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初试传道

  杨子铭忽然露出恍然之色,道:“怪不得明兄你师承神秘,难道就是这位奇人,可不曾听闻其名啊?”

  殷明轻声道:“你且莫激动,这位奇人,非当世人,甚至可以说他存在,也可以说他不存在。”

  “我侥幸得知其学问和生平记事,因是记录下来而已,不过多有化名,不必深究。”

  孟子乃是另一个世界的贤者,其存在着实难以解释。

  殷明在写这一卷手稿时,已经注意去掉了时代感和世界背景。

  不过,从杨子铭的反应来看,显然还要进一步的修改。

  这一卷《孟子》,应对塑造成其人若有若无,以事喻理的感觉。

  杨子铭忽然问道:“对了,明兄,你叫我看此文,不知是何用意?”

  殷明道:“此文比《春秋繁露》更高一筹,深合我所研学问。”

  “我书此文,想看看你是否能藉此衍生文气,修炼文道。”

  杨子铭一点就通,恍然道:“我懂了!”

  “大人是想传播文道,叫天下人人修行,人人都能除魔卫道!”

  殷明点点头,道:“不错,文道修行,不像武道一般。”

  “武道重天赋,修行靠资源,所以只有大家族才能出武者。”

  “文道则不同,只要肯下苦功,诚意正心,人人都可为文士!”

  杨子铭佩服的道:“若是旁人有此修行之道,必是视若珍宝,不肯示人。”

  “大人慷慨高义,真个是叫人钦服。”

  殷明轻轻一笑,道:“这个且不说,你仔细研读经文,看看能否感受到文气。”

  杨子铭急忙静心宁神,按照殷明的吩咐行动。

  殷明道:“你且坐好,诵经修行,虽然不重外姿,但是你初学此道,当以身形,守本心。”

  “文道之修行,首道乃是感受‘文气出夹脊’……”

  一夜修行,直到三更天过去大半。

  杨子铭颓然的抬起头,惭然道:“想是我天资愚笨,这般手把手的教导,我居然半点也不得其门径。”

  殷明摇摇头,心中却在思索着。

  难道只有系统才能产生文气,没有系统就不能修行文道?

  殷明劝慰了杨子铭几句,让杨子铭先去休息。

  杨子铭不是武者,又不修文道,若是整夜不睡,他是支持不住的。

  杨子铭走后,殷明摇摇头,暂时放下此事,开始修行。

  他心中有《孟子》全书,虽然没有形成手稿,但是自我修行却没有问题。

  三分之一的《孟子》就能得到系统认可,奖励百万文道值,甚至引动天地异象。

  殷明诵读全书,修行效果更是惊人,比《春秋繁露》不知强出几筹。

  过去,殷明境界还低的时候,神魂的强度,对神魂的控制都不够强。

  当时殷明修炼的经文品级太高,还曾受伤。

  不过,如今殷明修为大增,却是可以尝试回忆更高级的经文,著成文道经书。

  殷明从中首先选出的,就是微言大义的《孟子》一书,以为传播文道之用。

  其中正之道,更不知胜过《春秋繁露》多少倍。

  毕竟,董子著《春秋繁露》,其中多有政治色彩,于文道上的造诣就略逊一筹。

  一夜修行,殷明的修为更高一层,愈发接近文宗之境。

  翌日,殷明被一阵喧闹吵醒。

  他睁开眼,结束修行,起身来到房门外。

  远远的,就听到诸如“鬼”、“冤魂”等字眼。

  殷明皱起眉头,看到杨子铭和赵龙等人,都一头雾水的从房里出来。

  殷明向几人点点头,循着声音往南走去。

  南边,就是省府衙门。

  府邸和衙门之间的小道上,殷明看到三两个人影一闪而过。

  殷明喝道:“什么人?”

  那边响起惊天动地的叫声:“妈呀,真个闹鬼,这怨鬼问我等是不是凶手!”

  殷明给赵龙打个眼色,赵龙和孙虎快步上前。

  不多会,一人一个,捉回来两个人。

  那两个人战战兢兢,嘴里不住介的求饶。

  殷明皱了皱眉,问道:“你们两人可是省府公差?”

  “这光天化日,这么吵吵嚷嚷,满嘴迷信,成何体统?”

  殷明修行文道,言辞自然蕴含一股慷慨正气。

  那两人眨眨眼,似乎有点回过劲来。

  一人小心翼翼的道:“你,你不是省府大人的冤魂?”

  杨子铭喝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诽谤大人!”

  这时候,一人从衙门那边快步跑来。

  此人看起来颇有些气度,像是在衙门里待了多年的老人。

  他的视线从殷明几人面上划过,最后定格在殷明身上。

  这人行礼道:“敢问,您就是新任省府殷大人吗?”

  殷明点点头。

  那人松了口气,道:“下官是省府谱长房的经承,名讳上曹下达,见过大人。”

  谱长房是省府下属的部门,掌邮传及迎送官员之事,算是领导的直系班子。

  这曹达应该是得到消息,知道新省府走马上任,是以没有太惊讶。

  不过,他心中也在啧啧称奇,想不到这位新的省府大人,居然真的如此年轻。

  那两个被捉过来的公差还在发愣,呆呆的道:“新,新省府……”

  曹达训道:“你们两个,别胡说八道,这是新任省府大人,还不快给大人见礼。”

  那两人这才如梦初醒,急忙给殷明见礼。

  曹达解释道:“大人,因为坊间多有些不实传言,他们听的多了,有些疑神疑鬼。”

  殷明问道:“哦,是什么传言?”

  曹达犹豫了一下,压低声音,道:“大人既然问询,下官只得作答。”

  “只是,这都是坊间谣传,做不得真。”

  殷明点点头,道:“无妨,你说吧。”

  曹达小声道:“是,其实就是前任省府大人,有一日被都督府的人打伤了。”

  “省府大人在任上逃走,却被一些无知者传为是被都督府的人打死。”

  “因此有些人就总传说这宅子里闹鬼,其实,这种事怎么可能。”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心虚的看了殷明身后一眼。

  显然,他也有些怀疑这传闻是真的。

  要不然老省府怎么就忽然消失了呢?

  殷明有些无语,幸亏他是知道内情的,那位前任还曾在大唐露过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