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当枪使

  聂立暗自思量,那省府小儿不算什么,但是总得顾忌一下殷大帅的态度。

  为防万一,还是不能与省府当面冲突,只能暗中下绊子。

  聂立有种憋屈的感觉。

  自己堂堂武师,父亲更是一代武宗,又是封西都督,何其位高权重。

  就算是寻常皇子来了封西,也得按封西的规矩做事。

  偏偏跑出这个殷明来,居然是姓殷的的儿子。

  姓殷的这几年武道修为愈发深不可测,涉及到他的事,却是不得不顾虑一二。

  聂立站起身,匆匆往外走去,他要去拦住儿子。

  他虽然不把殷明瞧在眼里,却要顾忌那该死的姓殷的。

  聂立刚走到门口,却迎面撞上从校场回来的父亲。

  聂忠平皱了皱眉,问道:“看你匆匆忙忙的,要去做甚?”

  聂立忙向父亲说起儿子的事情。

  听到事关孙子,聂忠平的神情也不那么严厉了。

  聂忠平道:“你也不用太着急,那殷明应该也不怎么受那人待见,不用过分忌惮他。”

  “你去看着点,只要别直接对殷明动手,别的事都可以兜得住。”

  他显然也有自己的情报来源,已经了解到一些殷明和殷大帅的复杂关系。

  聂立答应一声,便向父亲告辞,往外走去。

  他身后,忽然传来一声轻飘飘的声音:

  “你不是跟中卫家那小子关系不错么,是不是有日子没去见你的朋友了?”

  聂立一愣,不知道这种时候父亲提到中卫家那小子做甚。

  旋即,他忽然反应过来,面上禁不住露出一丝笑容。

  对啊,自己不想当面得罪那殷明,却好叫别人来顶缸啊!

  想到中卫家那位,聂立第一次觉得,那小子居然那么可爱。

  ~~~~~~~~~~~~~~~~

  中卫,就是封西的中卫将军。

  封西城里,都督之下,便是三位将军。

  三位将军中,又以中卫将军地位最高。

  在封西,中卫将军的地位仅次于都督,基本与省府平起平坐,都督也会给他几分薄面。

  只不过,虽然位高权重,中卫将军却也有烦恼的事情。

  比如现在,中卫将军赵进就很愤怒。

  他的儿子赵峥,一脸吊儿郎当的站在他面前。

  赵进压着火气,问道:“峥儿,你这么早要去哪?”

  赵峥笑嘻嘻的拍了拍赵进的肩头,笑道:“老头子,我只是出去耍耍,你看你,发什么火啊!”

  赵进拍开儿子的手,怒道:“你少这么没大没小的。”

  他平复了一下怒火,又语重心长的道:“峥儿,你也年纪不小了。”

  “爹不可能护佑你一辈子,你该要好好练武,自己搏一个未来啊!”

  赵峥满不在乎的道:“嗨,这有什么。”

  “等哪天你死了,我就去都督府找老聂去。”

  “就凭我们俩的关系,他还能亏待了我?”

  饶是赵进武道修为强悍,却也差点被气昏过去。

  有这么说话的吗!

  他瞪着儿子,心里也是天人交战。

  他是个血性武者,脾气上来恨不得打死这不孝子,只是终究不舍得。

  赵进气的气喘吁吁,但赵峥已满不在乎的溜达出去。

  过了好半晌,战战兢兢的下人找来了赵进的妻子。

  妻子看到赵峥气的面色发青,就知道又是儿子闹得。

  她劝慰几句,赵峥总算是缓过劲来,恨恨的坐下。

  妻子劝慰道:“老爷,你也别生气了。”

  “峥儿这孩子,本性还是好的,只是被咱们娇惯的太厉害,真是,真是……”

  说着说着,妻子也说不下去了。

  说心里话,她也觉得这孩子一巴掌打死都不多,只是哪里舍得这么说自己的儿子。

  赵进叹了口气,却又问道:“少爷呢,这一大早的,到底去哪里了?”

  下人忙道:“老爷,都督府的聂大爷来请,少爷跟他一起去了。”

  赵进皱了皱眉。

  赵峥虽然单纯,他这当爹的却看得通透。

  那聂立压根就没拿自己儿子当朋友,根本就是利用而已。

  可惜自己那傻儿子被人耍的团团转,前段时间有剑鹿角的消息,还屁颠屁颠的去告诉了聂立。

  唉……

  赵进叹息了一会,随口问道:“他们又去做什么坏事了?”

  下人小心翼翼的道:“小的不知,只是少爷好像是往省府去了。”

  省府……

  赵进忽然愣住。他心里滋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

  如果是好事,聂立不会叫着儿子,而如果是坏事……

  赵进一个激灵,响起了前些日子得到的消息。

  那个殷明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文人,那小子大有来头啊!

  天晓得老宰相的外孙,殷大帅的独子,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封西来干什么。

  不过,现在赵进不关心这些了。

  他只希望,自己那个纨绔儿子,千万别去招惹殷明。

  他赵进再位高权重,也挨不住殷大帅那种级别的存在一根指头。

  在妻子和下人愕然的眼神中,赵进迅速走了出去。

  他在默默的祈祷,希望能赶得上。

  若是最坏的结果,自己儿子把那殷明打伤打残,那自己就干脆回家抹脖子算了。

  现实往往事与愿违,赵进的祈祷已经迟了。

  当他出门时,事情已经闹得不可开交。

  当然,事情的始作俑者,还得说是聂鹏,这位都督府的小少爷。

  聂鹏最近的心情也很不好。

  他明里暗里的给省府下绊子,然而省府门前,却依然在讲学,而且每天都会多三两个人。

  人虽然不多,但是却抹了他聂鹏的面子。

  聂鹏很不满意,他决定要给这新省府,一点颜色看看。

  虽然父亲说不可动手,但是等自己打都打了,也就没什么了。

  大不了到时候去爷爷面前撒个娇,虽然有点丢人,却可以逃过一顿毒打。

  聂鹏对自己的计划很满意,所以他一大早就带着人来到了省府门前。

  一如往常,殷明正带着人出来,准备开始今天的讲学。

  门前,二三十个文人早已在恭敬等待。

  现在来听讲的人数还不够多,殷明还没正式传道。

  他思量等影响力扩大到全城,就专门寻一个讲学之地,正式传下文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