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大妖称神

  乌河上,一个旋涡渐渐变大,最后变得足有二三十丈。

  旋涡中,渐渐有一股妖异的紫黑色气流涌动出来。

  杨子铭骇然道:“大人,这,这是……”

  他问的是殷明,不过这种情形下,也没人在意。

  即便听到,也只以为他在同县令讲话。

  殷明忽然伸手,往半空中一抓。

  一缕紫色烟雾有若实质的被他抓住,缭绕在指尖。

  殷明捻了捻手指,神色愈发严肃,终于慢慢的吐出一个字——

  “妖”!

  这河神祭祀,居然真有其存在,只不过不是神,而是妖!

  县令面色大变,压着嗓子道:“小兄弟,不可说,不可说啊!”

  轰!

  巨大的轰鸣声响起,乌河中水花四溅。

  一个庞然大物从河中跃起,一瞬间,连河水的水位都矮了三分。

  河岸边,那冷漠麻木的人群,也终于变了脸色。

  一个个哭爹喊娘,吓得亡命奔逃。

  霎时间,河边只剩下了殷明、杨子铭,还有县令和老里正。

  县令苦笑道:“想不到,小心谨慎的侍奉了二十年,终究还是出了差错,惹怒了河神啊!”

  他苦涩的笑容中,还有一丝解脱之色。

  显然对这样的活动,他也早已觉得身心俱疲。

  杨子铭望着乌河上那恐怖的存在,更是惊的说不出话来。

  乌河之上,一个小山般的怪物,正在浮沉,冷冽的眸子在水波间,注视着河岸。

  其状如鱼,乌身披麟,背鳍似角,一对银须足有两丈长。

  而在先天强者和殷明眼中,此物更是恐怖渗人,周身散发着黑黝黝的紫烟,显得十分妖异。

  妖气!

  殷明手掌一翻,文道朱笔出现在手中。

  此笔受到大唐文运滋养,朴素的笔身上已印出了一个奇异的字符。

  大唐虽然重武轻文,但是天下文生何止千千万万,聚合的一起的一国之文运,岂同等闲。

  文道朱笔透露出一股庄严之势,连那恐怖的“河神”都为之侧目。

  殷明喝道:“鱼妖,你越界了!”

  “此地是大唐之领地,此民是大唐之子民,你焉敢越界来掳走孩童?”

  那黑鱼妖,一颗鱼头露出了人性化的戏弄之色。

  他冷哂道:“小儿无知,吾乃是是乌河神,你焉敢以鱼妖称之!”

  “况且这封西本就是我妖族之地,繁衍人族,只为供给血食。”

  “哼,本尊只要那孩童,你速速交出孩童,再向我叩首三千,我可放你一条生路。”

  他自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只是有些忌惮殷明手中那文道笔。

  他猜测此笔是强者赐下,周围可能有强者环伺,所以才没有立刻向殷明动手。

  县令忙小声道:“小兄弟,快快答应了他吧。”

  “你是不知这大妖有多恐怖,就算是都督大人都未必能胜过他,招惹不得啊!”

  一般来说,都督都是武宗,此妖难道是一只大妖!

  殷明神色一凛,想不到此妖如此强大。

  殷明正待开口,身后两个孩童见到这巨大的黑鱼妖,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殷明怒道:“你这厮妖物,想掳我百姓,今日你休想如愿!”

  妖族性情虽然各异,却多半都很暴躁,黑鱼妖也不例外。

  他猛地一拍水面,一道水流凝聚而出,直刺殷明。

  这道水流凌厉如刀,镜面光滑,竟有寒光凛凛。

  殷明挥动文道笔,在半空中迅速写下一个“土”字。

  此字是他从系统中兑换的文道字体,是蕴含了原始真意的大道字体。

  殷明倾尽所有家底,只兑换了五个字——金木水火土。

  “土”字出世,殷明面前登时立起了一面土盾。

  盾面光滑,但是水刀甫一触及,土盾就仿佛冰遇到火焰一般,慢慢开始消解。

  殷明心头凛然,果然是大妖!

  所谓大妖,生而吞熊食虎,及至成年,最弱小的大妖,实力也能媲美武宗。

  殷明已是文师巅峰,却距离文宗之境,还有一丝差距。

  若是寻常武师面对大妖,必然是立刻喋血当场。

  因为大妖得天独厚,肉体坚不可摧,又有各种奇异神通。

  武师面对大妖,就如虫子一般。

  殷明却不同。

  他是皇上钦点的状元,有文运加持己身,加之文气品质极高,实力不同寻常武师。

  即便是寻常武宗,他也有自保手段。

  可面对此妖,他居然立刻被压在了下风。

  那大妖却更是大为惊异,狐疑的看着殷明。

  这土盾绝非是武者手段,倒像是妖族中的某种天赋神通一般。

  难道这是一个伪装成人的妖?

  大妖旋即推翻了这个猜测,愈发狂暴的激射出数道水流。

  殷明一边叫身边几人速退,一边快速吟道:“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言罢,殷明头顶白烟蒸腾,于江面上汇聚成一个持戟巨人。

  那巨人项上无头,一手提头,一手挥戟,杀向大妖。

  大妖更为震惊,这都是何手段,真个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大妖的实力实在太强悍,虽然惊异,却三两下就一尾巴拍碎了项羽的化身。

  白烟溃散,再次回到殷明百会穴中。

  殷明面色一白,已是受了内伤。

  他只能且战且退,以“金”字化出一柄金剑,刺向黑鱼妖。

  只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大妖太恐怖了,比寻常武宗还要强大的多。

  正在这时,殷明眸子里瞳孔一缩。

  不知什么时候,那老里正偷偷溜到了河边,已到了贡桌之后。

  这老头拼着性命,这是要做什么?

  殷明却是抽不开身。

  他若是闪开,只怕身后上百百姓,都要惨遭大妖毒手。

  杨子铭也察觉不妙,冒死奔过去,想阻止老里正。

  然而,他终究慢了一步。

  老里正拼尽了全身的力气,猛地把那贡桌推了下去。

  用力过猛,老头自己也跟着摔下去。

  老头凄厉的惨叫,两个孩子的哭泣声,响彻河道两岸。

  下一瞬,陡然间风平浪静,孩子的哭泣声也戛然而止。

  殷明心知不妙,奔到岸边。

  却见下方浪涛汹汹,只有贡桌的残骸,还有不慎摔落下去的老里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