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认怂的捕头

  不如说,这位捕头,简直是省府中最配合殷明工作的人。

  捕头姓孙,名明功,是祖传的武官。

  自大唐立国,孙家就一直是封西省府的总捕头。

  孙明功的捕头之位,就是从父亲手里传下来的。

  孙明功把文书递交杨子铭,忍不住多瞧了杨子铭两眼。

  孙明功啧啧称奇道:“哦,杨府丞,你难道开始练武了?”

  “我观你的精气神都与先前截然不同,似乎是开了武脉,吞食了什么天材地宝的模样。”

  他不愧是省府捕头,眼力的确非凡。

  只是修行文道此事太过匪夷所思,殷明又没主动提过,孙明功自是不知。

  杨子铭笑着摇摇头,接过文书,整理好递交给殷明。

  殷明拿过去,眉头旋即就皱了起来。

  殷明问道:“孙捕头,这是什么意思,严防人口丢失?”

  孙明功顿时苦笑起来,道:“唉,这不是又到了秋收的时候么。”

  “大人初来乍到,或是不知,每年这时候,都有许多人贩子拐卖人口。”

  殷明问道:“秋收乃是农忙之时,怎么有这么多人做这种勾当?”

  孙明功迟疑了一下,还是解释道:“唉,这个……大人也知道。”

  “咱们封西,有一多半的地方,都在妖魔控制或者威慑之下。”

  殷明点点头,他上任也有几日了,这些情况都已经了解到。

  孙明功继续道:“很多地方,都要在秋收之时,祭祀大妖。”

  “这祭祀的祭品,自不用说,就是活人了。”

  殷明面色有些沉下来,又问道:“这又跟他们拐卖人口有何关系?”

  孙明功道:“有些妖物,胃口大的吓人,恨不得把当地的妇孺全都吞食。”

  “一些地方上就打起了歪脑筋,想方设法的从别地拐卖、乃至是劫掠人口。”

  “更有些不法商人,与妖族暗通曲款,贩卖妇女供其淫乐,贩卖青壮为其奴隶……”

  殷明的面色彻底阴沉下去。

  妖族是全人族的大敌。

  殷明每日想的,都是如何制敌。

  想不到,居然有人屈服妖族,更是拿同族性命牟利。

  孙明功劝道:“大人,这都是无可奈何之事,看开便好了。”

  殷明“啪”的一拍桌子,喝道:“孙明功,你是堂堂捕头。”

  “这种事发生,本已是你失职,你焉敢再说这种胡话!”

  若是旁的省府中,捕头被这么斥责,大概已经甩袖子离去。

  孙明功却着实是好脾气,只是叹口气,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殷明的语气缓和下来,道:“孙捕头,这种话,不可再说了。”

  “这件事,不但你有责任,我身为父母官,更该承担全责啊!”

  孙明功只有苦笑,他自幼生长在这里,对这种事早就觉得麻木。

  虽然作为捕头,这种想法有些窝囊,但是他又有何办法呢?

  作为武师,在人族中,的确已经是人上人,享有崇高地位。

  可是,这种修为扔到妖族中,却算不得什么。

  妖族得天独厚,不需要修行。

  血脉强悍的大妖,只要吞噬血食,正常成长,就会恐怖滔天。

  旁人看来,或许是他孙明功怂,可他孙明功也不过是理智的认清现实罢了。

  殷明沉默了片刻,问道:“孙捕头,你递此文书,是要说什么?”

  孙明功道:“也只是知会大人一声,让大人心中有数,免得事后吃惊。”

  殷明淡淡的问道:“那,我省府就做壁上观?”

  孙明功迟疑了一下,无奈的道:“不是作壁上观,是无可奈何罢了。”

  殷明闭上眼,身子仰在椅背上,久久不语。

  半晌,殷明终于缓缓开口,道:“孙捕头,你下去吧。”

  孙捕头如蒙大赦,却又忍不住道:“大人,妖太恐怖了,绝不是我们人族能抗衡的。”

  “这都是无可奈何的事,你可切莫冲动啊。”

  殷明挥挥手,没有再说什么。

  孙明功离去后,杨子铭看向殷明,道:“明兄,此事你看是……”

  殷明豁然道:“教化之事,事不宜迟。”

  “供奉大妖为神明,祭祀大妖的习俗,必须要根除。”

  他看向杨子铭,目光灼灼,问道“你还记得,前次我跟你提过的那事么?”

  杨子铭一愣,旋即面上露出喜色,用力点了点头。

  殷明叫过杨子铭,吩咐几句,杨子铭匆匆去了。

  不多时,杨子铭叫过几个差役,把桌椅搬出府衙,摆在门前。

  殷明跟着走出。

  大道上,有零零星星的百姓从省府门口路过。

  看到殷明出现,有人漫不经心的瞟了一眼,更有人压根就没注意到。

  这种世道,谁会在意省府上没有武力的文官呢?

  殷明也不在意,自顾坐下。

  杨子铭和柳腾坐在殷明身前,一副聆听教导的样子。

  这就是殷明计划的第一步——公开讲学。

  什么宣传都是虚的,只要公开讲学,真假贤愚、是非善恶,都一眼可辨之。

  殷明道:“子铭,柳腾,你二人这几日自学经文,想必颇有不解之处。”

  “今日,我为你们,详细讲解这经书内容。”

  杨子铭和柳腾各取出自己誊写好的经书,听候殷明教导。

  《孟子》一书,殷明改编后,已撰写了大半,前面大部分两人都誊写过了。

  殷明道:“首篇,有贤哲者,万里而见王上……”

  柳腾耿直的问道:“师傅,这孟老头为何要不远千里去见那大傻瓜?”

  这《孟子》第一篇,本来讲的是孟子见梁惠王,殷明改编后,就去掉了梁惠王的说法。

  柳腾这俨然是把一代诸侯,视作傻瓜。

  殷明道:“你道孟夫子是何人?”

  “他乃是我文道大贤,一生收徒讲学,更是为济世救民而周游各国。”

  “而此文所说王者……”

  殷明的讲学就此开始,只是场面实在有些冷清,只有杨子铭和柳腾在聆听教诲。

  守门的差役看着自家大人,也是一脸古怪。

  他们心里不禁嘀咕:这种怪人,都能当上金榜状元?

  殷明自然不知道他们心中的腹诽,只是淡然的继续讲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