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冲突爆发

  虽说是省府和都督平级,但因为武者强横,所以往往省府都如都督的下级一般。

  若是碰上强势而蛮横的都督,甚至省府就如为都督敛财的家奴一般。

  封西都督,正是这样一位强势之都督。

  历年来,封西的省府,都只是为他搜刮民脂民膏的工具罢了。

  聂忠平终于开口。

  他慢慢的道:“殷明,你长得,跟你爹,不像。”

  殷明平静的道:“聂都督若要说私事,请私下再说。”

  “今日造访,可有公事?”

  大堂上,众人面色都是一僵。

  这是一点面子不给啊!

  堂堂都督跟省府聊家常,这是多少省府求都求不来的。

  殷明一口堵死,简直就是在打聂忠平的脸。

  聂忠平的表情就像是铁铸的一般,仍旧没有丝毫的变化。

  他再次开口:“殷明,把我儿孙放了。”

  “你手下,动手差役,全部送到对妖族前线。”

  “今年秋收之税,五成给我,三成上缴朝廷,剩下两成,随你处置。”

  他一开口,强势尽显。

  这是公开违背朝廷规制,自己划分税收。

  按照正理来说,应该是七成上缴朝廷,三成用作民生。

  都督一开口,就吞下一半,连朝廷都不如他胃口大。

  至于留给殷明的两成,至少一成要花在公事上,剩下一成,自然是进殷明的口袋。

  给殷明的这一成,自然是看在殷大帅的面子上。

  若是往常时,都督是要七成的!

  至于省府如何给朝堂交代,封西民生如何。

  他贵为武宗,岂会在乎。

  殷明已慢慢的坐回去。

  殷明淡淡的问道:“聂都督,你来,就是说这些大逆不道之言的么?”

  聂忠平冷漠的注视着殷明,没有开口。

  沉默。

  难捱。

  殷明和聂忠平都很淡然,然而四周的人却都如芒在背。

  终于,聂忠平道:“看在那位的面上,你再回答我一次。”

  “若有半个‘不’字,你便试试,那人能不能隔着千山万水,前来保你。”

  聂忠平在任多年,直面妖族。

  他能把持都督之位,实是铁血无情。

  殷明的言行,已经触及了他本就很高的下线。

  即便殷明背后是殷大帅,大唐的武道神话,也不能让聂忠忍耐了。

  若是一味忌惮,他聂忠平岂能有如今的修为和地位!

  殷明不疾不徐的道:“适才说的事情,没有一件可行。”

  “本府本该参你一本,不过既然没有证据,我便当聂都督是说胡话,不往朝中参议。”

  “另外,聂都督毁坏我省府大门一事,需得给本府一个交代。”

  “本府敬聂都督是前辈,责任便不追究,只要修缮费用即可。”

  他言辞说的客气有礼,但是放在此时此地,俨然是咄咄逼人,往死了较真。

  这等于是让都督出钱给他修大门,还省下了拆迁的钱。

  聂忠平的目光从大堂前扫过,轻蔑的摇了摇头。

  聂忠平不再废话,喝道:“打,今日在场者,不论何人,全部打断两条狗腿。”

  “如有反抗,死活不论。”

  在场者,自然是包括殷明的。

  话音刚落,他身后十条身影猛地窜出,扑上堂来。

  这十人静立不动时,看起来便已很慑人。

  这一动手,十人都是煞气腾腾,叫一众官吏都心胆俱丧。

  便是他们想反抗,也动弹不得。

  殷明瞳孔微微一缩。

  虽不练武,但是他眼力还是有的。

  这赫然是两位武师,八位武士。

  都督把控一省军队,果然麾下有的是高手。

  殷明长身而起,手掌一晃,文道朱笔便已在手。

  他迅疾的凌空写下八个大字——

  “金城汤池不可攻也”

  此乃典故,金以喻坚,不可摧也;汤以喻沸热,不可近也。

  是谓之“固若金汤”者,防不可破。

  八字朱红,凌空绽放赤芒。

  陡然间,以阶梯为界限,整座府衙公堂,都被笼罩在奇特的保护之中。

  那八名武士,直接冲撞在上面,反而把自己撞的头昏脑涨,精神恍惚。

  两位武师虽然及时反应过来,但是一人一拳,却也丝毫打不动这无形之防护。

  殷明已是一代文宗,论境界比他们更高。

  何况,在低境界时,殷明打下的根基堪称完美。

  若以根基而论,当世武者都未必有能与他媲美者。

  是以,即便是他仓促落笔,也不是这两位武师所能攻破的。

  聂忠平的神色第一次有了轻微的变化。

  聂忠平冷笑道:“有意思,此等防护,已能媲美武宗。”

  所有人无不变色,尤其是武者,更是大为惊骇。

  原来这文绉绉的省府,居然有这等实力?

  可是,省府并非武者,他如何会有这等本领?

  聂忠平笑容愈发阴冷:“可惜,虽说媲美武宗,也就是最弱的武宗罢了。”

  “殷明,你莫非以为,老夫真个就是寻常武宗么?”

  “天真,你以此为依仗,就敢招惹老夫,也太不把封西都督之位瞧在眼里了。”

  他说罢,也不见有何动作,只是一股若狂涛巨浪般的气势,猛地侵袭而出。

  砰!

  半空中,有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

  那横亘在聂忠平十名下属面前的无形阻隔,已刹那破碎。

  随着两名武师率先冲到大堂,殷明身后的后堂中,也杀出数人。

  是柳腾,还有赵龙等人。

  他们听到动静,第一时间便从府邸中赶了过来。

  赵龙还待请示明殷明再动手,柳腾怪叫一声,已经冲了上去。

  殷明轻声道:“拦住他们。”

  赵龙等四人领命而上,阻拦在那十人面前。

  聂忠平的面色,终于变得有些难堪起来。

  他武道修为极高,一眼就看出,这冲出来的几人,居然都是非常惊艳的武者。

  一个少年武师,简直就是奇才中的奇才,足以让许多大势力争抢。

  事实上,若非柳腾脑子有点不灵光,只怕早就被六教七派笼络,在其中大放异彩了。

  剩余四人,显然也都是军中精锐,是两位武师,两名武士。

  聂忠平瞪向殷明,这一定是那姓殷的派在他身边的。

  都说姓殷的对这个儿子没有感情,简直是放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