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新著手稿

  殷明却摇摇头,道:“也不能这般说,他在此地坚守了几十年,这本就是一种志气啊!”

  杨子铭面色一整,不由得点点头。

  虽然这县令没甚么积极的作为,但是在这封西,能一力求稳,坚持多年,也是一种品德和才能。

  过了片刻,殷明回转身,道:“走吧,子铭,该赴任了。”

  杨子铭急忙跟上,却又忍不住问道:“大人,那接下来要如何做。”

  “调集兵马,来剿灭大妖吗?”

  “只是不知,那位都督会不会同意。”

  殷明淡淡的道:“不,杀妖只能免片刻之忧患,不能根治此症结。”

  杨子铭不解,再问殷明,却见殷明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殷明心中想的,是如何能让每一乡、每一民,都有对抗妖魔之力。

  这才是长治久安之长策。

  殷明一行人,当日便起程离开黑水县。

  除了柳腾,其他人心情都有些沉重。

  即便是赵龙等人没有亲眼目睹那一幕,也觉得心中苦涩。

  三日后,日暮时分,一行人终于抵达此行的终点——省城。

  封西省城的名字很直白,就唤作封西城。

  作为封西省城,又有都督率军驻扎,总算是有了正常城市的模样。

  城门两旁,守卫的士兵都身姿挺拔,一丝不苟的审查着来往的行人。

  妖族很特殊,有些妖天生有特殊神通,可以伪装成人。

  赵龙亮出调任文书,那士兵登时愣了愣,而后迟疑了一下,才向殷明的车驾微微躬身。

  显然,在这个地方,即便尊为省府,也得不到多少尊重。

  大唐以武为尊,封西更是如此。

  武者,才能降妖除魔,戍卫黎民性命。

  即便武者不作为,也是一种威慑。

  而文官,纵使一心为民,却也是有心无力。

  殷明倒是不在意,吩咐一声,便叫赵龙把车架驱进城中。

  他们身后,士兵缓缓的关闭城门。

  与城墙形同虚设的黑水县不同,封西城在酉时就准时关闭城门,数十年从未变更过。

  经过外城,又穿过城中大道,直到城西的省府衙门。

  两扇红漆斑驳的大门紧闭着,门口没有差役,门后也听不到丝毫人声动静。

  看这情形,衙门里的公差应该是很早就各自归家了。

  此时不过刚刚入秋,日头还不算太短。

  可见这衙门里没有主事的人,官差也都懈怠了。

  一行人便不从衙门的正门进,绕到后面的府邸侧门。

  这省府,乃是前衙后邸,后面就是省府的住处。

  到了府邸之外,更见是杂草丛生,藤蔓爬上围墙,支棱着两片叶子在风中摇晃。

  赵龙推开门,就有尘土簌簌而下。

  待消停了一会,殷明一行人鱼贯而入。

  柳腾撒了欢的跑到院子里,抡起一对铜锤,耍了起来。

  赵龙几人,则开始收拾房间。

  上一任省府显然走的很匆忙,不但门窗未关,还留下了许多日用家具。

  简单收拾一下,就可以住人。

  柳腾折腾一阵子,觉得困了,便去到房里,呼呼大睡。

  其余人连日赶路也都倦了,向殷明告退,各去休息。

  二更天上,杨子铭起夜路过院子,却发现院子里忽有光华流动,一道长虹直入星空。

  他心里好奇,走近一瞧,原来是殷明在院子里。

  杨子铭走进院子,轻声道:“明兄,你还未睡么?”

  殷明回过头,见是杨子铭,遂点点头,道:“在想些事情。”

  杨子铭轻叹一声,道:“敢是除妖的事情?”

  殷明道:“是,也不是。”

  他解释道:“我在想的,第一位的是子民之性命,如何能使人人有自保之力。”

  “至于其次,才能谈到除妖,若是人人自强,除妖反而不重要了。”

  杨子铭恍然,原来殷明想的是如何根治封西的问题。

  杨子铭忍不住道:“可是明兄,妖魔之患由来已久。”

  “昔年武祖开创武道,斩妖屠魔,杀到血流漂橹,也解决不了妖魔之患。”

  “妖魔中却是至强者辈出,如今人族衰微,如何能根除此祸?”

  殷明点点头,对杨子铭的话是认同的。

  但是他的神情依旧坚定,显然不为所动,仍要继续求索道路。

  杨子铭忽然想起刚才的异象,问道:“明兄,刚才见到一道白虹直入星空,不知是怎么回事?”

  殷明一愣,旋即反应过来。

  殷明站起身,身下的案上,摆着一叠写好的手稿。

  殷明道:“想是适才著书,成就了一点异象。”

  他说的虽然轻松,但是在杨子铭听来,心中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天降异象?

  这种事情,千百年难得一出,只有最杰出的人杰才能引发。

  传说中武祖开创武道,就曾引动数次异象。

  杨子铭耸然一惊,难道说,殷明所走的道路,竟然比肩武祖吗?

  杨子铭却还不知道,殷明在京城时,已经不止一次引动过天地异象。

  殷明忽然道:“对了,你来的正好,我才有个想法,想叫你来商量一下。”

  杨子铭吃了一惊,这种大事,想不到这短短的时间里,大人竟然就有想法了。

  他素知大人不是信口开河之人,因此也丝毫不怀疑这话的真实性。

  杨子铭忙问道:“明兄,这可是天大的事啊,你到底想到了什么法子?”

  殷明摆摆手,道:“只是有些想法需要验证,谈不到解决的地步。”

  殷明说着,递过手里刚刚写的手稿。

  杨子铭接过去,迫不及待的看起来。

  这一卷手稿,记录的是一个奇人的生平轶事。

  这位奇人所行所言,皆有深意。

  讲道德,谈人心,辩义利,每每引人深思。

  杨子铭看到精彩处,忍不住拍案叫好。

  此文语言明白晓畅,平实浅近,却又不失精准。

  文章处处以小见大,言浅意深。

  这一卷手稿,比起先前殷明所著《春秋繁露》,却就言语更通俗,哲理更深刻。

  杨子铭神色有些恍惚,连声问道:“明兄,这位孟子宗师,究竟是何许人也,你何以识得?”

  “难道是异陆人士?那也不对,这书中记载的什么梁国、鲁国,似乎都不是当世的国家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