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羞恶之心,义之端也

  谁也想不到,让聂立忌惮的那人,是一位无敌的先天武圣。

  这太恐怖,不敢想象。

  聂立也不会提,因为殷大帅的威名太盛,真的说破对他绝没有好处。

  殷明面色不变,眼中却露出一丝疑惑。

  殷明挑了挑眉,问道:“你,要杀本府?”

  聂立怒道:“这就要看你作何抉择了!”

  殷明摇摇头,奇道:“你何来自信,当面说要杀我?”

  他说罢,又道:“这倒罢了,不过你莫要忘了,本府是朝廷命官。”

  “你威胁朝廷命官,这已是重罪,当定罪受罚。”

  “看来,你要与你儿子作伴了。”

  聂立真个是又惊又怒,因为殷明眼中那一抹疑惑不似作假,实在是太伤人。

  殷明却已在向身边人问话,浑然是没把聂立瞧在眼里。。

  片刻后,殷明回过头,道:“原来你是封西军中统领。”

  “军队与省府虽不是一系,但你的品级低于本府,适才言论,也算是以下犯上。”

  殷明看向聂立,平和的道:“念你也是朝廷武将,我不愿对你用武。”

  “你自己来这边站好,本府特赦,不对你用刑具。”

  他说的轻描淡写,仿若是请人做客一般,还挺客气的。

  然而,这分明就是在打聂立的脸!

  聂立何曾受过这等屈辱,到了这个地步,还管他殷明是谁的儿子。

  今日必要给他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他总算还保有最后一分理智,知道不能杀殷明,免得在殷大帅面前,事情无法收拾。

  聂立怒吼道:“给我上,把省府给我砸了!”

  他身后,一众豪奴应声而起。

  这些人都是都督府家奴,自然唯命是从。

  殷明坐在原位,身形纹丝不动,冷冷的道:“众差役,给我拿下了!”

  孙明功脸色变得很难堪。

  事情闹得太大,孙明功觉得心脏都有点承受不住。

  这时候,殷明的视线扫过来。

  孙明功一咬牙,也合身而上,拦住了聂立。

  聂立是武师,实力强悍,除了孙明功,谁也挡他不住。

  殷明默然看着孙明功,这果然是个老实人。

  他居然舍了捕快用的水火棍,与聂立以拳对拳。

  现在是差役拿人,又不是公平对决,这么做反倒显得有些迂腐。

  孙明功一边动手,一边还苦口婆心的道:“聂兄,使不得啊!”

  “大家都是封西官员,何须闹到如此地步?”

  “我看不如……”

  聂立气往上撞,怒啸连连。

  “孙明功,你这混账,没点定力。”

  “这新省府上任才几日,你居然就甘心给他做狗。”

  孙明功闻言,神色有些不自然,却未发作。

  孙明功道:“聂兄,职责所在……”

  聂立怒道:“你给我闭嘴!”

  “你再敢拦我,信不信老子把你宰了!”

  孙明功还真吓了一跳,忙道:“聂兄,咱们又没有深仇大恨,何出此言?”

  饶是以殷明的定力,也有些坐不住了。

  自己家这捕头,也未免有些太丢份。

  正思量着,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孙明功被聂立一拳锤飞。

  他面色发白,已然是受了内伤。

  殷明皱了皱眉,道:“孙捕头,你武道修为不在罪人之下,何期竟反为之这般?”

  孙明功苦笑道:“这,这,我觉得该以和为贵……”

  没人打断他,他自己也神色尴尬,说不下去了。

  聂立冷笑道:“孙明功,再敢拦我,下次就要你的狗命!”

  殷明眉头微微一皱,道:“孙捕头,你过来。”

  孙明功站起身,来到殷明身前。

  殷明执起孙明功右手,取出文道朱笔,道:“孙捕头,我赐你一字,望你好生自勉。”

  聂立喝道:“殷明,休再搞什么花样!”

  “你立刻赔罪道歉,否则,我这一拳,你须是挨不住的!”

  他说着,武师的气势迸发,狠狠的压在殷明身上。

  省府门前,诸文人都面色一白,两股战战。

  哪怕只是受到波及,也有摇摇欲坠之感。

  殷明却丝毫不为所动,稳稳的落笔,在孙明功手上写下一个大字。

  孙明功只是苦笑,不知省府意之所在。

  忽然,孙明功陡然一惊,一股灼热的内息,沿着手臂,狂涌而入。

  孙明功张开手心,一个古怪的篆书大字,跃然手上。

  他虽然不认得这种字,却清楚的知道,此字——“义”也。

  孙明功抬头看向殷明,眼神复杂,似乎有万千念头,在急闪而过

  殷明道:“羞恶之心,义之端也。”

  “孙捕头,你明白吗?”

  孙明功在殷明处,闻道多日,闻听此言,顿时有豁然开朗之感。

  孙明功道:“大人曾说,耻己之不善为羞恶,憎人之不善亦为羞恶。”

  “谢大人指点迷津,下官知之。”

  殷明以文宗修为,点化他一个“义”字,他顿时得了其中精髓。

  这便是文宗境界,点化善性,教人向善。

  行义,羞恶,这也是善性之一。

  孙明功再回转身,眼神与适才已是天壤之别。

  他的气质原本宽厚和善,只是太过绵软。

  此时,他却像是一块厚德载物的大石,虽然宽和,却坚定不移。

  聂立不由得为之一惊,止住脚步,喝道:“孙明功,你发疯么?”

  孙明功慢慢的摇摇头,道:“聂立,速速认罪,莫要自找烦恼!”

  聂立又惊又怒。

  今日真是活见了鬼,这小儿省府竟会蛊惑人心,难道是魔族手段?

  他正想着,孙明功已大步上来,施展出了擒拿手。

  这是武徒就会练的把式,但从孙明功手里施展出来,威力超乎寻常。

  尤其是他此刻心志如铁,更见这一式非凡。

  捕头者,为民缉罪,本就是“正”的一种体现。

  孙明功这一手打出,聂立只觉得仿佛一座小山迎面而来,迫人心神。

  聂立悚然心惊,这孙明功仿佛脱胎换骨一般,根本不是平日的窝囊模样。

  其实,孙明功也是武道奇才,修为比聂立更深。

  只是他性子太温和,是以与人交手,十分本领用不出一半。

  这一次,孙明功与聂立战在一处,上百招过后,聂立已是左支右绌,难以招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