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著书验天意

  对于无依无靠的龚沁中,聂立就没什么好顾忌了。

  聂立喝道:“滚,你这老匹夫,来我封西,未竖寸功,焉敢在我面前卖弄口舌之能。”

  “再敢聒噪,我便一掌将你毙在当场。”

  龚沁中一对老眼登时瞪大,怒道:“竖子尔敢,真真是气煞老夫!”

  “老夫命不值几何,今日就坐在此地,叫你打死,你来动手,你来动手!”

  他年老而性辣,不但不怕,反而气冲顶门。

  聂立冷笑道:“好,老东西,你自己找死,我便遂了你的意。”

  他说罢,一翻手,居然真个就要下杀手。

  他跟殷明讲道理,不是真的讲理,只是顾忌殷大帅。

  对于龚沁中这无权无势的老者,他根本不在乎当街杀人。

  殷明忽然淡淡的道:“诸人肃静。”

  “本府修文道,素不言空洞无物之理。”

  “既如此,今日我诉文经,当请天地为证。”

  聂立冷冷的道:“省府,你休要再作怪。”

  “你宣讲邪说,若不给封西万民一个交代,那咱们就朝中见!”

  龚沁中针锋相对的道:“你这小人,今日如不杀老夫,老夫便要回京联系故旧,非要参你爹一本!”

  聂立面色一沉,知道这老东西真个办的出来。

  找死!

  聂立杀心膨胀,正要动手,却见殷明霍然起身。

  殷明朗声道:“杨府丞,取我手稿来。”

  杨子铭急忙取过手稿,摆在殷明案上。

  殷明道:“聂少都督不必心急,今日我著此经书。”

  “是否得天地认可,就请在场诸位为证!”

  他此时体内文气激荡,言辞自有慑人威力。

  聂立和龚沁中都是心中一凛,一时间都不由得住口看向他。

  殷明提起文道朱笔,心中有万千文字激荡,直欲透胸而出。

  人都有感性一面,无论做何事、修何道,若是心情跌宕,往往会影响到一事之成败,一道之兴衰。

  武者愤怒,往往会激发出更强的力量。

  文人激荡,也会激发文心,思如泉涌。。

  殷明此时便如福灵心至一般,便欲立刻将孟子一文成书。

  《孟子·尽心》

  殷明面容肃穆,庄重落笔。

  “尽其心者,知其性也。”

  虽然旁人未曾看到殷明写的什么,但是一种浩然气息,已经油然而生,令人不由得为之生敬。

  殷明心意通达,落笔如有神助。

  盏茶时分,一页写毕。

  那一纸手稿被他随手放在案上,一众文人都眼巴巴的看着手稿,露出渴求之色。

  聂立有些惊疑不定。

  当然,他压根不信,殷明能得到什么天地认可。

  这就好比有人说“太阳公公对我笑”,谁会作真?

  这一听就是荒谬的,根本不足为信。

  可是,殷明这种气势的确不同凡俗,让聂立也为之心惊。

  这时候,龚沁中再也忍耐不住,凑上前去。

  龚沁中和杨子铭,一前一后,围着桌子在瞧殷明刚刚写的一页手稿。

  手稿墨迹未干,却油然透露出一种沧桑的沉淀感。

  龚沁中面上露出喜不自胜的颜色。

  他怕打扰到殷明,不敢出声,却又实在有些心痒难耐。

  他压抑着情绪,小声道:“好好好,好一个尽心知性!”

  杨子铭也小声道:“尽本然善心,方知本初之性,极是,极是!”

  两人迫不及待的顺着看去。

  “知其性,则知天矣。”

  “存其心,养其性,所以事天也……”

  杨子铭天赋异禀,又深得殷明亲传。

  龚沁中乃是前辈名宿,学问渊深。

  这两人于在场文人中,是文道造诣最深,也最能领会殷明文意的。

  他两人看得啧啧称奇,不住口的称赞。

  聂立神色古怪,自然是不解这两人的模样。

  被按倒在一旁的聂鹏更是忍不住道:“呸,什么东西,什么‘星星星星’的。”

  被五花大绑的赵峥在他身旁,大皱着眉头。

  聂立冷冷的道:“天地认可,可不是找两个托就能作数的。”

  若是平时,龚沁中这老爷子又必要为此话大动光火。

  但是此时,他满脑子都是殷明刚刚写成的手稿,居然浑没听到。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殷明沉浸在著书之中,是浑然不觉。

  杨子铭和龚沁中看得兴起,也压根没在意时间流逝。

  其他人可就有些难捱了。

  差役和文人们都看着殷明,有些不知所措。

  被绑缚的聂鹏和赵峥等人就更是难捱了,尤其是聂鹏,直接是破口大骂。

  聂立也未加制止,想那姓殷的也不至于因为儿子骂殷明两句,就杀到封西来。

  聂立已不打算再等,他断定殷明是在故弄玄虚。

  或许这小子只是想拖时间,等自己不耐烦了自己离去。

  可惜,自己岂会遂他的意。

  聂立看向孙明功,喝道:“孙明功,我没耐烦陪省府玩这种把戏。”

  “你把人给我放了,今日的事,暂且作罢,日后我都督府再来请教。”

  孙明功见聂立开口,没来由的一慌。

  虽然他论武道修为不逊于聂立,但就是发憷。

  也不只是聂立,不管谁,只要有一点能压住孙明功的长处,他就发憷。

  这孙明功性子太宽厚温和,压根不像个武者。

  这本不是个缺点,只不过他温和的未免有些过头了。

  孙明功咬了咬牙,道:“聂兄,这是省府大人的命令,我无法……”

  聂立断然道:“你好大的胆子,当年你爹办的那事,还没与你家算账。”

  “你竟然敢跟我说这种话?”

  孙明功闻言又是话语一滞,半晌才道:“可这,这委实不行……”

  聂立怒道:“这殷明的邪说果然厉害,你姓孙的也长本事了。”

  他转身吩咐道:“去把少爷解回来,我看谁敢挡路!”

  孙明功面色变了几变,显然在纠结如何处理。

  这时候,晴空里忽然炸响一个惊雷。

  整个封西城,所有人都愕然的看向天空。

  却见晴空一片,万里无云。

  聂立也是不禁愕然,惊疑不定的打量了半天穹顶,才收回眼神。

  他刚要再吩咐身边豪奴,却又听到半空里霹雳炸响。

  这一次,封西全城的百姓更是惊异了,怎么还又来了一道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