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赴任封西

  西出洪京六千里,便进入了大唐极西的最后一座行省——封西。

  从前朝以来,封西就一直是大唐西方的门户,是挡在西方妖族面前的第一条防线。

  虽然听来似乎慷慨动人,事实上,封西省完全被笼罩在妖族的阴影下。

  对封西的人民来说,生长在这里,只是一种痛苦和无奈。

  殷明受封封西省府,车驾向西,直入封西。

  越是深入其地,地方的秩序就愈发混乱。

  这封西不愧是一片妖魔之地,就连很多人民都性情大变,有些如妖似魔。

  一路上,殷明见识了绑着头巾,扛着锄头,牵着老黄牛劫路的劫匪。

  也有衣着褴褛,躺在路边装死的老者,若有人好心上前,便会暴起发难。

  倒也有真的可怜人,老父亲跪倒在路边,想卖孩子换钱。

  或者惨遭匪类毒手,家破人亡,寻死觅活的苦命人。

  比恶人更可怕的,还有各种恐怖兽类。

  足有成人大腿粗细的巨蟒,盘旋在山巅上,冲着一行人的车驾丝丝吐信。

  长得像是小山般的巨猿,健壮的肌肉像是岩石一般,疯狂的擂动双拳。

  鹿角锋利如刀的雄鹿,魁梧雄伟自不必说,竟然在用鹿角猎杀猎物。

  种种怪异的生物不必一一诉说,跟洪京城左近的地区景象,截然不同。

  这还只是寻常兽类,封西更深处,妖兽肆虐之地,不知又是何景象。

  无怪乎那些想打压殷明的人,都乐于看到殷明来此。

  这的确是一个动辄殒命的恶地。

  殷明坐在一乘四驾的马车中,安静的闭目养神。

  他这一行人数不多,拢共不过五六人,倒是还没有马匹的数量多。

  对于赴任的一省省府来说,未免有些寒酸。

  旁人赴任,都是拖家带口,动辄数十人,乃至上百人。

  车厢中,也没有丫鬟仆役,只有闭目修行的殷明,还有坐在他对面读书的杨子铭。

  殷明正心中默诵经文,专一感悟儒经。

  一连几个时辰,眼看日头高起,已该是正午了。

  殷明缓缓睁开眼,只觉心神清明,对神魂的感知更敏感,距离文宗也更进了一步。

  杨子铭见状,笑道:“明兄,你能修炼文道,已是得天独厚,叫人羡慕。”

  “偏生你还毫不懈怠,叫我看了都好生艳羡。”

  殷明道:“子铭说笑了,这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岂能懈怠。”

  杨子铭道:“好比喻,倒是当真贴切。”

  殷明看了一眼杨子铭手中的书,道:“子铭,你倒也是好学,已读了一整个早晨的经书。”

  杨子铭道:“明兄写的这书,真是不世奇书。”

  “自有天下,有国立,不曾出过这等文道奇书。”

  “看此书,开篇就是涉及天地人生的学问,后面详谈纲常、伦理、人性、王道、历史……”

  “若是此书能叫每个文人好生学习,想必我辈文人的境遇也会有所改变。”

  殷明点点头,那经书自然当得这等赞誉。

  那是另一个世界大儒所著《春秋繁露》。

  虽然其中也多有涉及神学、封建的糟粕,但殷明已有所甄选,只取其中精华成书。

  杨子铭合上书,道:“明兄,我便是不懂。”

  “你在那大殿之上,何必要答允,甚至是自请来这荒芜之地?”

  “以你这等才华,只要在洪京城亮出这本经书,未来必能承继济上学宫,为文道之领袖啊!”

  殷明微微一笑,反问道:“子铭,我虽然是自己要来的,却也是被人排挤来的。”

  “倒是你,还没人开口说什么,你就自己请求要跟我一起来,又是为何?”

  那日,在大殿之上,杨子铭却是自请追随殷明。

  皇上封他为封西省府之府丞,掌省府文事,相当于是省府的秘书。

  他是这次钦点的探花郎,做一方大员的秘书,倒是也合情合理。

  只是,他侍奉的这位地方大员,是他同科的考生。

  杨子铭轻叹一声,道:“唉,明兄,你我境遇不同。”

  “我是前朝后裔,皇上不杀我,已是法外开恩。”

  “我若留在洪京城,是处处惊险万分。”

  “你便不同,你是殷大帅的亲子,谁敢真个动你?”

  “况且,你又跟青林侯、冯大帅交好,连宰相也是拼死保你。”

  杨子铭掀开帘子,外面是一片荒芜的大地。

  蓬乱的杂草,染血的岩石,甚至还有鸟兽残尸,人族遗骸,就散落在杂草间。

  看到这情形,简直像是回到了人类茹毛饮血,还没有文明的时代。

  杨子铭叹息道:“唉,我来此,是死中求活,你来此,却是在冒险啊!”

  这时候,车厢外,柳腾掀开帘子,大声道:“师傅,我饿啦!”

  殷明道:“那你去打些鸟兽,就作午饭吃吧。”

  一旁,有军士过来,道:“大人,咱们现已算是进入封西内地,只怕要收敛一些。”

  殷明奇道:“此话怎讲?”

  那军士道:“大人,这封西可不比京师,多有妖物出没。”

  “若是在这里胡乱打猎,怕会惊动什么大妖,那就有些不妙。”

  那军士话刚说完,却就苦笑起来。

  不远处,柳腾转了个圈,抡圆了手里的铜锤,反手丢了出去。

  那大锤足有人头大小,寻常人便是拎都拎不起来,一般的武者用着也费尽。

  然而,这一对大铜锤在柳腾手里直似无物,被他抡圆丢出去,直飞入高空。

  随行的四个军士都看得呆了。

  虽然他们也见识过某些至强者,但是,这么生猛的少年郎,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铜锤飞上高空,却正砸在一只赤红大鸟的头顶。

  那大鸟正在半空俯冲,似乎是要捕猎什么。

  哪里想得到,半空里横飞出来一柄大锤,当即被砸的眼冒金星,头破血流,一头栽倒下来。

  柳腾的铜锤砸落地上,只见尘埃四起,震的大地都颤了三颤。

  柳腾大笑着奔过去,一手捡起铜锤,一手攥住鸟的颈子,大步又跑回来。

  先前的军士苦笑道:“这,这……”

  殷明道:“罢了,下次再叫他小心些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