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祭祀河神

  从刚才杨子铭和老者的对话,殷明已然大体猜到了事情的始末。

  殷明淡淡的道:“小杨,此地风俗而已,莫要管人闲事。”

  老者冷冷的道:“还是这位小爷省事,请几位切莫在河神爷面前多嘴。”

  “咱们乡下人虽然没甚了不起,但是得罪了河神爷,怕几位爷也承担不起。”

  殷明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河神庙前,又寂静下来,只剩下了那妇人的哭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农夫把婆娘拉下去,留下茫然的两个小孩。

  老者当即指挥人给孩子端上点心,又把神位搬正。

  有人晃起铜铃、敲响铜钹,老者捻起一炷香,开始默默祷告。

  最后,老者吩咐八个年轻人在此看守,这才解散,众人各自离去。

  殷明几人作为客商,被请到了老者家中。

  是夜,几人就在老者家留宿。

  殷明轻描淡写的与老者攀谈了几句,都是点到即止,因此并未引起老者警惕。

  这一番旁敲侧击,殷明也大体了解到了祭祀的前后。

  原来,这祭祀仪式,还不是局限于黑水县,而是涉及大半个虞仙郡,以及其他郡县的大型祭祀。

  按照惯例,每年初春和夏末,涉及到的各县都要各出一对童男童女,送给河神作为“神使”。

  黑水县的“神使”,由县城和各村轮流选出。

  这老者是一地的里正,这次便该他所在地方出“神使”。

  经过当众抽签,却是抽中了那中年夫妇。

  那中年人是一个武徒,年轻时参加过武举的童生试,只是未中罢了。

  这种实力虽然不算什么,但是在乡下,沾上半个“武”字,就是大人物,是豪绅一流。

  中年人于是向那农夫买了其一双儿女,代替自家孩子。

  说起这些的时候,老里正一直神色不变,显然是见的多了,早已麻木。

  杨子铭一直忍不住想说些什么,却被殷明用眼神阻止。

  等两人来到里间睡下,老里正刚刚离去,杨子铭就忍不住了。

  杨子铭问道:“大人,为何不许我开口?”

  “那哪是选‘神使’,分明就是活祭品!”

  他在殷明的要求下,平时一般都称殷明为“兄”,但是一到正事上,还是以官职尊卑称呼。

  殷明道:“你且莫急,这是此地风俗,根深蒂固,岂是你三言两语能解开的?”

  “明日我们跟着一同去祭祀现场,戳破这迷信的伪装,如此才能解决问题。”

  杨子铭一愣,旋即反应过来。

  他不是笨人,只是经历太少,与人情世故上有些欠缺。

  翌日,晨鸡初鸣。

  这才堪堪卯时,便是一贯早起诵经的殷明,也不会这么早起身。

  但是,窗外一阵喧闹,一行人都被吵了起来。

  殷明叫醒杨子铭,两人向外走去。

  赵龙也醒了,但是殷明看柳腾还在熟睡,便打个眼色,叫赵龙看好柳腾。

  殷明和杨子铭走出去,正遇上老里正。

  老里正告个罪道:“吵醒尊客,甚是不堪,还请见谅。”

  “祭赛在即,请恕老朽失陪,尊客可再回房补个回笼觉。”

  昨夜,殷明丢下了一两银子,作为自己一行人借宿的酬偿。

  一两银子,对于寻常百姓,实算一笔横财。

  是以老里正对几人态度转变,以为这是京城来的豪商。

  殷明对老里正道:“我倒也是第一次见祭祀河神,就请一同前往,涨涨见闻。”

  见老里正面露为难之色,殷明便又甩出一贯大钱,约莫有几百之数。

  这些许钱对殷明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他深谙人情,知道不能多给。

  别看老里正现在态度恭敬,但若是殷明丢出的是一二十两银子,只怕老头难免见财起意。

  这地方民风彪悍,老里正很可能纠集村民,起谋财害命之念。

  殷明给出的数目,让老头无法拒绝,却也不敢起异心。

  毕竟,老头猜测那一行人中,很可能有不止一位武生师傅,自然不敢造次。

  打死老里正也想不到,这一行人里,有三位武师,两位武士。

  需知,他活了一把岁数,也就远远的见过一两位武士老爷。

  老里正面色登时垮了,小声道:“那还请两位小爷安静观看,莫要做声。”

  殷明没接话,只是示意老里正带路。

  黑水县外,一条蜿蜒大河从西北方向,滚滚而来。

  浪涛千层,浮波万道。

  河水雄浑,透着一股乌色,好一条险恶的大川。

  河边,早已竖起黄幡,扎起草帐,摆好了贡台。

  贡台上,香花蜡烛明晃晃,摆满了金银财物、猪羊牺牲。

  最醒目的,还是中心处,两个大贝壳中,坐着两个白生生的小娃。

  殷明和杨子铭站在一旁,待看看他们闹什么花样,然后揭穿迷信。

  突然,明明没有半点风势,乌河中突然兴起大浪,十七八个旋涡在水面上狂啸旋转。

  殷明面色一变,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时,一个中年人走上前,身穿县令服色。

  他拿起一张黄纸,祷告一番,无非是祈求“风调雨顺、不兴水患”一类。

  祷告完毕,黄纸投入一旁的纸马中,一并烧了。

  接着,那中年乡绅上前一步,就要推翻贡桌。

  杨子铭早有准备,上前一把按住了中年人的手。

  殷明则已站到河边,冷冷的注视着乌河中的动静。

  县令、老里正都面色大变。

  那两个孩子真正的母亲,面上依然是一脸绝望。

  而其他人神色麻木,只是费解的看向殷明两人

  杨子铭怒道:“简直荒唐,你们这般把孩童送入河中,不过是白白葬送他们性命!”

  老里正慌忙道:“尊客快快放手,惹怒河神,大事不妙哇!”

  杨子铭断然道:“休想,这种荒谬行径,我岂能坐视不管!”

  县令面色微微有些苍白,喃喃道:“不好,河神,要怒了!”

  杨子铭冷笑道:“亏你还是朝廷选派的官员,居然也带头搞神灵迷信。”

  “岂不闻我大唐律法,明令禁止武祖以外的无端……崇拜……”

  杨子铭的声音忽然变低,看着异变陡生的乌河,渐渐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