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撕破面皮

  不是一本状的书册,而是一卷玉书简。

  适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卷玉书简又是什么?

  浓浓的疑问,横亘在每个人心头。

  聂立惊疑不定的看向殷明,竟然引动天地异象,此子到底是什么人。

  与天地异象相比,先前争执的事情,反倒是不算什么了。

  那姓殷的已经是武道通玄,几乎为大唐第一人,难道他的儿子竟然还要青出于蓝吗?

  传闻此子不修武道,难道另有惊人传承不成?

  可自古以来,天下人族唯有练武一途,又哪里来的其他传承?

  聂立眼神闪烁,心中万千个念头,电光火石般的交织着。

  这时候,杨子铭忽然道:“咦,手稿上的文字都不见了!”

  他这句话一出口,省府门前诸文人都大吃一惊。

  尤其是龚沁中,几乎是扑上去,一张老脸就凑在案前。

  旋即,龚沁中老脸上,褶子都颤抖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天啊……“

  殷明平和的声音忽然响起:“龚老不必心忧,你看此物。”

  殷明说着,忽然展开手中的玉书。

  玉书看起来也不过寻常竹简大小,但一经拉开,也不知有多长,似乎永无尽头。

  对殷明,龚沁中丝毫不敢无礼。

  别看殷明年纪比龚沁中小太多,但是这连日来的讲学,却已经深深折服了龚沁中。

  龚沁中凑上去,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目光紧紧的落在玉书上。

  一行行细小而清晰的文字映入眼帘,赫然正是他聆听多日的孟子一书。

  龚沁中心中激动,连声道:“天意,天意,这是天意啊!”

  聂立面色有些难堪,想不到居然有如此离奇的事情发生。

  他不了解文道,因是以为不可思议。

  但以殷明来说,此事却没有那般离奇。

  他修的是文道,因而著书之根本,不在字形,而在以文气镌刻其中经文真义。

  这玉书从天而降,颇为奇异,乃是天赐之物。

  此物远比凡纸更适合承载经文真义,是以那真义顺理成章的转移到玉书之上。

  说来虽然离奇,却也是情理之中

  这时候,街头又许多人头探出,在打量这边的动静。

  显然,适才不少人都注意到,那白虹最终落在了省府门前。

  虽然聂立放言禁止此路通行,却也有不少好奇的人,跑过来看热闹。

  殷明给杨子铭打了一个眼色。

  杨子铭会意,大声道:“省府大人公开讲学,旁听不限。”

  “今晨有人干扰讲学,殴打百姓,已被捕头依律缉捕。”

  “现在讲学照常进行,好学者、向善者,可来府门前旁听。”

  这时候,有不少人发现,那省府门前,被缉拿的一群人,赫然有都督府的少爷和中卫将军的亲子。

  街头,众人都骇得呆了。

  这新省府是哪一路的猛人,居然拿下了这封西省两位大员的家人。

  原本百姓对新省府上任都兴致缺缺,因为过去的省府,都不过是都督府的应声虫罢了。

  现在,百姓们的观点却渐渐改变了。

  尤其是看到省府门前,面色冷硬的聂立,众人更是心中震惊。

  难道连已臻至武师境界的都督之子,都奈何不得这位新省府吗?

  因为聂立的存在,街头的百姓都在遥遥观望,没有人敢真个来到近前。

  人群中,还藏着一个特殊的一位。

  那就是中卫将军。

  他不知从哪里摸了一顶草帽,把帽檐压的很低,在暗中观察。

  此时,他的心情反倒是轻松了不少。

  儿子没有伤到那位殷明大少,已经是天幸了。

  若是这位少帅爷受伤,天晓得他一家老小,会落得什么下场。

  当然,他也很心疼儿子。

  可是,眼下这场景,他若是现身,必然又会被聂立当枪使。

  赵进翻了个白眼,就隐在人群中,默不作声的远远围观。

  这时候,殷明清咳一声,温和的道:“龚老,请回座,今日继续讲学。”

  龚沁中连声答应,眼神恋恋不舍的从玉书上移开,几乎是一步三回头的坐回去。

  聂立的面色青一阵红一阵。

  这殷明压根不提适才的事情,这是要让自己主动离去啊!

  聂立就这么一个儿子,岂能放任他被省府缉拿收监。

  况且,众目睽睽之下,若是儿子被省府拿下,日后都督府威严何在!

  聂立喝道:“殷省府,你讲学之事,暂且不论。”

  “现在,请你把我儿子还回来。”

  他说到最后,几乎已是咬牙切齿,言语中弥漫着不言而喻的威胁意味。

  殷明淡淡的道:“对不起,办不到。”

  聂立怒道:“殷明,我容让再三,你休要得寸进尺。”

  他实在忍无可忍了,就算这殷明背后有人,但他本人却只是个文弱书生。

  不管怎么说,他也该给个面子。

  聂立道:“殷明,我看在那位的份上,先前的事,我都不计较。”

  “你现在,必须马上把我儿子还回来,否则,今日此事休想善了。”

  殷明依旧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淡然道:“你不必着急。”

  “请安心在府上等候传唤,届时定罪,本府自会宣你。”

  “等行过刑,如不流放,你便可接你儿子回去了。”

  街头,百姓们都惊得呆了。

  这新省府不只是拿人,他居然还要用刑!

  这么多年以来,只有都督府揍省府的份,什么时候轮到省府给都督府行刑了?

  众人都有些风中凌乱,感觉这世界都要颠倒了一般。

  聂立突然一振袖,两片袖子登时炸裂。

  聂立手臂上隐隐有青气流转,俨然便要动手。

  聂立冷冷的道:“殷明,我知那人强横无匹,那也不必说。”

  “可就算他再强,也不能相隔千万里,隔空来救你。”

  “你今日若是定要一意孤行,说不得要看看是你先上路,还是我儿子先受刑。”

  这已然是撕破脸皮,直接威胁起殷明的性命。

  也有心思敏捷的,注意到聂立几次提到殷明背后的人,似乎颇为忌惮。

  注意到的人都颇为惊异,难道这位新省府,还跟某位武宗强者关系良好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