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文气传承的折损

  聂忠平冷笑道:“哼,那东西有什么用,也就是做几幅皮甲。”

  他说的虽然轻蔑,但是要知道,这种皮甲便是武宗强者都可以使用。

  而寻常的黑铁青铜,对于武宗强者来说,都如豆腐渣一般。

  聂忠平道:“叫他带过来。”

  “他若不肯,那这上等血食,给谁都一般。”

  聂立不敢再多嘴,急忙领命。

  聂立带着聂立退下,而聂忠平远远的望向省府方向。

  他眼中有凶厉之色,一闪而逝。

  时间过得很快,腊月转眼就过去了。

  年关将近。

  这是殷明上任省府之后,第一个新年。

  封西城的百姓都很开心,因为去年的秋收的官税,要的很低,只有往年的三分之一。

  他们哪里知道,往年多交的部分,都通通进了都督的腰包。

  另一件让百姓开心的事,是城里很多孩子都开始修行文道。

  殷明门下的门人秉持了殷明有教无类的原则,对所有百姓一视同仁,平等施教。

  甚至,就连种地的老农,都能吟两句诗文。

  浣衣的老妇,也要在做完活计后,背诵一篇经文再回家。

  虽然她未必知道经文的意思,但是背完之后神清气爽,享受得紧。

  省府后院的府邸中,殷明和杨子铭等人在院子里吃火锅。

  虽然殷明重礼,却不是太计较细节的人。

  这个新年也没有特别操办,几人凑在一起吃个火锅,就算过年了。

  杨子铭看看殷明,却见殷明停下筷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杨子铭问道:“明兄,明兄。”

  殷明回过神,问道:“子铭啊,怎么了?”

  杨子铭道“我看你最近总在想些什么,可是有什么在意的事情?”

  杨子铭其实是有些奇怪的。

  一来,原本最担心的都督府,在都督被殷明莫名其妙惊走之后,就一直很低调,几乎从封西城销声匿迹。

  二来,文宗发展形势一片大好,城中百姓也对省府赞不绝口。

  可以说,一切都很顺利,不知道殷明在意的是什么。

  殷明道:“你有没有发现,文气传承,其实是有不足的。”

  杨子铭一愣,下意识的催动了一下文气,疑惑的道:“不足,明兄指什么?”

  殷明道:“你看,你虽然修行文道,但是与我的文气相比如何?”

  杨子铭笑道:“那自然比不得,你的文气浩瀚如海,凝实如水银。”

  “咱们文宗有许多文人,却没有半个,能比得上你文气一半品质的人。”

  殷明道:“你啊,居然把这当做正常之事了。”

  “这就说明,文气在传承的过程中,是有折损的。”

  “这样一级一级的传承下去,文气就会越来越稀薄。”

  “在封西城已是如此,未来文道发展到更远的地方,必然威力越来越低,还谈什么斩妖除魔?”

  杨子铭道:“明兄,这,我倒的确是觉得正常。”

  “你看,你可以说是文道的开派祖师,我辈文人自然以你为尊。”

  “试想,武祖开创武道,上万年以来,可有半个人能比肩武祖?”

  殷明摇摇头,道:“那是天赋和运道的事,可文气传承,却是越来越稀薄。”

  “若是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

  杨子铭道:“这么说,你最近就是在思索这个。”

  殷明点点头,道:“不错,我最近修为又有所精进,对天道有所感悟。”

  “我怀疑,之所以这个世界无人可修行文道,是因为文道不得天地认可。”

  一旁,龚沁中吃了一惊,道:“公子,我听说,武者在成就先天武圣前,才会感受到天地意志。”

  “你这般说,难道是已经要成为文圣人了?”

  龚沁中老人乃是昔日老宰相的弟子,他已经知道殷明身份,因是称呼殷明为公子。

  他一生研文,只是受到大环境的限制,造诣。

  自从得到被殷明传授文道,他已经摸到文宗境界,不日就可踏入。

  殷明摇摇头,道:“没那么简单,这一层窗户纸,看起来近在咫尺,要捅破可不容易。”

  几人正说着,一旁忽然柳腾跑过来。

  柳腾大声道:“师傅,有人给你送信哩!”

  柳腾现在已经是一位文宗,心思也比以前正常了许多。

  虽然还是很憨直,但是却很少犯浑了。

  谁也没想到,柳腾这傻小子,居然是第一个修成文宗的人。

  这让杨子铭和龚沁中都无语了好些日子。

  殷明倒是不以为意,此子想法简单,所以心意便通达,反而修行没甚么阻碍。

  殷明道:“柳腾,慢些走,稳重些。”

  柳腾闻言,便不再跑,大步走过来。

  他虽然是走,却跟正常人小跑差不多。

  殷明接过信,问道:“哪里送来的?”

  柳腾道:“是驿馆那边。”

  殷明道:“难为他们了,这大过年的,还特意送过来。”

  事实上,驿馆看到有新的信送到,本待丢在那里,年后再做处置的。

  但是看到有省府大人的信笺,官吏不敢怠慢,急忙叫人给送过来。

  信还不止一封。

  殷明打开第一封,是青林侯送来的。

  自从殷明带着柳腾来封西,侯府的信就没断过。

  青林侯不愧是顾家好男人,可算是为柳腾这傻儿子操碎了心。

  再一封信,却是宰相送来的。

  宰相在信中,问候一番,又叮嘱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都是他为官多年的经验之谈。

  说起来,殷明倒是欠宰相一个人情。

  当时,不少人都不希望自己出仕。

  是宰相舍了名声,假做要打压自己,掩护自己金榜题名。

  殷明翻到最后,忽然落下一张秀气的信笺。

  他捡起来一看,显然是女孩子的笔迹。

  居然是宰相的女儿。

  殷明想了一会,终究没想起少女的模样,只记得似乎有些瘦弱。

  少女在信里,问候了殷明一番,最后却又问起殷明当日写的诗。

  她还再三叮嘱,请殷明务必回信,说明当日的诗是如何写的。

  殷明颇为不解,不过冲宰相的面子,到时候回信也提一提便是了。

  最后一封信,署名是冯行道和王锡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