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文气传承

  杨子铭瞪大了眼睛,居然是真的。

  孙虎奇道:“大人,你看,这是怎么回事?”

  “柳三公子没有发力,身上也完全没有内力涌动啊!”

  柳腾一脸茫然的回过头,似乎还有些沉浸在经文中。

  殷明道:“很好,很好,柳腾这小子,是承了我文道一脉啊!”

  这根本算不上解释,反而让他身边几人更费解了。

  柳腾是少年武师,朝廷点的武解元,虽然称殷明为师,但怎么说得上是继承了文道一脉?

  殷明让孙虎去叫人来打扫院子,自己带着柳腾和杨子铭去到书房中。

  书房里,柳腾茫然的站在殷明跟前,有些不知所措。

  杨子铭坐在一旁,也是不解殷明之意。

  殷明道:“柳腾,适才的事情,你可明白?”

  柳腾茫然的摇摇头。

  殷明道:“那是你研读经文,心有所感,无意中催动了文气。”

  “你以文气落笔,写的又是‘取义’之文,自有文道真义流露。”

  “因你落笔没有轻重,那墙承受不住,因是碎裂。”

  原来,适才柳腾居然催动了文气。

  应该是因为《孟子》一书蕴含的真义非凡,催动了他体内潜藏的文气。

  而柳腾体内孕有文气,也只有一个解释。

  那就是昔日殷明以文气救他性命时,遗留在他体内的。

  这也就意味着,殷明的文气可以渡给其他人,让他们藉此拥有文气。

  当然,具体如何,还要传下修炼法门,观察之后才能知道。

  书房中,柳腾还有些茫然,杨子铭却是面色猛地一变。

  若非看殷明神色严肃,杨子铭已经要忍不住开口询问。

  殷明继续道:“这多半年来,你虽然称我为师,但说到底,我也只是侯府上请的先生。”

  “你我虽有师徒名分,你却不是我文道一脉,更非我门人。”

  “今日见你竟能催动文气,却是得了我文道的法门。”

  “我且问你,你可愿虚一静心,研习经文,承文道之道统?”

  柳腾挠了挠头,半晌道:“师傅叫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

  殷明哑然失笑,遂问道:“那我再问你,你觉得练武好,还是修文好?”

  柳腾想了想,道:“我若不习武,心里便不痛快。”

  “可师傅若是不叫我学师傅的经书,那我活着便还不如死了。”

  殷明点点头,道:“孺子可教矣。”

  “既如此,你入我门,为我弟子,你可愿意?”

  柳腾也不知懂不懂殷明的意思,一股脑的拜倒下去,大声道:“徒儿愿意。”

  殷明无奈地摇摇头,自己这是要他正式拜师,哪有拜师之前就自称“徒儿”的。

  不过,殷明素知柳腾性子,也就不深究。

  所谓因材施教,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殷明又看向杨子铭,道:“子铭,适才见过了柳腾的表现,我倒是想到了一桩关键。”

  “不过,在此之前,有件事我需得问你。”

  “我知你是前朝皇室后裔,也并非是没有武道天赋,只是不被允许习武。”

  “你仔细考虑,你未来究竟是想要找机会练武,还是想坚持在文道上继续前行。”

  杨子铭也是聪明人,知道殷明这是有意传他文道,在确认他的心意。

  杨子铭一时踌躇。

  毕竟,他是土生土长的大唐人,或者说前朝人。

  重武轻文的思想早在他心间扎根。

  他虽然学文也好文,却下意识觉得武学更重。

  究竟,该如何选……

  他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向殷明,似乎想寻求一个答案。

  当他的视线接触到殷明的眼神,他陡然一惊,顿时豁然开朗。

  杨子铭站起身,恭敬的道:“前朝已是过往之遗,我如今只是一个大唐文人,还谈什么习武,。”

  “修文修德,才是我所当行;济世救民,才是我所当求。”

  殷明连连点头,赞许道:“子铭你能看开此节,端的是可喜可贺。”

  “既是如此,你可愿入我文道一脉,修文气,炼仁心?”

  杨子铭一边拜倒下去,一边道:“晚生杨子铭……”

  殷明一把架住杨子铭,道:“子铭不需如此。”

  “你我已是故交,你入吾道,却不需拜入我门下,日后依旧以兄弟相称。”

  殷明此时乃是以师长之姿谈话,言辞间自然有种不容置疑的威严。

  杨子铭恭声道:“既如此,斗胆僭越,便称一声师兄。”

  殷明点点头,道:“如此甚好。”

  他又道:“你两人品性,我是素知的,我门中规矩,倒是不必与你们强求。”

  殷明不是什么古板的老学究,他讲知礼,却不讲严制。

  只要言行合礼,不碍及他人,就不必去强求一些刻板的规矩。

  殷明又道:“柳腾早已行过拜师礼,而子铭非我弟子,因是今日便不多讲礼数。”

  “事不宜迟,我现在便传你们修行之法门。”

  杨子铭闻言大喜,终于忍不住开口。

  杨子铭问道:“明兄,我天资愚钝,不能如柳腾这般修炼出文气,却要如何修行?”

  这个问题,从刚才就一直横亘在他心头。

  殷明淡淡一笑,道:“你来,我传你。”

  杨子铭疑惑的走近前。

  殷明道:“转过身去。”

  杨子铭依言转过身。

  殷明伸出两指,抵在杨子铭后背的夹脊穴处。

  殷明喝道:“诚意正心,排除杂念,正守文宫!”

  这些殷明都曾教过杨子铭,他当即依言去做,以心神存与后背夹脊穴。

  夹脊穴上映文曲星宫,是人体文脉之源。

  杨子铭先是觉得背心微微一麻,紧跟着一股难以形容的气息从自己的后背涌入。

  慷慨,浩然,博大……

  在这一刹那,杨子铭只觉得身心无限的延伸起来,一个崭新的、广阔的世界在进入自己的体内。

  “叮,检测到宿主赐出文气,文气传承已激活。”

  “叮,姓名:杨子铭。”

  “宿主已赐下文气,是否开启文气传承?”

  随着系统的提示,殷明心中也出现了“是”、“否”两个选择。

  殷明询问道:“我已传给他文气,是否‘传承’有何区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