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文人折服

  眼看天色渐渐沉下来,曹达和孙明功两人却听的如痴如醉,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忽然,路边的围墙上,传来一声叫好。

  “好好好,好学说,好精当,好生叫人敬佩。”

  殷明微微一笑,早就看到那边有人在墙后偷听。

  虽然都督府不许人走省府门前大道,但是自己讲学日久,终究有人好奇,过来偷听。

  这说话的人,必是真文人,听得懂其中妙处,因是忍不住叫好。

  却见那人笨拙的翻上墙,又一个趔趄栽倒下来。

  他也顾不上一身尘土,几乎是屁滚尿流的来到殷明面前,直接拜倒在地。

  此人恭敬的道:“先生大才,好生叫人钦服。”

  “在下刘骥,请为先生旁听。”

  他伏在地上,一副殷明不答应,他就不起来的模样。

  俗话说“学无先后,达者为师”。

  他虽然是一把年纪,面对殷明却以后生晚辈自居。

  殷明轻声道:“请勿如此,若果好吾学,请坐下听教。”

  那刘骥大喜过望。

  在一侧旁听和坐在殷明下首听教,是截然不同的。

  旁听自不用解释,而坐在殷明下首听教,那俨然等于是得到认可,能算是不记名的半个弟子。

  陆续又有几人从墙上翻下来,来到近前,也纷纷向殷明求教。

  殷明一一看过,判断都该是好学的真文士。

  都督府已经放言禁止此道通行,还肯冒险来此的,自然都是真心好学之人。

  殷明都应允了,让他们俱在下首里听讲。

  这时候,墙边“咕咚”一声,摔下来一个老头。

  看到这老头,在场的文人都变了面色。

  “武祖在上,竟然是龚先生!”

  “龚先生没事吧,他老人家年纪可不小了啊!”

  “龚先生是老前辈,快去看看他怎么样!”

  龚先生?

  殷明初来封西,却是不知此人。

  经承曹达在旁解释道:“龚先生本是京师济上学宫的教授,是昔年老宰相的弟子。”

  “后来老宰相被贬,龚先生也被发配到封西,是做过一任府丞的。”

  殷明心里一动,若是如此,此人倒是与自己有些缘法。

  几个文人已经掺起了那龚老先生。

  老爷子颤颤巍巍的来到近前,拱手道:“省府大人学问精深,老夫空活甲子,佩服的紧。”

  “厚颜来此,聆听大人教诲。”

  殷明站起身,还了一礼,道:“老先生请坐,长者奉面,本府亦是不胜之喜。”

  殷明本待叫人去搬椅子,然而老头子坚决不肯,也一起在下首里跪坐了。

  这时候,省府的官员正好下差,恰好看到这一幕,都不禁愕然。

  他们不曾听闻殷明讲经,是以自然不知道殷明学说到底有什么好处。

  殷明讲学,终于有了学生。

  虽然人数不多,但是僵化的局面终于被打开了。

  听殷明讲学的几位文人,包括龚老,都如痴如醉,一直到宵禁时分,才不情不愿的各自离去。

  这一日后,省府门前,殷明讲学的座前,每日都会多个三两人。

  尤其是省府的官吏、甚至是守门的差役,都逐渐被殷明讲学吸引,开始不由得在旁旁听。

  座前二三十,旁听七八十。

  只不过,省府的官吏和差役,都有工作,不能一直在旁听教。

  这二三十个文人,虽然人数不算多,却都是真心求学之人。

  在讲学的过程中,殷明也在仔细甄别,选择其中优异人才。

  殷明秉持的虽然是有教无类的主张,但他毕竟只是一个人。

  他不可能对每一个人都悉心教导,传授文道。

  殷明必须选择其中优异者,亲自传下文道,再由这些人,传给更多的人。

  如此薪火相传,文道才能大兴。

  七日后。

  都督府上,聂立翘着二郎腿,正在慢吞吞的喝粥。

  前段日子,他曾搞到一截剑鹿角。

  他亲自将之磨碎,又辅以各种天材地宝成药。

  他吩咐厨房每日以此熬粥,用做早膳。

  武者练武的消耗极大,必须用各种宝物滋补。

  聂立喝着喝着,忽然想起了那新省府。

  他心里不禁大叫晦气。

  原本,封西那老省府对都督府还算孝敬,搜刮的民脂民膏基本都进了都督府。

  可是,那老东西实在太无能,孝敬的钱财一次比一次少。

  都督府虽然每年敛财数额颇巨,但是养着许多武者,其实也没什么结余。

  聂立打断了老东西一个条腿,本意是叫老东西涨涨教训。

  谁想到老东西吓得屁滚尿流,直接滚回了内地。

  现在可好,换了这新省府,看起来完全没有孝敬都督府的意思。

  聂立有些烦闷,问道:“对了,新省府最近在做什么?”

  上次叫儿子给新省府下绊子,不知那小子有没有受到教训。

  就算他是姓殷的的儿子,也得吐出钱来。

  下人忙道:“大爷,听说省府每日都在省府门口讲学,前后差不多有十日了。”

  聂立愣了愣,道:“妈的,又没人听,他对着街道天天讲学,也不知尴尬么?”

  下人迟疑道:“爷,听说倒也不是一个人没有,貌似是有几个穷酸的。”

  聂立听了更是火大,怒道:“鹏儿这小子,叫他办这么点事都办不好。”

  “几个穷酸而已,这都好几天了,他居然还没办成此事。”

  聂立又问另一人:“对了,不是让人去叫鹏儿来么,怎么还没过来?”

  聂立嘴上虽是在骂,但是心里毕竟是记挂儿子的。

  他这药粥对武者颇有益处,平日里都要叫儿子来一起喝的。

  正问着,有个下人匆匆忙忙的跑来。

  “大爷,少爷不在,一早便出去了。”

  聂立皱了皱眉,问道:“这一大早的,他去哪了?”

  下人道:“听说少爷带了人,往省府那边去了。”

  聂立猛地一抬手,就要拍桌。

  他这一巴掌若是落下去,桌子绝对要四分五裂。

  幸好,桌上还摆着药粥。

  剑鹿角极为难得,聂立终究没舍得毁了这一锅粥。

  聂立恨恨的道:“这浑小子,叫他莫要动手,他居然又上头了。”

  聂立面色不愉,沉吟了片刻,觉得还是不能坐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