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赔钱领人

  官吏们都无语,这也说的太直白了,看来这位还真有动都督的意思啊!

  曹达缩着脖子走上来,絮叨道:“天哪,省府大人,多亏了老捕头啊!”

  “若不是老捕头救场,今日咱们怕是都要被都督拍死在这里。”

  “话说,想不到都督还挺念旧情的,居然饶了老捕头……”

  他话没说完,老者已经一脚踹在他身上。

  曹达一骨碌摔在地上,翻个白眼,却是没敢多话。

  老者的眼神却一直在殷明身上游动,显得有点惊疑不定。

  他很清楚都督的性子,压根不信对方会好心收手。

  看起来,那老东西反倒像是忌惮这少年省府一般。

  他的心情一下就不好了,这么一说,倒是自己出手,显得多管闲事了。

  只是,这少年省府,究竟有何依仗,能让聂忠平那老东西都忌惮?

  其实,关于聂忠平惊走,殷明心中也有些奇怪。

  若是他知道聂忠平所以惊走,是脑补了一个什么子虚乌有的,殷大帅派来的武宗,那大概会觉得欣慰。

  毕竟,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殷明一直都在给殷大帅背黑锅。

  这时候,孙明功走上来,为殷明介绍道:“省府大人,这是家父,是前任的省府捕头。”

  殷明适才已有所猜测,但是确认之后,还是有些吃惊。

  一般来说,武者的年纪也就是实际年龄的一半模样。

  可是这老头似乎老态毕露,若不运内力,便如寻常老人一般。

  殷明拱拱手,道:“原来是老前辈。”

  老者嘿嘿一笑,见礼道:“好说好说。”

  殷明道:“请老前辈到一旁稍等,正要宣判罪人受刑罚。”

  一众官吏这次都很配合,也没有谁发怂了。

  刚刚从鬼门关上来回了好几趟,大家都有些生死看淡,不服就判。

  杨子铭定了定神,再次宣判。

  包括都督府的一众豪奴,还有今日被拿下的几个军士,都被判罪。

  这时候,聂鹏也不骂了。

  开玩笑,他的武宗爷爷都走了,他还有什么依仗,拿什么张狂?

  聂立脸色阴沉,一言不发,知道今天这个跟头是栽定了。

  倒是那赵峥,拎不清形势,犹自在大放厥词。

  殷明也不知是说这孩子朴实,还是说这纨绔幼稚。

  最终,聂立受了三百杖,聂鹏受了八百杖。

  其余豪奴、军士,也都领了刑。

  赵峥口气太硬,死不认罪,最终又被丢进大牢收监。

  官吏们有些机械的执行着省府的命令,已经被刺激的麻木了。

  最多事的曹达,絮絮叨叨的,担心此举会激起中卫将军的不满。

  不过他也没有与省府说这话,毕竟连都督都没能把省府怎么样。

  都督府。

  聂忠平坐在正厅里,不紧不慢的喝着茶,手里捏着一对大铁胆。

  他神情很平静,一如平时,似一块冷硬的钢铁。

  可他喝茶的样子却有些文绉绉的,与平日里大口喝茶的模样大相径庭。

  他的心里,真的如面上这般平静吗?

  很快,有下人跑进来。

  下人的动作很轻巧,就像厅里有一只妖兽沉睡,唯恐惊醒这暴怒的妖兽。

  聂忠平平静的问道:“都带回来了?”

  适才他回到府中,便叫心腹的下人,带人去省府领人。

  下人既然回来,自然是办好了事情。

  下人神情有一丝惶恐,急忙跪下去行礼。

  “都督,那省府说大爷和少爷严重影响了省府的日常工作。”

  “他要府上赔偿什么误工费和精神损失费。”

  聂忠平眸子一缩,眼底的怒火再也掩藏不住。

  这小儿好生恼人!

  居然还敢要什么赔偿!

  只怕他巧立名目说的那些费用是假,让自己掏钱赔他大门和屋舍是真。

  聂忠平手里的铁胆捏的嘎吱作响,这小儿真是欺人太甚!

  厅前,下人伏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多言。

  气氛像是凝固了一般,被恐怖的气息笼罩。

  半晌,压抑的气氛忽然如潮水般退去。

  都督冷冷的道:“从前日交易的账上划一千两银子,给省府送去。”

  下人低声道:“大人,那是给西山……”

  都督的眼睛骤然一睁,下人猛地倒飞出去,仿佛被一股巨力击中。

  都督冷冷的声音从厅里传出来:“管好你的嘴。”

  下人翻身坐起,口中溢出一缕血迹。

  他急忙向着都督的方向“砰砰”叩首,知道若非都督留手,便是一百个他也死了。

  随后,他不敢迟疑,匆匆往账房去了。

  西城的省府中,都督府的银子很快送到,聂立、聂鹏等一干人都被释放。

  只是每个人都挨了一顿板子,动手的是赵龙和张虎,用的是铜板。

  即便是聂立身为武师,在封闭经脉的情况下挨了这么一顿板子,也是吃不消了。

  聂立和聂鹏回到都督府,都是浑身血迹斑斑。

  都督终于摔碎了茶杯,踩扁了铁胆,望着省府方向,几次握起了铁拳。

  是日,封西军营中,有都督麾下军士疾驰往洪京城。

  都督心中恼火,因为先前着人送来的消息,是说殷明和殷大帅父子关系不睦。

  今日所见,却推翻了这一消息。

  都督亲自派人,要去洪京城弄清其中原委。

  此后,都督府便沉寂下来,而一旦京师消息传回,则必有惊天异变。

  与都督府的平静相反,省府这次因祸得福,正在动工。

  多年的老房被都督拆了,又拿到都督府的钱,如今正在建起新的房舍。

  省府府衙之后,殷明的府邸也略微修缮。

  几日后,殷明在府邸中,招待客人。

  孙明功的父亲孙兴,是省府上一任的老捕头,算是殷明的前辈。

  前日老者仗义出手,虽说没起到什么效用,但毕竟是一番好意。

  这一日公休,殷明便在府上请孙兴吃顿家常便饭。

  说是家常饭,其实府上也没有找厨子,而钱文、李武他们也就会烤点野味。

  不过,让堂堂武士做烧烤,说出去也是排场极大了。

  殷明道:“老捕头,前日你仗义援手,我心甚感之。”

  孙兴老脸有点不自然,最后摆摆手,道:“罢了,那也别提了。”

  “我最后才瞧出,我是多管闲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