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都督亲身而至

  有百姓忍不住道:“省府大人,我一点钱都没有,也可以修行文道吗?”

  殷明微微一笑,道:“文道者,不需资源,不求天赋,只问你一颗本心。”

  “若一心向善,勤勉学文,人人皆可入我文道。”

  省府门前,顿时响起一连片的欢呼之声。

  显然,殷明一字点醒孙明功,一字裂桌,已经令众人都心服而向往了。

  对百姓来说,文道,就是所谓不明觉厉的存在。

  在一众百姓向往而敬仰的注视下,殷明起身,回到府衙之中。

  是夜,封西城一如往常,风平浪静。

  没有妖魔来袭,封西的夜很静谧。

  可是,平静之下,隐然也有暗流涌动。

  都督的儿孙都被省府缉拿,此事已经结下不解的大仇,不可能就此作罢。

  省府上,众官吏的心情也并不平静。

  省府第一次面对都督府如此强硬,但是他们心中,害怕的情绪更甚于扬眉吐气。

  其余城中各大家族,也都被牵动神经,各有心思。

  翌日,清晨,省府府衙。

  殷明亲自坐堂,当众宣审聂立、赵峥、以及聂鹏。

  三人被带到堂下,赵峥和聂鹏口中骂骂咧咧,叫嚷个不停。

  聂立冷冷的注视着殷明,似乎有什么深意,却没有开口。

  殷明的视线从三人身上划过,并未多做停留。

  聂鹏怒道:“殷明,你这是找死,我爷爷不会放过你的。”

  他旋即看向两旁,狂笑道:“还有你们,省府上下,都必须要付出代价!”

  那些官吏和差役听了,都吓的一个哆嗦。

  殷明淡淡的道:“咆哮公堂,罪加一等,记下来。”

  主簿的手一哆嗦,登时在册子上画了长长的一道墨痕。

  他颤抖着抬头看了省府一眼,发现省府神态淡然。

  这……难道大人是认真的?

  曹达悄悄来到殷明身侧,忍不住道:“大人,不可啊!”

  “虽然大人叫孙捕头拿下了聂立,但是别忘了,都督才是他们背后的恐怖存在。”

  “况且,这次大人还一并招惹了中卫将军,那可也是一位武宗强者啊!”

  曹达还没说服殷明,自己一阵先头大。

  这省府大人也真是厉害,竟然一连招惹了两位武宗强者。

  这事情可要如何收拾?

  殷明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轻声道:“曹经承,注意你的身份。”

  曹达只得苦笑,省府这是要秉公处理的意思啊!

  曹达理智的闭嘴,心中只是祈祷:若惹出事来,莫要牵连到自己这些人头上来。

  他看了一眼孙明功,对方一反常态,板着脸侍立一旁,看起来一点没有动摇。

  曹达只好耸耸肩,退到了一旁。

  殷明身后,杨子铭道:“罪人聂立、赵峥、聂鹏,俱已带到。”

  “聂立者,以下犯上,言辞不敬,冲撞省府,犯不敬之罪,杀之未遂之罪。”

  “赵峥者,言辞不敬,冲撞省府,犯不敬之罪。”

  “聂鹏者,私占官道,殴打良民,冲撞省府,犯不预申画之罪,犯无故殴人之罪,犯不敬之罪。”

  杨子铭收起册子,向下问道:“罪囚三人,可有异议?”

  聂鹏被关押了一天,脾气暴躁的吓人。

  他怒吼道:“我异议你娘腿,等老子出去,非亲手剁了你们几个狗东西!”

  殷明淡淡的道:“杨府丞,咆哮公堂之罪,怎么未加上?”

  杨子铭忙道:“下官疏忽,请大人恕罪。”

  “赵峥、聂鹏,各加咆哮公堂之罪。”

  “聂鹏知罪犯罪,罪再加一等。”

  殷明喝道:“左右衙役,杀威棒伺候。”

  他刚喊完话,就发觉场面有些不对劲。

  转头一瞧,便发现衙役拄着水火棍,手居然都在发颤。

  殷明眉头皱起来,看来都督府积威深重,省府衙役居然全不堪用。

  略一沉吟,殷明喝道:“孙捕头,你来动手。”

  孙明功闻言一愣,他是省府的总捕头,也算分管公堂衙役,但是司职截然不同。

  这就等于让交通局长去交通局门口站岗,完全是职权外的差事。

  但孙明功没有迟疑,径直应诺。

  显然,这大堂之上,除了他,也没有旁人敢打这顿杀威棒。

  孙明功的右手握了握,手心有些灼热。

  一个“义”字,宛若握着一个小太阳一般。

  孙明功走下堂来,手执水火棍,压在聂鹏肩头。

  他轻声道:“聂鹏,俯下受刑吧。”

  聂鹏反身唾了孙明功一口,骂道:“杂种,你还敢打我?”

  孙明功仍是一句:“职责所在。”

  忽然,一道声音响彻省府上空,震的整个封西都在发颤。

  “哈哈哈,好一个职责所在,孙家后继有人矣。”

  随着声音,省府府门处猛地炸裂开来,左近也不知有多少瞧热闹的人,被碎石炸伤。

  一道身影踏着烟尘而来,宛若魔神一般。

  封西都督,聂忠平!

  他年纪虽然不小,却还是中年模样,脚步落地有声,宛若一尊铁人大步而来。

  其肩头披着熊皮大衣,更添了三分狂野和豪迈。

  聂忠平身后,两个中年人面色冷峻,紧随其后。

  再之后,八人年纪不一,跟随而来。

  省府之中,一片寂静,谁能想到,都督孙子招惹省府这点破事,竟然惹出了都督本尊。

  这可是浸淫武宗境界多年的超级强者,谁不畏惧?

  今日宣判,果然没有那么简单。

  殷明面上既无惊惧,也没有愤怒,平和的看向聂忠平。

  殷明问道:“来者,可是封西都督?”

  聂忠平身畔,一位中年人冷声道:“既知是都督驾到,还不下来行礼。”

  殷明也不恼,真个站起身来。

  然后,他便站在原地,拱了拱手,道:“聂都督,初次见面。”

  一旁,曹达几乎忍不住要叫出来。

  这算什么行礼,这简直就像两个老百姓,见面打招呼一般。

  太敷衍!

  面对都督,必须谦卑、必须恭敬啊!

  聂忠平没有说什么,但是他身旁的人,都面色愈发的阴沉。

  事实上,省府虽比都督矮半级,按律却算平级。

  殷明起身算礼貌,拱手为平辈礼节,并无不恰当之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