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传唤其亲长

  聂鹏身后,孙明功一阵头大。

  他是封西人士,素知都督一家,最是护犊子的。

  聂鹏倒还罢了,毕竟只是个孩子。

  可拿下聂鹏,势必会惹得聂立出面。

  这般一来,事情可就麻烦了。

  虽然同为武师,但孙捕头却不觉得自己能战胜聂立。

  那是都督的亲子,等于是武道世家的传人。

  不过,对于这些,殷明或许不了解,也或许是不在意。

  他轻描淡写的摆摆手,道:“拿下去,收监。”

  “查查他的年龄,看是否成人。”

  “若是成人,等本府回府,便直接宣判。”

  “若是未成人,传唤其家族长辈,一起听判。”

  孙明功更是一阵发毛。

  不用查,他也知道。

  聂鹏还没有行冠礼,只能算是准成人。

  那么……传唤其家族长辈?

  拿下一个聂鹏已经够吓人了,还要传唤都督府的家长?

  一道冷硬的声音从街头遥遥传来:“不牢省府大人费心,本人已来了。”

  随着声音,一个精壮的男子大步走来。

  正是聂立。

  聂立身旁,赵峥一手掐着玉带,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

  他一边走来,一边怪笑道:“哪个不长眼的,竟敢欺负我大侄子,倒站出来叫我瞧瞧。”

  两人身后,十多个豪奴亦步亦趋。

  这十多人都气势内敛,显然不同于寻常奴仆。

  寻常豪奴,身材虽然精壮,却也就是寻常人,便是武徒也属不入流。

  这十多人,赫然都是武生。

  武生者,可以考武秀才,能名动一方。

  如此人才为奴仆,可见都督府势大。

  赵峥怪笑着走上前。

  他自幼被便是无法无天,及至成人多年,性子仍旧轻浮。

  虽然接近而立之年,但是仍未成家,整日里便是胡混。

  殷明座前,听教的文人中,有性子刚烈的,不悦的瞥了赵峥一眼。

  赵峥恰好瞧见,二话不说,当即一脚踹过去。

  他虽然练武不勤,却也是位武士。

  那文人挨了他一脚,痛叫一声,被踹翻过去。

  赵峥轻蔑的冷笑一声,目光从省府门前的一众文人身上扫过。

  他目光所及,一个个文人都垂下头去。

  他们瘦削的拳头都攥得紧紧的,显然极为愤怒,却没有一人敢于说什么。

  不是他们没有风骨,而是在这个世界,武者贵,文人轻,早已是常识。

  赵峥神色愈发的蔑然,正要继续前行,却忽然眼神一凝,停住了目光。

  他冷冷的看着一个须发花白的老人。

  龚沁中却是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淡然的坐在原地。

  他不与赵峥对视,却也没有丝毫回避、畏惧的意思。

  龚沁中可不是寻常文人,他是老宰相的弟子,昔年济上学宫的教授。

  可以说,他若非被贬至此,必然也是文道中的领袖一级人物。

  寻常文人或许畏惧赵峥,他却视赵峥如无物。

  除了龚沁中,还有一人面露不忿,闭着眼一副不理会赵峥的模样。

  正是那日第一个翻墙而下,拜倒在殷明面前的刘骥。

  不过他的勇气魄力,比之龚沁中,自然就要差许多。

  赵峥冷声道:“老东西,你在我面前装什么装?”

  “莫非以为倚老卖老,我就不敢揍你么?”

  龚沁中依旧不为所动。

  看其姿态,俨然是不屑于赵峥答话。

  赵峥愈发愤怒,当即便要发作。

  忽然,前面传来冷冷的一声:“狂徒,你敢在本府面前放肆,当面殴打老者吗?”

  赵峥一愣,抬头看去,却是那少年省府,正神色冷冽的看着自己。

  赵峥不去理龚沁中,看向殷明道:“哼,小子,少在我面前摆谱。”

  “我给你一条活路,你立刻放了我大侄子,亲自为他牵马,送他回府,再向聂叔磕头赔罪。”

  “如此,可免你一场杀身大祸。”

  殷明摇摇头,心中思量,这封西还真是混乱。

  此人看来也是封西军中权贵,居然放肆如此,于自己当面口出狂言。

  这时候,聂立也慢慢跟了上来。

  聂立此时一脸冷冽,哪里像在家中那般,一副纨绔之状。

  他虽然也算是纨绔出身,但是成家立业多年,早就明白做事要分清场合。

  他平时可以像年轻时一般纨绔,但是真遇到事,也绝对担得起来。

  聂立慢慢的道:“省府大人,磕头赔罪倒是不必。”

  “你适才不是要判我儿罪么?”

  “我已到了,就请明言我儿有何罪,然后放回我儿。”

  殷明看他一眼,道:“这么说,你就是那罪民的父亲?”

  聂立神色一僵。

  罪民之父,这个称呼还真是新鲜,不过却绝不会让人愉悦。

  赵峥在旁怒道:“好啊,我和老聂一起到来,这小子还敢如此放肆。”

  “老聂,我看不消与他废话,今日动手砸了省府,看他还敢放肆狂妄!”

  聂立神色愈发的阴冷,冷笑道:“这只怕使不得吧。”

  “省府大人,看起来可不在乎你我的身份,怕是另有依仗啊!”

  “呵呵,赵峥,我劝你也别冲动。”

  “别看咱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却也未必惹得起省府大人啊!”

  他语气虽然沉稳,说出的话却有些阴阳怪气。

  他显然不是真的在劝阻赵峥,反而是在挑唆。

  赵峥确实有点一根筋,轻易就上钩了。

  他一张脸登时涨得通红,似乎聂立的话让他大丢了面子。

  赵峥气呼呼的道:“哼,我偏不信邪!”

  “今日,我就不但要拆省府,还要揍这小子。”

  “我倒要看看,哪个敢给他出头!”

  他说罢,大叱一声,迈步冲拳,居然真个一拳砸向了殷明。

  殷明看他一眼,本待一字将其压服,思量一下,却没有提笔。

  他固然可以拿下赵峥,但他乃是省府之尊,这种事情不该由他动手。

  殷明喝道:“孙捕头!”

  孙明功本有些犹疑,但是殷明一声喝喊,登时叫他心意坚定了起来。

  孙明功不再迟疑,侧步上前,横在了赵峥面前。

  赵峥那武士一拳,直接砸在了孙明功身上。

  武士与武师的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赵峥又练武不勤,只能算稀松平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