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封西都督

  杨子铭不知就里,因此在他听来,却又是另一番感受。

  这封西城到底乱成什么样子,堂堂省府居然被人打伤,乃至打死?

  而且,听起来,动手的还只是都督府上的什么人。

  这么看起来,这番出任封西,似乎前途堪忧啊!

  杨子铭忍不住道:“省府乃是朝廷封的地方大员,动手之人难道不怕朝廷追责吗?”

  曹达道:“额,这位是……”

  杨子铭道:“哦,曹兄,在下杨子铭,是跟随省府大人赴任的府丞。”

  曹达道:“原来是杨府丞,失敬了。”

  职位上,杨子铭和曹达算平级,都是省府的班底。

  曹达再次压低了声音,道:“杨府丞,这种话,咱们自家省府里说说也就罢了,切不可在外乱讲。”

  “这封西有句俚语,说是‘铁打的都督,流水的省府’。”

  “在这封西,都督就是土皇帝一般。”

  “咱们省府官员,虽是朝廷调派,却一切都得以都督府的意思为首。”

  杨子铭听到这话,心头一股憋屈的感觉油然而生。

  大家都是封西官员,虽然都督比省府高半级,却也绝非从属关系。

  但听曹达话里的意思,倒似是省府是都督的附庸一般。

  曹达迟疑了一下,又道:“说起来,大人既然走马上任,说不得要去都督府上递个名帖。”

  “再就是……”他又顿了顿,小声道:“礼物却是不可轻了,免得叫都督心里不痛快。”

  杨子铭愈发觉得又惊又怒,这简直就是奴才伺候主子一般。

  曹达看了看杨子铭的模样,轻叹一声道:“殷大人,下官该说的都说了,您思量一下吧。”

  殷明淡淡的道:“不必思量了,我初来乍到,照理说也该知会一声。”

  殷明吩咐道:“杨府丞,你拟一封书函,然后取玉璧两对,一起封了。”

  他复看向曹达,道:“曹经承,杨府丞拟好后,你便送到都督府上,替我问好。”

  曹达愣了愣,道:“这,大人,两双玉璧,哪里拿得出手啊!”

  “况且,您难道不亲自去拜见都督吗?”

  殷明淡淡的道:“曹经承,注意你的身份,你是大唐文官,不是都督府的什么人。”

  曹达只得到:“是,大人,下官知错。”

  他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再看殷明的眼神,就带了几分同情。

  这位年轻的省府,看起来脾气比前任省府要硬的多。

  恐怕,这位大人,连一个月都待不下去吧?

  曹达已经能想象到,这种缺乏敬意的拜帖,一定会引起都督的愤怒。

  他的预感很准确,当封西都督收到这份礼物,的确觉得很不满。

  不但他不满,连他的儿子也在连连摇头。

  封西都督坐在上首宽大的椅上,嘴角带着冷笑。

  “呵呵,这朝廷选派的文官,还真是一任不如一任懂事。”

  “想我聂忠平,一生什么人妖鬼怪没见过。”

  “哼哼,这用两双玉璧糊弄我的吝啬之徒,倒还真是生平头次瞧见。”

  看他神情阴冷,显然是真的怒了。

  他是武宗强者,在武道一途上,已走到了一个后天的尽头。

  已可说是世俗中,最顶尖的强者。

  他这一动怒,登时厅堂中的气息,似乎都凝滞了。

  下首里,聂立把腿搭在椅子扶手上,漫不经心的看着省府送来的书信。

  他是都督的长子,今年三十许岁,武道天赋非凡,早已是一位武师。

  他随手把书信丢到一旁,笑道:“爹,前次我玩断了那老省府的腿,你还训我来着。”

  “怎么样,这群文官崽子,不教训他们,他们就能上天啊!”

  聂忠平冷哼一声,沉声道:“你这个混账,还敢给我提这茬。”

  “那老东西虽然胆小怕事,敛财无方,却好歹还算乖觉懂事,月月不曾少了孝敬。”

  “看你办的好事,那老东西被你吓回内地,却换来这个年轻小鬼,简直是个愣头青。”

  聂立挠了挠头,好像还真是这个理,早知道还不如留着那老东西。

  聂忠平继续道:“这小鬼省府,年纪不大,野心倒是不小。”

  “你看他说什么,嚯,要我出兵配合他驱逐妖族,戍卫封西。”

  “特娘的,这贼小子究竟知不知道,在封西谁说了算,还真以为这是大唐的地界么?”

  这都督府中的对话,若是传出去,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一省首脑,都督之尊,居然不把封西视作大唐的领土。

  聂立轻描淡写的道:“爹,你也不消烦恼。”

  “这小子既然有脾气,那我是最喜欢不过了。”

  “等我倒出空来,就去省府那边溜达耍耍。”

  “顺便请这位年轻大人,来家里吃顿便饭,哈哈。”

  聂忠平素知儿子的秉性,他说的虽然客气,但必定是要百般折辱那新省府。

  他嘱咐道:“这次我就不说你了,一定要杀杀那小子的威风,你知道该怎么做。”

  聂立笑道:“那是自然,对了,我还有事,就先去了。”

  聂忠平微微皱眉,问道:“你又要去哪?”

  聂立嘿嘿一笑,道:“昨儿个我从中卫家那小子那里听说。”

  “城里有个猎户,侥幸从山里捡回了半根剑鹿角。”

  “我看此物与我有缘,正要去取。”

  聂忠平点点头,道:“那剑鹿之角,其凌厉在妖族中也排的上号,即便是幼鹿角也价值连城。”

  “你可取来,对你晋升武宗,有些好处。”

  聂忠平忽而叹息一声,道:“你若能早一日成就武宗,你我父子便可早日联手。”

  “届时,便能从妖族和大唐两方,取得更大的利益。”

  “你明白吧?”

  聂立面上笑容收敛起来,道:“我省得,爹。”

  聂忠平摆摆手,道:“去吧,还有,少搭理中卫家那废物。”

  “跟废物在一起久了,小心被传染了毛病。”

  聂立道:“呵呵,放心,爹。”

  “那小子虽然废物,倒是恰好可以指使做事,我也只是利用他而已。”

  聂忠平点点头,知道儿子心中有轻重,便没有再说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