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都督忌惮

  若真个没感情,会派出他自己军中的精锐守护在这小子身边吗?

  想到殷大帅,聂忠平神色愈发难堪。

  若是殷大帅有心,只怕殷明身边还跟着武宗强者也说不定。

  毕竟,殷大帅太强了,有不止一位武宗强者心甘情愿追随他。

  不过,已经不需要这子虚乌有的武宗强者,场内的形势已经是一面倒的压制了。

  柳腾一个人,就把两个武师一起拦住。

  他一双大锤翻飞,以一敌二,反而隐隐有压制的气势。

  他嘴里还念叨着:“夫子曰:知命者,不立乎危墙之下……”

  “立我锤下,便是自寻死路了。”

  他跟着殷明修炼文道,不过似乎对经文有什么误会。

  但是别说,这小子还颇得文理。

  随着他念诵经文,那两个武师只觉得自己与柳腾动手,仿佛自寻死路一般。

  这其实已是文道手段,丧人心神。

  此消彼长,这两个中年武师联手,竟也不是柳腾对手。

  赵龙等人对上那几个武士,虽然人少,但是有两名武师在场,也是碾压一般。

  待孙明功也持水火棍赶上,那几个武士更是不堪一击。

  这结局,出乎所有人想象。

  所有人都以为省府之上,高手就一个孙明功。

  聂忠平此番带了两个武师过来,压根就没打算自己出手。

  就凭这些人,足够把省府拆十遍。

  谁想到,省府居然藏了三个武师。

  最要命的,还是那少年武师,一双大锤势大力沉,本已恐怖的紧。

  他嘴里还念叨着什么咒语,竟能丧敌胆魄。

  没多大会,聂忠平麾下的精锐武师、武士,居然尽数被擒。

  聂忠平就一直在旁冷眼旁观,不闻不问。

  堂前,又多了十名罪人。

  殷明看了聂忠平一眼,问道:“今日都督未动手,却也有个教唆之罪……”

  省府一众官吏,已经惊骇的有些麻木了。

  事实上,别看拿下了聂忠平带来的人。

  可是,聂忠平一个人,就比得上千军万马。

  若是聂忠平动手,省府中谁人能阻?

  终于,殷明沉吟片刻,道:“不过我看都督必不肯好生认罪。”

  “罢了,此教唆之罪,便不追究,也免得伤了省府和都督府的和气。”

  曹达心中禁不住的腹诽。

  还和气?

  你丫都快把都督府的脸抽烂了。

  还得特意把“教唆之罪”说出来,这是怕都督不发狂啊!

  所有省府官吏都紧张的看向聂忠平。

  他们的心情可没有半分轻松。

  若是都督亲自动手,只怕有死无活,那还不如被几个武士打断双腿!

  出乎所有人预料,都督竟然拍起手来。

  他慢慢的道:“好,好啊,真是英雄出少年,看来我也是老了。”

  他一边说着,视线从四下扫过。

  他不得不疑心,殷大帅有在殷明身边安排武宗强者。

  殷明很“耿直”的道:“聂都督请回吧,想来我这几个家人,也拿你不下,就不必彼此浪费时间了。”

  这话里的意思,隐然是有问罪都督之意的。

  聂忠平这番居然不恼,道:“我来一趟,总要留下一手再走。”

  “这样吧,你来接我三招。”

  “若你能接住,今日的事,我不再过问。”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在留神环视四周。

  他真正的目的不是要殷明接招,而是要试试,殷明身后到底有没有武宗守护。

  他不由分说,喝道:“留神了,这是第一招!”

  话音未落,他身形不动,反手一掌,猛地劈向殷明。

  这根本不能算是一招,只是普通的拍出一掌。

  但他是何等修为,这随手一拍,只听得破空声呼啸,叫人不由得为之心惊胆战。

  殷明不慌不忙,他是文宗,境界不比聂忠平低。

  他提笔便要落字,然而,一个衙役忽然越众而出,拦在了殷明身前。

  殷明一愣,这一字便没有落下去。

  掌风呼啸,那衙役头顶的皂帽被吹翻,露出一颗白发苍苍的头颅来。

  一旁,有人失声道:“老捕头……”

  他的声音被掌风的呼啸声淹没,却没有传出来。

  却见老者提神凝气,干瘦的手臂上,一瞬间筋肉虬结。

  他两腿扎开步子,猛地大喝一声,一拳打了过去。

  轰!

  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

  整个省府衙门,到处震落土石,屋顶已经被掀飞,墙壁也变成了危房。

  半晌,烟尘落下,场内终于恢复平静。

  聂忠平慢慢的道:“老孙,你到是老的厉害了。”

  那老者似乎有点羡慕,笑道:“我不过是勉强混上武宗,自然比不得你,仍能保持壮年体态。”

  聂忠平的声音阴冷起来,道:“你知道你我的差距,就不该出来找死。”

  老者道:“我好歹也算省府老人,总不好坐视不理。”

  他忽然叹息一声,道:“唉,少年省府,你做事也未免太冲。”

  “你赶紧带人走吧,老头子替你拦一拦,你背后若有什么大人物,就快去请吧。”

  殷明古怪的看了老头一眼,道:“这位长者,请勿如此,这是我省府之事。”

  说实话,刚才拿一掌,聂忠平的实力之强,倒是超出了他的预计。

  但是,殷明修炼文道,手段非凡,即便不敌,也自知能全身而退。

  他的镇定的神情落在聂忠平眼里,却又叫聂忠平眼神一缩。

  果然,这殷明必有依仗,这省府上定有保护他的武宗未出。

  该死!

  想到殷大帅的威名,聂忠平终究忌惮了。

  聂忠平忽然道:“罢了,老孙头,看你半只脚都已迈进棺材。”

  “若能死在我手里,也未免叫你太有面。”

  他说罢,重重的冷哼一声,看也不看大堂内一眼,反身又走了出去。

  一众官吏都惊得呆了,想不到一场必死之局,居然诡异的化解开了!

  殷明远远的道:“聂都督,一会派人过来,接你亲眷和家奴。”

  聂忠平一声不吭,早已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柳腾挥舞着大锤,道:“夫子,那老黑蛋逃了!”

  殷明清咳一声,道:“好了,今天到此为止。”

  “等你实力再强一些,便叫你去拿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