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打探消息

  第一百二十四章打探消息

  在外人看来,这文宗俨然是一个文派宗门一般。

  接下来的日子,殷明继续著书,接连著成《礼记》、《孝经》等经书。

  书成之日,天降祥瑞,皆成玉书。

  连同《孟子》,诸经书皆为其门人修行之根本。

  到了冬天,殷明门下弟子三百余人,皆修行小有所成,一个个都成为文生。

  其中更有杰出者,短短时间已经成就文士。

  柳腾这小子很古怪,明明脑子不大灵光,居然修成了文师。

  殷明对此都很感慨。

  柳腾对殷明传下的经文,有一种特殊的朴素理解,或许恰好符合了大道至简的要求。

  除了柳腾,杨子铭和龚沁中也先后修成文师。

  城中百姓,也有不少人得到了殷明门人的教授。

  虽然修行成果不一,但是都会诵两句经文,能通明心性,也颇觉好处。

  而随着教化的进行,得到最大好处的,反而是殷明。

  殷明渐渐发觉,自己每日里文气增长的速度越来越快。

  最初,殷明还不以为意,只以为是境界提高,文气增长的速度自然提升。

  可是,随着修文之人越来越多,殷明文气的增长速度,渐渐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

  甚至,就算殷明不修行儒经,文气都会自动增长。

  殷明询问过杨子铭和龚沁中后,终于意识到其中关键。

  原来,文气不但可以由他传承下去,而且被传承者修得的文气,会反哺给上一层传承者

  一层层的传承反哺,最终如百川汇海一般,汇集在殷明体内。

  若是文宗继续扩大,只怕殷明躺着睡大觉,都终有成道之日。

  殷明也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修为比之刚刚达到文宗境界时,更高了一层。

  这是一个崭新的境界。

  如果对等到武者来说,或许便是所谓的大宗师境界。

  只是,自己修到这一境界,多半倒是门下弟子文气反哺,硬生生推上来的。

  不知道这等文道大宗师,与靠天赋和勤修得来的武道大宗师,孰强孰弱。

  殷明在思量这些的时候,自然不知道,给他验证修为的机会,很快就有了。

  彼时,都督府。

  聂忠平坐在主位上,面容严肃,就连他的孙子聂鹏也不敢上前调皮。

  两个月了。

  自从被新省府落了面子,聂忠平已整整两个月,没有露出一丝笑意。

  压抑的气氛,让整个都督府上下都透不过气。

  聂立从门外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风尘仆仆的军士。

  聂忠平的眼神,瞬间打在那军士身上。

  军士急忙行礼,道:“都督,末将从洪京城归来复命。”

  聂忠平直奔主题:“你打听到了什么,一一上报。”

  军士道:“是,首先,那殷明的确是殷大帅的儿子,今年的新科状元。”

  “不过,殷大帅对这个武道废人毫不在乎,从无关心。”

  “末将打听到,那殷明在帅府上,甚至被表兄和下人欺辱,而殷大帅毫无反应。”

  “由此可见,殷大帅必然从不曾过问自己的儿子,甚至根本不知他遭遇什么。”

  聂忠平的眼神猛地一缩,整个人弥漫着一种可怕的气势。

  聂忠平慢慢的问道:“你确定?”

  那军士额头冷汗涔涔,忙道:“末将再三确认,多方询问,消息确实可信。”

  聂忠平手中的铁胆,不知何时,已被他攥扁。

  坚实的精铁胆,像是泥土一般,从指缝里钻出来。

  军士勉强平复了一下心绪,继续汇报。

  “至于殷明府上那三名武师,还有两名武士,来历也打听到了。”

  聂忠平一瞬不瞬的看着军士,等待他的答案。

  军士硬着头皮道:“那殷明素与禁军大帅之子交好,其中四人,便是冯祥调拨给他的。”

  “而那少年武师,则是青林侯的三公子,拜了那殷明做弟子的。”

  聂忠平虽然身形不动,但是身后灰白的长发都在颤抖,有几缕发梢居然漂浮起来。

  显然,这位都督已怒到极点。

  军士又道:“听闻那殷明修行文道,颇有奇异之处,曾诛杀邪鬼,力抗武师……”

  随着军士的汇报,聂忠平心中的怒火也是愈发的炽盛。

  他忌惮了那殷明小儿两个月,想不到全是自己吓自己!

  耻辱!

  天大的耻辱!

  堂堂武道大宗师,冠绝人道绝巅,居然被自己吓住。

  良久,那军士带着一身冷汗,从都督府退出。

  厅里,聂立小心翼翼的问道:“爹,想不到那殷明全然没有依仗。”

  “他还敢如此放肆,爹,你看是……”

  聂忠平骤然站起身,猛地唾出一口黑血。

  聂立吓了一跳,知道父亲是动了真火,这是吐出了胸腔中一口郁结的淤血。

  武宗强者,控制身体脏腑也是如臂使指一般。

  所谓气到吐血,对武宗强者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吐不吐血,如何吐血,他们皆可随心控制。

  聂忠平森然道:“此子,该死!”

  聂立和聂鹏都面露喜色,知道聂忠平已有杀意,那殷明是在劫难逃了。

  聂立立刻到:“爹,我今晚就带人杀进省府,必叫那殷明没头没脑的送了性命。”

  聂忠平直接给了聂立一脚,骂道:“你这蠢货。”

  “那殷明虽无依仗,对付你却未必是难事。”

  “你未听说么,他修有文道,还曾与武师一战。”

  聂立不敢多言,心里却是有些不以为然。

  聂忠平道:“那日我破开他的防护,大概知道他的实力。”

  “他的实力,应该能媲美最弱的武宗,你这般脓包,去了给他练手么?”

  聂立吓了一跳,知道父亲的眼光毒辣。

  既然是父亲自己的判断,那断然不会出错的。

  聂立不敢再多嘴,静静等候父亲示下。

  聂忠平沉吟良久,终于道:“前几日,西山那条贼蛇是不是脱了一层老皮?”

  聂立忙道:“是有这事,按照惯例,他大概又要屠戮几个县城,寻血食进补了。”

  聂忠平道:“给他传信,就说这城里有上好血食。”

  “对了,叫他带着他刚刚褪下的遗蜕,一并过来。”

  聂立小心道:“爹,那长虫素来对自己的遗蜕视若珍宝,只怕他不会轻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