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誊写经文

  第一百零四章誊写经文

  系统:“如不开启文气传承,宿主传出的文气,会保留在对方体内。”

  “对方可以使用,但不会增加或衰减,直到对方死亡。”

  “如果开启文气传承,对方可以修炼文气,走上文道修炼道路。”

  原来,文气出系统。

  即便殷明传给他人,对方是否能修行,还是在殷明一念之间。

  怪不得柳腾体内早就留下了文气,却一直无增无减。

  那次,或许是因为殷明只为救人,是以也没有激活传承。

  当然,也或许是因为殷明当时境界还低,不足以激活文气传承。

  如今殷明为文师,顾名思义,可为师矣。

  他传杨子铭文气之后,杨子铭明显感觉到了体内的异变。

  一股浩然之气,在四肢百脉内奔行。

  整个人的精气神,都登时不同!

  杨子铭回转身,向着殷明恭恭敬敬的一礼到地。

  这属于半师礼,是武者向尊敬前辈问候、求教时所行的礼节。

  杨子铭恭声道:“幸得先生点化,今日方知性命本真,请为先生后学。”

  殷明点点头,道:“子铭无须多礼,请起。”

  殷明又看向柳腾,道:“柳腾,你也过来。”

  柳腾走近,殷明吩咐道:“日后见子铭,当称一声师叔。”

  杨子铭待要说“不敢当”,柳腾已经闷声闷气的叫了一声“师叔”。

  殷明颔首道:“很好,你二人文气俱通,我当传你们修行之法门。”

  “柳腾虽然练的本是武道一途,但是早就有文道之意,也不用重新练起。”

  “只是,日后你修行时,应多诵经书,勤运文气。”

  “修文为主,以武辅之,切记,切记。”

  柳腾连忙答应:“是,师傅。”

  殷明又对杨子铭道:“子铭,你初入文道,我便传你文道正统修行之法门。”

  “你且听好,这修文之要,第一以体悟经书为本,辅以修持文气……”

  殷明修持文道日久,教习两人,自是绰绰有余。

  柳腾先带了一卷手稿,去一旁誊写、诵读。

  殷明又指点了杨子铭许久,最后道:“你现在尚未入门,便连文生也称不得。”

  “你便也与柳腾一般,誊写经文,多多诵读,以你的天分,成就文生是唾手可得的。”

  “届时,我再传你后续之法门。”

  杨子铭又行了一个半师之礼,起身去到一旁,开始抄写《孟子》经文。

  他过去对殷明虽然敬佩,却只是佩服其才华。

  此时承受了殷明教导,杨子铭俨然已变为崇敬殷明,以弟子身份自处之。

  两人誊写经文,殷明便在一旁观察。

  经过系统的提示,殷明也开启了对柳腾的文气传承。

  接着,殷明深入的询问了文气的传承奥秘。

  根据从系统处得到的回答,殷明意识到,文气是可以互相传承的。

  文气便如火种一般,星星之火,可以传遍原野,传递给每一个人。

  其中的关键,便在殷明这里。

  殷明等于是世界之初的本源之火,只有他不断传下文气,此火才能壮大。

  受到殷明传承的人,还可以传承文气给他人,只不过就少了“是否传承”的选择。

  如此一来,殷明想开创文道,最大的障碍已被克服。

  这将成为他治理封西,降妖除魔的关键一手。

  殷明一边思量着,一边关注着杨子铭和柳腾。

  随着他开启传承,两人在誊写经文时,体内的文气都自主的活跃起来。

  誊写的越多,体悟越深,则文气就越活跃,而且呈现出增长的趋势。

  而且,两人也不会因为《孟子》经文作为功法品级太高而受伤。

  毕竟,文道修行关键看个人领悟。

  殷明修行时会受伤,是因为前世对于孟子的理解已经很深。

  杨子铭和柳腾都是初次接触,自然不会有这个问题。

  等他们真正理解到经文中的大义,修为必然已有一定火候,也就不必担心驾驭不了了。

  殷明暗自点头,已是心中有数。

  看到两人的修行渐渐都步入正轨,殷明也不再关注他们。

  殷明来到一旁,拿起纸笔,开始誊写《孟子》剩余的部分。

  一夜无话,三人各自修行。

  直到半夜,殷明打断杨子铭和柳腾的修行,命两人各自去睡。

  这两人都是初修行文道,若是日夜不休,只怕身体会有些支撑不住。

  殷明自己回到房内,继续《孟子》一书的书写。

  他并非是简单的照搬原文,而是截取其中核心的思想,经过修改后表达出来。

  毕竟,《孟子》原文中,很多是孟子的经历。

  但孟子对这个世界来说,毕竟不是真实存在的。

  因此,此书的表述,必须符合一种虚构的身份。

  殷明时而沉思,时而奋笔疾书,直到天明。

  他早已三魂七魄通明,对他来说,修行便是最好的休息。

  一夜都在著经,他反而愈发的精神抖擞。

  经过儒道经文的洗礼,他的身上,反而愈发的多了一种浩然之气,让人望之即生敬。

  翌日,殷明一早来到府衙中,府内各部官吏也纷纷带着卷宗前来。

  杨子铭作为府丞,自然要来帮忙整理文书。

  一连数日,杨子铭都一边修行文道,一边还要做好府丞的工作。

  每日虽然忙碌,但是文道修行似乎带给他无穷的精力,使得他做事的效率反而更高。

  七日后,杨子铭整理好白天的文书工作,来到殷明的书房中。

  杨子铭恭敬行礼,道:“明兄,我自觉在文生境已修行到尽头,想请问如何能晋升文士。”

  殷明有些惊异,仔细感受了一下杨子铭的情况。

  殷明赞许的点点头,道:“你修文本有底子,是以初时进境迅速。”

  “我来传你进阶文士之道,日后你还要勤加修持。”

  杨子铭恭敬领命,听候教诲。

  另一方面,柳腾文武双修,也是愈发的强悍。

  见此情形,殷明心中也有了新的打算。

  翌日,殷明照常来到府衙。

  他上任前积攒的公文,已一一审阅和批示了。

  这一日,省府的捕头送来了一叠文书。

  省府之中,也并非都是文官。

  一应衙差,都是武生,而三位头目,更是武士之尊。

  至于统领一干人等的总捕头,则是一位武师。

  一位武师,无论放在哪里,都有着值得人敬重的实力。

  即便是在省府麾下听差,也常有捕头自恃武力强悍,不服省府调遣。

  省府都是文官,对此也无可奈何。

  殷明手下这位捕头老爷,倒是没有这份毛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