到封西军中报道。

  那十余人中,绝对没有刘默阳的名字。

  也就是说,朝廷并没有派出此人。

  说起来,刘默阳倒是说过,要来封西斩妖立业。

  可那是酒后戏言,谁也没有较真。

  可现在,刘默阳究竟去了哪里?

  殷明不由得沉吟起来。

  他看了一眼正在喝酒的赵龙等人,暂时压下思索。

  等年后,再使人去打听消息吧。

  这事似有些古怪,急于一时也没有用。

  ~~~~~~~~~~~~

  城东,都督府。

  今年的春节,都督府有些冷清。

  省府冷清,是因为殷明初来乍到,旁人想攀附都缺个关系。

  可聂忠平在封西雄踞多年,势力盘根错节。

  往年,过年这时节,不知有多少人来都督府拜见都督。

  都督府也总是张灯结彩,彩狮绘龙。

  可今年,都督府虽然照旧张灯结彩,却闭门谢客,不见外人。

  都督府后院的演武场中,一条长有七八丈的舞龙挂在一旁。

  看起来,都督府上,今年是没有人玩龙灯了,这条舞龙也只能沦为装饰品。

  在这个世界,龙属于瑞兽,是先天生灵,受人崇拜。

  当然,先天瑞兽是否存在,也一直是一个备受争论的话题。

  突然,那舞龙的眼睛亮了起来,透出一股幽暗的青光。

  难道这舞龙竟是活的!

  这时候,聂忠平带着聂立走了进来。

  只有他们两人。

  聂忠平开口:“还不下来么?”

  他竟然是在对那舞龙说话!

  舞龙还真个开口回应了。

  “桀桀,此处露凉霜重,清爽的紧。”

  随着声音,那舞龙的口中,似乎钻出一条蛇来。

  仔细一瞧,那赫然是一条长的吓人的蛇信。

  紧接着,那舞龙的身子轻轻扭了扭,似乎在舒展身体一般。

  随着动作,舞龙那绢布做成的身躯寸寸碎裂,其下却露出了紫黝黝的一张皮。

  这条舞龙里面,赫然藏着一只巨大的蛇妖。

  这太骇人听闻,封西都督府中竟然窝藏妖族。

  封西饱受妖族祸乱,封西都督则被很多人视为抗击妖魔的功臣。

  正是封西都督多年与妖族周旋对峙,才使得封西没有完全沦陷。

  他本该是人族功臣,妖族死敌。

  可看眼前的景象,显然他与妖的关系并非世人想得那么简单。

  大蛇妖昂着蛇首,慢慢盘旋到聂忠平近前。

  聂忠平显然见多不怪,平静的喝着茶。

  倒是聂立忍不住侧了侧脸,显然对妖还有一种天生的畏惧。

  人妖不两立,自古如此,深入骨髓。

  大蛇嘶嘶的道:“聂忠平,你穷成什么样子了?”

  “何不做条大些的龙,老子便直接飞来了。”

  “瞧你弄的这破龙,老子扭扭身子都怕弄碎了。”

  聂忠平淡淡的道:“若不是听说你刚刚脱了一身皮,身子小了一圈,你以为这种好事,还会轮到你么?”

  大蛇道:“哼,却说,你说的上好血食到底是何人?”

  他阴测测的笑起来:“难道说,你终于想通,打算让我去你军中吞食武师?”

  聂忠平神色一凛。

  那些军队是他安身立命的根本,某种程度上,便是他的逆鳞。

  聂忠平冷冷的道:“你是想试试我的底线吗?”

  他的神色阴冷起来:“这里是封西城……”

  他话犹未尽,但是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大蛇冷冷的道:“聂忠平,你敢动我,当心妖主不会放过你。”

  他是大妖,人族死敌,敢孤身来封西城,显然是有所依仗,自忖聂忠平不会动他。

  聂忠平冷冷的看着他,一言不发,但是大宗师的气势却渐渐散发出来。

  忽然,大蛇阴阴的笑起来:“罢了,聂忠平,不要说伤和气的话了。”

  “你也别忘了,你能有如今的武道修为,用你们的话说,屁股也不干净。”

  “真个闹僵了,对你我都没有好处。”

  聂忠平冷哼一声,没有答话,因为事实的确如此。

  大蛇又问道:“你快些说清楚,那上好血食,到底是什么?”

  “若是真个好用,也省得我到处寻找血食。”

  “你们人族那些普通人,便是吞食千百个,都不如一个武士来的进补。”

  聂忠平对聂立道:“你给他说。”

  聂立答应一声,压着嗓子道:“是这样,我封西城中,新上任了一个省府。”

  “此人虽然不是武者,但是颇为奇异,他修炼有文道……”

  当下,聂立把殷明的情况,简明扼要的说了一番。

  大蛇沉吟起来,道:“哦,还有这种人,听起来颇有些意思。”

  “若是这般说,此子的血脉颇有趣味,说不定是一顿美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