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百姓心服

  一众差役,街头百姓,都瞧得呆了。

  聂立乃是都督家的武道奇才,而孙明功只是省府中的窝囊捕头。

  这种事尽人皆知,谁能想到,忽然之间形势急转。

  聂立在孙明功手下,根本接不住招!

  终于,聂立一招不慎,被孙明功当场拿住。

  聂立吼道:“孙明功,你好大胆,真个敢拿我!”

  孙明功没有像平时一般,露出畏惧之色。

  他沉默了片刻,慢慢的道:“职责所在。”

  这次他说职责所在,气势与先前截然不同。

  殷明大为欣慰,不枉他特地点醒,孙明功此人一朝醒悟,果然颇为不凡。

  人群中,中卫将军赵进眉头皱起,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打听到,这位大帅之子,不练武,却修什么文道。

  原本他对此是嗤之以鼻的。

  文道便是说的再天花乱坠,还比得上武者一拳么?

  可现在看来,反倒是他见识短浅了。

  此等本领,岂是凡俗?

  赵进这么想着,身子慢慢的向后退去。

  他的儿子也被省府拿下,被五花大绑,押在一旁。

  如果赵进出手,在场的人,是没有人能阻拦的。

  孙明功虽然实力大增,但是与赵进仍有着境界上的差距。

  赵进于封西军中稳坐第二把交椅,自然是实力使然。

  他虽然比都督逊色一筹,却也是一位实力强悍的武宗。

  但他没有出手,反而悄悄退去了,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省府门前,聂立被封了内力,绑在当场。

  他眼中喷火,怒视着孙明功和殷明。

  聂鹏和赵峥更是破口大骂,恨不得扑上来咬下殷明的一块肉。

  殷明处在中心,很淡然的摆摆手。

  “都给我压下去,等候发落。”

  殷明看向一旁,对杨子铭道:“继续讲学。”

  杨子铭眨了眨眼,终于反应过来。

  他不得不佩服殷明这颗大心脏。

  今晨发生的事情太刺激了,谁能想到连都督的亲子,一位强悍的武师都被拿下了。

  刺激过后,杨子铭心情平复下来,渐渐有一丝兴奋弥漫。

  这一番,可说是叫封西的文人大大扬眉吐气了一番。

  作威作福数十年的都督府,居然被当着一众文人的面打脸。

  杨子铭朗声道:“诸位文子,诸位百姓,省府大人即时讲学。”

  “欲要旁听者,速来一旁。”

  街头的百姓们互相瞧了瞧,终于有胆大的尝试着走了过来。

  其实,都督府的聂立和聂鹏都被拿下了,又岂会再有人从中作梗。

  有人带头,旁人互相瞧瞧,也都忍不住走了出来。

  省府门前,被层层人群围拢起来。

  一时间,人声鼎沸,熙熙攘攘。

  杨子铭朗声道:“肃静——”

  人群的声音渐渐压下去,都好奇的看向省府,不知道省府要讲些什么。

  殷明道:“看诸文子议论颇多,似有疑问。”

  “若要提问者,可以举手示意。”

  殷明话音甫一落下,立时有不少文人举起手来。

  一旁的百姓们,都是第一次来听教,却还没反应过来。

  殷明看向一旁:“子铭。”

  杨子铭会意,点了一个文人的名字,正是刘骥。

  刘骥兴奋的站起身,欠身问道:“适才学生曾见,孙捕头明明不敌聂……聂立。”

  “省府大人为孙捕头写了一个字,说一句话,他便能反败为胜。”

  “学生心中疑惑,不知其中真义,向大人请教。”

  殷明点点头,道:“我书其者,‘义’也。”

  “义者,是羞恶之端,为人四端之一,亦是我日前所讲《孟子》一书的核心之一。”

  “孙捕头本不逊于罪人,只是心有顾虑,是以不敌。”

  “我提醒他‘义’之一字,指的是所谓天下合宜之理。”

  “他既知羞恶,又知合宜,是为理直,理直则气壮。”

  “两者相争,勇者强之,直者胜之……”

  刘骥听闻一席话,顿觉犹如醍醐灌顶之感。

  只是,这道理说来简单,若非他文道修为深厚,又岂能立时点醒孙明功。

  接下来,殷明一一为诸多文人和百姓解答。

  他所答者,也是对症下药。

  文人之疑,他多从理上讲解,联系到经文之中。

  百姓询问,他则深入浅出,把至深之理,用通俗的方式表达出来。

  这一来,百姓们也都纷纷露出了敬佩之色。

  省府门前,人群越聚越多,到得后来,连大街上都挤不下了。

  忽然,人群中也不知是谁,忽然问一句:

  “大人说的便是好的,可修文修文,又不能斩妖除魔,到头还是一场空。”

  诸多文人都分愤怒的看向声音响起的方向。

  刘骥怒道:“是谁如此轻薄!”

  “大人学问,深邃若渊,闻之愿为其生,愿为其亡。”

  “此等大道,岂可以是否利己而论?”

  其余文人也纷纷附和,谴责那声音。

  殷明却忽然道:“刘骥,你且坐。”

  “你这般说,固然慷慨,甚见心性胸襟。”

  “只不过,修我道者,也有众生百态,不必强求。”

  “况且,若叫妖族肆虐,而我辈文人束手无策,亦不见我文道手段。”

  殷明忽然提笔,在桌案上写下一个“分”字。

  这还不是系统兑换的文道篆字,只是普通文字。

  一字写罢,那桌子忽然裂为两半。

  众人都看得呆了。

  这是上好檀木的桌子,若说一掌把这桌子劈开,只怕也得武士才能做到。

  可这样不着痕迹,一字而桌裂,则更有视觉冲击力。

  殷明从碎裂的桌子之后站起身,慢慢的道:“文道者,内可修身养性,外可斩妖伏魔。”

  “半月后,本府将选择门人,正式传授文道。”

  他看向一旁,吩咐道:“杨府丞,你叫人抄写《孟子》一书,分发下去。”

  “半月后,便以对此书的理解,确定第一批门人。”

  现场,立刻响起一片叹息声。

  显然,如此一来,大部分寻常百姓都要被拒之门外。

  殷明略一沉吟,补充道:“即便未能入选,也不必担心。”

  “本府传下文道于门人,门人亦可授教。。”

  “若有人想修文道,也可向学习文道的门人求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