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为民缉罪

  这时候,殷明注意到街头站着的一行人。

  不管怎么看,那也不像是来听讲学的文人。

  聂鹏冷哼一声,手一挥,带着几个豪奴,大步来到近前。

  有文人看他们来势汹汹,想要阻拦,却被豪奴一把推开,跌坐在地上。

  被推倒的人待要发火,却被身边的人拉住。

  有人已经认出,这是都督府的小少爷。

  招惹不起。

  武者家族的少爷和他们这些穷酸文人,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存在。

  看着聂鹏大步走近殷明,一群文人都又惊又怒,不知此人是来此做什么的。

  事实上,谁都想得到,此人来者不善。

  可是,谁敢阻拦呢?

  殷明不知何时已经落座,安静的看着聂鹏走来。

  聂鹏冷哼一声,道:“殷省府,你好大的架子,你可知道我是何人?”

  殷明淡淡的道:“你来见本官,是为公事,还是私事?”

  聂鹏愣了愣,有些接不上话,下意识的道:“公事如何,私事又如何?”

  殷明看他一眼,淡定的道:“为公,你就跪下行礼见官。”

  “为私,你就立刻退下,等下差之后再来。”

  聂鹏一张白生生的脸膛,登时涨得通红。

  他长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受到这种羞辱。

  聂鹏怒道:“你,好你个狂妄的小子,你敢辱我?”

  殷明身后,捕头孙明功正从府里走出来,看到这一幕,登时吓了一跳。

  孙明功快步上前,小声道:“大人,这,这是都督的亲孙子,惹不起,惹不起啊!”

  殷明皱起眉,瞥了他一眼。

  自己这捕头什么都好,人品、修为都是好的。

  只是这胆量,也未免太小!

  殷明复又看向聂鹏,皱眉道:“你是聂都督的孙子?”

  聂鹏冷笑道:“你知道便好。”

  “还有,这几日,我一直叫人不许走这条街,而且来西城的文人,我是见一个揍一个。”

  “这些事,你知不知道是我指使的?”

  孙明功知道殷明脾气硬,忙笑道:“聂少这话说的,省府大人当然不知道了。”

  “你若有什么要求,直说便是,咱们省府岂能与都督府过不去呢。”

  聂鹏冷笑道:“算你还晓事,既然不知道是我的意思,那我就不怪罪……”

  殷明忽然道:“聂鹏,你是都督的孙子,难道自幼连一点刑律都不曾看过么?”

  刑律?

  聂鹏一愣。

  殷明面色微微一变,肃然道:“於省城中霸道者,当徒一年,主道者更该罪加一等。”

  “何况你殴打良善人民,律云‘伤及以他物殴人者,当杖百十’,你岂不闻之?”

  殷明义正言辞,声色俱厉,不消催动文气,已经在气势上压倒了聂鹏。

  聂鹏说到底是个寻常少年,虽然练武,但是心性终究还是少年心性。

  别说跟殷明两世为人比,就算跟杨子铭的经历比起来,也是天壤之别。

  聂鹏被殷明慑住,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

  殷明猛地一拍桌子,喝道:“聂鹏,你可知罪!?”

  这几日里,有好几个来听学的文人被人无故殴打,若非孙明功怕事,殷明早就有意彻查。

  今日聂鹏却自己送上门来,岂能容他再放肆。

  聂鹏惊得倒退两步,但是桀骜之性,却又迸发出来。

  聂鹏怒道:“好你个狗官,敢跟我放肆。”

  他咬牙道:“给我动手,砸了他的场子。”

  “只要不砸死人,都算本少的!”

  那几个豪奴闻言呼啸一声,涌上来就要动手。

  殷明又是重重的一拍桌,催动文气,喝道:“好贼胆,谁敢动本府?”

  文气催动,殷明威严更盛十倍,一时间省府前竟然真个无人敢动。

  殷明喝道:“孙捕头,还不动手缉凶?”

  孙明功被殷明气势感染,一腔血勇慢慢涨上来,不由得摸到了身边的杀威棒。

  他还有些迟疑,殷明却厉声喝道:“孙捕头,你听我言教多日,心无感乎?”

  “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你自揣己身,所言所行,可当得正乎?”

  孙明功愣住,其实是非道理很简单,他只是畏手畏脚而已。

  殷明长身而起,声音若洪钟大吕,振聋发聩。

  “孙捕头,还有众衙役,你等食大唐俸禄,取诸于民,不知如何做吗?”

  “自省此事,是当为民缉罪,还是当明袖手旁观?”

  “经云:虽千万人吾往矣,这几个豪奴,便畏惧了吗?”

  孙明功听得热血膨胀,大声道:“喏!捉拿犯人!”

  他说罢,一晃杀威棒,当先打上去。

  其身后,一群衙役见长官动手,也都是豪气顿发。

  一时间,众衙役各执棍棒,扑向几个豪奴。

  那几个豪奴却是被殷明义正言辞的模样惊的呆了,一时忘了反抗,竟被当场拿下。

  孙明功一把按住聂鹏。

  聂鹏回过神来,怒道:“孙明功,你好狗胆!”

  “便是你爹也不敢对我如此无礼,你竟敢拿我?”

  殷明喝道:“差役行拘,胆敢顶撞!”

  聂鹏只觉心里一阵发虚,竟然就一刹那不敢动作。

  孙明功反而胆气一壮,便将聂鹏拿了起来。

  片刻间,都督府的小少爷聂鹏,以及一众豪奴,都被压在省府门前,跪在当场。

  这场面惊呆了一众文人。

  他们自来饱受武者欺压,都督府这些奴仆若是撞见,何曾把他们放在眼里。

  当面见到他们被拿下,扬眉吐气自不必说,关键是另一份刺激的感觉,无法言语。

  大唐重武轻文,何曾见过如此硬气,敢缉拿武者,还是都督府的武者的省府。

  就连众衙役都自己呆了,看着自己按着的人,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殷明倒是很淡然。

  殷明不紧不慢的坐下去,居然翻开了桌上的手稿,准备继续写他的《孟子》。

  此书已经写的差不多了,只差一点结尾。

  若非出了聂鹏这档子事,殷明此时应该已经成书。

  孙明功迟疑道:“大人,这,这些人如何处置?”

  聂鹏咆哮道:“殷明,你敢拿我,我爹定不能饶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