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大宗师

  殷明淡然一笑,道:“事情且不说,好意便是心领了。”

  孙兴叹息一声,道:“却说聂忠平,想不到他这两年居然功力大增,我怎么想都觉得奇怪。”

  殷明奇道:“我素闻武宗境界,已是人道极限。”

  “再高一层,便是先天强者,可以称圣。”

  “那聂忠平,想必还不是武圣罢?”

  孙兴道:“哦,你说境界,这倒是没错的。”

  “不过,在武宗和先天武圣之间,还有一种实力碾压武宗,却又达不到先天武圣的存在。”

  这种事,殷明倒还是第一次听说,点点头道:“愿闻其详。”

  孙兴道:“省府,你也知道,妖族的实力无比强悍。”

  “一只大妖,就能屠杀人族武宗,少有武宗能抵抗。”

  殷明点点头,这他的确知道。

  他赴任之时,曾遇到一只黑鱼大妖,恐怖滔天,显然超过寻常的武宗强者。

  孙兴道:“大妖所以强悍,其实是有缘由的。”

  “妖族生活的古地中,有许多天材地宝,其中甚至不乏先天灵草。”

  “先天灵草分化出的后代,基本二十代以内的,都可以称之为伪先天。”

  “大妖大量吞噬伪先天灵草,又吞噬人族凝练精血,实力便能更进一步。”

  殷明点点头,这种秘闻,内地还真是少有人说。

  殷明又问道:“这般说,人族的武道强者,因为没有这些天材地宝,所以实力便低一筹了?”

  孙兴苦笑着点点头,又道:“不过,倒也有人能迈出关键一步。”

  “有的武宗是运气,得到宝物,实力大增。”

  “也有的武宗是天赋异禀,凭自身修炼,更上一层。”

  “对于这种实力的武宗,可以称之为大宗师。”

  大宗师!

  闻听此名,殷明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这么说来,那聂忠平,当是一位大宗师!

  孙兴道:“若是凭自身修炼达到大宗师境界,则比吞食宝物的大宗师和大妖更强。”

  “这种大宗师极少,但是每一个都人道无敌,是妖魔的杀星。”

  他说着说着,面上露出一丝向往。

  他虽然修成武宗,却已经透支了生命潜能,不可能更进一步了。

  孙兴看向殷明,露出真诚的神色。

  他认真的道:“殷明省府,我看得出,你不是凡俗人。”

  “我那儿子,性格太过软弱。”

  “说来惭愧,我对他是一点办法没有,本来甚至已经绝望。”

  “幸得有你指点,他才如脱胎换骨一般。”

  “老夫虽然一直没说,但是心中是十分感激的。”

  怪不得他当日冒险出手,原来是自觉承了殷明一个大人情。

  一旁,孙明功面露一丝尴尬。

  孙兴忽然道:“省府,虽然看起来你背后有什么存在,甚至能让聂忠平忌惮,但你还是要小心。”

  “聂忠平这人,有些古怪,有些古怪啊……”

  他的话没有说下去,因为他心中有个猜测,而那个猜测,太惊人!

  聂忠平是如何修炼成为大宗师的?

  若是他自己修炼的,那他的实力将极其恐怖。

  若是他吞食了什么天材地宝,那这天材地宝的来源,就十分耐人寻味……

  殷明的视线望向远方,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

  时间荏苒,很快半个月就过去了。

  在此期间,城中百姓都很忙碌。

  年轻人和孩子都几人合看一本《孟子》,想跟随省府大人学习文道。

  虽然没几个人懂得文道究竟是什么,但是那种威力吸引了每一个人。

  最重要的是,去学习文道,需要的成本很低。

  省府府丞放出话来,只要献上“束脩”作为见面礼,就可以随省府读书。

  而所谓的束脩,仅仅是十条干肉。

  与武者拜师,动辄金银玉器无数的门槛比起来,实在算不得什么。

  封西城中,隐然间掀起了一股学文的风气。

  最终,杨子铭等人选出了第一批门人,合计有三百人。

  半月后,封西城,荒园。

  这本是一座荒废的园子,最初的主人是一个行商。

  后来行商被妖族杀害,这园子就充了公,算是省府所有。

  殷明对这园子很满意,虽然建筑有些老旧,但是面积广阔,树木葱郁,是个讲学的好所在。

  园子里,殷明亲自动手,栽下一棵桧树。

  虽然尚待成长,却已颇见高耸挺拔。

  其势喜人,便如即将立派的文道一般。

  树前,是一座青石垒砌的石坛。

  石坛四周栽种有四株杏树。

  殷明思量许久,终于在坛前写下了“杏坛”二字。

  殷明坐在杏坛之上,坛下有三百人齐齐排坐。

  这三百人,是从封西选出的品性端正,才思聪敏之人。

  三百人面前皆有矮案,正在粉笔疾书,抄写着什么。

  这新来的三百人,多半都没有什么学文的底子。

  殷明传下一篇千字文,着杨子铭去教习他们。

  杨子铭学文日久,又在殷明身边学到不少,积淀已是日益深厚。

  教习这些初入门的文人,不成问题。

  殷明则重点关照了一下,早就来旁听自己讲学的二十多位文人。

  这二十人都是真正的文人,在这种重武的世道中,还能专一钻研文学。

  殷明案前摆放着写成的经书和正在写的手稿,这些都是未来文宗的立派宗藉。

  殷明道:“诸位,我有一问,想听听诸位的见解。”

  二十余人都静敛无声,等候殷明问话。

  殷明问道:“自古以来,武盛文衰,何也?”

  刘骥心直口快,便道:“夫子,那还不简单,因为文道深邃难懂,常人谁能领会。”

  “武道却是暴发户的买卖,只要有钱、有武道天赋,谁都可以修炼。”

  又有人起身道:“刘师兄这话说的不尽然。”

  “实际上,武道修炼,比文道修炼更为艰难。”

  “诚如夫子所言,学习文道,一书在手即可。”

  “然而,若要修习武道,却非得有海量的财富和资源,而且对血脉和天赋有着严苛的要求。”

  此人名黄亚夫,自幼好学,做事谨慎,颇有见地。

  刘骥沉吟道:“这般说,便也有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